邮件订阅 X

锐评

作文教学的终极目标并不在于培养方法技巧

李竹平2016-08-07 18:18:17

近日,中国青年报刊发的评论《警惕作文训练中的技术化倾向》中写道,文章本是思想和情感的产物,因此,作文训练不应单纯地指导学生掌握和运用写作方法,更要调动学生的思想感情,激发他们的写作欲望。

这位作者所说的,恰恰是作文教学多年来所企望突破却未能突破的藩篱。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不外乎三个:一是方法技巧可以总结,可以显性化、可视化,用一些老师的话说,是“可以教的东西”;思想情感虽然也属真实的存在,却难以捉摸,因人而异,千变万化,极具个性化,几乎是“不可以教的东西”。二是很多老师进行作文教学,目的并不是教会学生运用语言文字表达真实的思想情感,而是为了保证学生考试时能拿到理想的分数。我经历的一次教研员主持的作文阅卷,定下的第一个标准就是,对结构基本完整,至少分成四个自然段的文章,要给八十分以上。所有的标准都没有涉及思想情感的真实表达,理由是无法判断学生是不是在说真话。这并非个例,很多评价标准都有类似的情况,导致老师不认可学生作文是思想的交流、情感的表达,仅仅是为了应付考试而已。三是许多语文老师自己并不善于写作,也就不能设身处地地感受写作的意义和价值,体会不了思想情感表达的要义,便执着于将“前人”“他人”总结的现成的“方法技巧”拿来“指导”学生作文,以为既省事又实用。

写作要不要讲究方法技巧呢?这是毋庸置疑的。优秀的文章一定是内容和形式的完美结合,方法技巧和思想情感“比翼齐飞”。但我们要厘清两者之间的关系,那就是形式是为内容服务的,方法技巧是为更适切地表达思想情感服务的——写作的目的是表达和交流,而非炫耀掌握了多少种方法技巧,形式是多么独到,修辞是多么精巧。猴子穿上再曼妙的时装也不可能变成亭亭玉立的美女,这样的道理当老师的应该经常拿来告诫自己,才不会偏于一端甚至本末倒置。作家张宗子说过一段很明白的话:“小说写得极其圆熟的时候,可以把一个没意思的故事写得很有意思,读完了才发现还是没有意思。因为我们是在读写作者的技巧,而不是故事。但技巧终不是阅读的目标。”

学生学习写作的终极目标,不是掌握写作方法技巧,而是学会用语言文字真真切切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判断、立场、情感,分享自己的感受、体验、审美、趣味。如果某种方法技巧有利于我们思想情感的表达,我们就选择它,利用它,如果有喧宾夺主的可能就要远离它,舍弃它。根据表达和交流的需要讲解方法技巧的使用,才是作文教学应然的选择。

要让作文教学回到正道上来,真正为学生表达交流服务,老师们就应该树立起正确的教育理念,如叶圣陶先生所说的那样:“观念与态度不变更,则一切改革方法,转换材料,都成空话。”国外很多作文教学都强调“读者意识”,也就是要让学生在动笔之前就想明白自己的作文是要写给谁看的,要达到什么目的——这个目的一定是指向真实的表达和交流的。现实中,很多语文老师的作文教学从不关注“读者意识”,从不对学生进行“读者意识”启蒙,因为他们自己也没有被启蒙,如果说有的话,那就是将阅卷老师当作唯一的读者。如此,只关注方法技巧的“假大空”作文也就理直气壮地屹立于学生作文舞台。这是不是为“虚伪的人生”奠基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值得教育者们警惕。

(作者李竹平,蒲公英评论独立评论员,文章第15次入选“锐评”栏目。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阅读(239)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信息提示

最新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