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锐评

教师当想想哪些固守的教育方法需要变通

宫振胜2016-08-08 17:03:07

教师经常会要求学生反省和改进,但有时他们自己也做不到,还会授人以柄,闹出笑话。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策划编辑朱永通先生寄来一本自己写的书《教育的细节》,开篇讲的第一个故事就让我陷入沉思。接近退休的Z教师本来最喜欢上的课文是《狼牙山五壮士》,每次讲到五壮士纵身跳崖,都不由自主地留下热泪,学生的反应却不一样: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中期出生的,会跟着老师流下热泪,因此老师是享受着哭的;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中期出生的,表情凝重,鸦雀无声,有个别学生流泪;80年代中期以后,尤其是新世纪出生的,常常无动于衷,叽叽喳喳,甚至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地大喊:“快看呀,快看呀,老师哭了!”班里像炸开了锅,到另一个班上同样的课时,老师憋住不哭,学生们又失望地起哄:“老师怎么没哭啊?”

老师的感情是崇高美好的,保家卫国的英雄主义教育也是有重要意义的。大概也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他才理直气壮地坚持自己的授课方式。但是,“哭教”为什么在几十年前那么动人,现在却变成了闹剧?是时代变了,人心变了,还是“哭教”无效了?老师是如何对“哭教”上瘾的?学生反映变化了,老师为什么还会固守这一习惯?采取什么样的新教育方式才会打动现在的孩子?老师需要自我反省和改进。

很多人都会固守一些想法,特别是辉煌过的人最容易固执、自负,原因是“外界归因”和“自我放大”。“外界归因”是指出了问题过多地归咎于外界原因,缺乏从自身查找原因的能力,总是坚持固有的标准来评判,难以发现自己行为的不合理之处。“自我放大”是指放大自己的意义,高估自己的能力,或者说期望自己的能力能被更多人知晓、赞扬、学习、模仿。

最近,我发现,即使反省到了自己的问题,改进也很难。语文界某位著名的老专家,很有自我批判意识,在一次接受采访时直言不讳地说道:“我所批判的大而化之、空话连篇的解读,大都出自大学教师,甚至权威教授之手。大学教授,包括像我这样的教授,不洗心革面,彻底改造自己的学术,就没有资格责难中学语文老师。”该专家在与他人商榷时,却是典型的大而化之,乱扣帽子,无中生有,把自己的观点视为“真语文”,把与自己不同的主张视为“伪语文”。这就像一些成人因为字太难看而学习硬笔书法,刻意学习的时候写得不错,日常写字时又回到原形。

人的天性和习惯都非常顽固,要想改变不好的地方,首先得有一个信念,坚信自己人性不完美,不管是素质上还是认知上,都有缺陷。其次要有多元、开放的心态,警惕因自己的愚蠢而评判他人“愚蠢”。最后,还要“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自我反省、改进,这是一生的事情,是一场反复拉扯的曲折过程,不可能一劳永逸。

(作者宫振胜,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青岛大学思维与创新教育研究所所长,文章第39次入选“锐评”栏目。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阅读(322)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信息提示

最新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