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锐评

校园“剪发令”何时休

胡欣红2016-08-07 22:07:58

据报道,陕西省咸阳市某中学颁布了一项新规定,新学期开学时,女生必须全部剪成齐耳学生头,否则不让进校门。

相当一部分家长支持学校的“剪发令”,理由可以归结为两点:一是方便统一管理;二是避免占用学习时间,减少青春期孩子的攀比心理及可能衍生的其他行为规范问题,让学生集中心思学习。

然而,揆诸《中学生日常行为规范(修订)》,并无“剪发令”的条款。具体而言,仪表规定如是:穿戴整洁、朴素大方,不烫发,不染发,不化妆,不佩戴首饰,男生不留长发,女生不穿高跟鞋。同样,《教育法》《中小学校管理规定》等法律规定也没有对发型进行限制。

也就是说,女生必须剪短发并不是上头规定的“统一动作”,学校的要求并没有法律依据。“法无禁止即可为,法无授权即禁止”,“剪发令”诚然有其合理性,但在倡导多元化、个性化以及大力推进法治社会建设的大背景下,无疑是不合时宜的。

简而言之,一头长发与学生的仪表规范并不存在什么冲突,一句方便统一管理便“一刀切”,是不是太蛮不讲理了?如果担心放开头发长短的限制会导致管理标准的模糊甚至影响其他方面的统一管理,如此“防微杜渐”,是不是有“滥杀无辜”的嫌疑呢?

爱美是女孩的天性,有一头飘逸的长发,是大部分女孩从小的梦想。然而,待长发及腰,却又面临进不了校园的威胁,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尴尬?到底是谁在和女生的长发过不去?教育更应该关注学生的内涵,引导他们崇尚真善美,何必过分在意几根头发呢?

头发长短本来就是因人而异、自由选择的,至于会不会因长发而占用过多的时间耽误学习,只要学生本人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学校何必大加干涉呢?人毕竟不是机器,女孩子适当“臭美”一下,或许还有助于保持心情的愉悦,进而提高学习效率。退一万步讲,学生会不会集中精力好好学习,与头发的长短并没有必然关联,强行剪短还可能加剧逆反心理甚至带来心灵创伤,适得其反。而且,如果由一头长发就联想到可能会衍生出男女生交往过密、早恋甚至品行不端等一系列问题,那纯粹是看见胳膊就想到大腿式的见淫见性,完全是无稽之谈。

“剪发令”是一项过时的“土政策”,是教育管理僵化思维的典型体现。30年前,龙应台曾有感于台湾地区中学的僵化管理模式而写下《机器人中学》一文:人的品行是多么深奥复杂的东西,哪里是头发的长度能够代表的……学生的内在本质似乎无关紧要,紧要的是外表、是形式:样子对了就可以了。这种僵尸式的教育,实在可怕!

真是何其相似!扪心自问,“剪发令”是不是在打造“机器人中学”呢?

然而,有些管理者不仅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思维僵化,反而自诩校规体现了一所学校的校园文化和价值引导,要求学生对校规怀有“敬畏之心”。法律尚且有良法与恶法之别,对于有失公正的法规也要不断修整调适,这种极不合理甚至违背人性的校规凭什么就要学生无条件“敬畏”呢?这样的校园文化与价值引导,不要也罢!

这种不知变通的僵化管理遇到阻力往往采取高压手段强行推进,于是就出现一个严重悖论:教育者一方面倡导启发式教育,着力于培养创新人才,可在行为规范方面却又用统一的模子框住所有的孩子,处心积虑地要把他们训练成中规中矩的“好”学生。试想,一个有思想、有个性、有批判质疑精神的孩子,又怎能屈服于不合理的统一规范呢?诚如龙应台所言:有高压式的“德”育,就不可能有自由开放的“智”育,换句话说,我们如果一心一意要培养规矩顺从听话的“乖”学生,就不要梦想教出什么优秀人才。“庸材”的“德”育之下不可能有真正的“智”育。

(作者胡欣红,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文章第160次入选“锐评”栏目。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阅读(215)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信息提示

最新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