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锐评

评价学生综合素质这个难题怎么解?

阚兆成2016-08-12 16:55:10

前不久,备受社会关注的《北京市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提出,将综合素质评价作为学生毕业和升学的重要参考。据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0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5.2%的受访者认为实施的最大难度是统一评价口径和标准,62.4%的受访者建议每学期均要进行材料的遴选、公示、审核。

将综合素质评价作为学生毕业和升学的重要参考,是2014年9月4日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提出的明确要求。同年12月16日,教育部《关于加强和改进普通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的意见》明确规定:“自2017年起,推动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信息在自主招生等环节中开始使用。”在今年高考招生中,山东省9所省属本科高校试点综合素质评价招生。据了解,大部分省市正在研究制定实施方案,尝试解决综合素质评价这道难题。

综合素质评价并非新生事物,早在上世纪90年代,国家推进素质教育时就实施了综合素质评价,然而,这条探索之路走得并不顺畅。综合素质评价遇到过诸多尴尬,譬如,评语人人雷同,评价9成打“A”,高校录取基本不看,无一例因为“综合素质评价”不合格而影响学生升学。

大家都认为综合素质评价是正确的,但为什么在改革的路上走得如此艰难呢?一是认识上存在分歧。综合素质评价要不要量化、能不能量化的问题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之一。二是综合素质评价的权重过轻,在招生录取时只起参考作用。三是成长记录操作过于繁琐,坚持起来非常困难。四是造假现象仍然比较突出。社会实践活动要什么证书、证明都能颁发、出具,甚至造假。更重要的问题是,民众对诚信问题异常敏感,甚至容易把一些偶然出现的问题定性为评价系统的本质与结构性问题。

教育部《关于加强和改进普通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的意见》明确了6个主要方面的评价内容,制定了比以往更加明晰的实施路线图,但这项改革若要在实践中落地,仍面临许多困难,需探索切实可行的政策和评价操作模式。

一是在评价方式方面,需要突破思想禁区,变等级评价为量化评价,将综合素质权重提升到与其承载的内涵相适应。新加坡的做法是把那些可以收集到明显证据的素质和能力列入评价体系,而把那些很难具体量化的内容暂时排除在评价体系之外,最大限度地保证其公正性。山东省2016年高校面试考核的量化做法也突破了这一禁区。其实,综合素质的量化分数不是应试的分数,是行为习惯的分数、素养的分数,它们是有本质区别的。只有保证评价内容在计分上的客观性,才能得到公众的认同和支持。

二是在操作技术方面,要解决行为样本选择、评价结果呈现形式以及各项目、各维度评价结果的合成问题,同时要解决成长记录袋内容烦琐、标准模糊、过程随意、操作困难等问题。正如调查数据所显示的那样,每学期进行材料的遴选、公示、审核,非常重要,不仅能够充分发挥成长记录促进规范行为、提高综合素质的功效,而且还能使综合素质评价化整为零,分散到每学期,落实到日常行为中去。这样的成长记录,不仅能为升学提供客观依据,而且能引导学生行为的落实。

三是在监管机制方面,明确综合素质评价管理和监督部门的责任和权力,建立监督制度、公示制度、责任追究制度等,保证综合素质评价的公正运行。按照教育部《关于加强和改进普通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的意见》精神,教育行政部门由主管基础教育的行政处室具体负责,中小学校由政教部门负责统筹管理。监督工作要以省为单位建立监督制度、公示制度、责任追究制度等,具体实施由地市招生部门负责。通过建立严厉的惩罚制度,规范社会有关部门和学校、家长、教师、学生的行为,一旦查出有弄虚作假的情况,采取综合素质判零分、延期毕业、不得录取等措施,建设良好的社会诚信文化。同时,充分利用学校、社会等各方面力量,健全完善信息公开、抽样复核、投诉举报、责任追究等机制,确保评价的透明、公平、规范,使综合素质评价在中小学教育教学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作者阚兆成,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文章第78次入选“锐评”栏目。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阅读(373)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信息提示

最新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