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锐评

为“部编本”教材增加传统文化篇目叫好

段伟2016-08-20 11:37:53

9月初新学期开始后,全国将有数百万小学生和初中生使用“部编本”语文教材。“部编本”是指由教育部直接组织编写的教材。据“部编本”语文教材的总主编、北京大学温儒敏教授介绍,之所以要编“部编本”,是因为现有的“一纲多本”教材质量参差不齐,“部编本”想起到示范作用。(8月18日人民日报)

近年来关于语文教材之微词屡见于媒体,最大的问题莫过于轻传统重现代和“崇洋媚外”了。教材编写的确不是易事,但抓大放小并非难事。

笔者两次参加人教版统编英语教材编写和修订工作,对于教材编写和修订略知端倪。编写有六项基本要求:1.教学思想体现“宽”字;2.教学目标控制“适”字;3.教学要求注重“用”字;4.教学重心放在“能”字;5.教学内容反映“新”字;6.教学实施适应“活”字。语言学科在体现“新”上较为容易——这个“新”不是前沿,而是定论。可在如何对待传统的“旧”,编写者的态度截然相反。一者认为推陈出新为教学的灵活性预留接口,另一者认为世易时移,教材应该有明显的时间信号和接口。不过有一点大家都是一致的:好教材不在于覆盖多少知识点,而在于能够运用多少知识点。好的教材类似美味,差的教材类似冷拼。

为何现在的语文教材饱受诟病呢?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不管哪个版本的语文教材在对待传统文化上都或多或少出现偏差:古诗文被砍、鲁迅作品被XX替代……

其实,教材须“瘦身”,但古典诗文非“赘肉”。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经过几千年的洗礼,其中蕴含的深意值得现代人仔细推敲。中国古典诗文,是中华文化最富内涵的精髓,是最为含蓄凝练地表达思想感情的文体之一。说开了,语言的问题,不仅是功夫的问题,还是境界的问题。学习中国诗文能够显著而有效地提高人的感知能力,可以提高一个人的艺术修养水平。相比于课本中新增的那些“时髦”作品,古典诗词歌赋的德育和美育作用更为明显,更有利于文化基因的传承。简单删减传统文化符号之一的古诗文,就会犯“把洗澡水和婴儿一同倒掉”的低级错误。

前段时间笔者随“新丝路中华文化推广及属地采风团”到印度泰戈尔故居,导游边讲解边把印度和中国作比较,其中有几句引起了我们一行的思考。“你们是一切向‘钱’看,我们是向自然看;你们删减鲁迅的文章,我们是增加泰戈尔的篇章……”无独有偶,去年我们访问列夫•托尔斯泰故居庄园时看见玻璃罩里展开摊放着一本1903年英文版《道德经》,书中空白之处,密密地写满俄文,是托翁手迹。他曾经深受老子与孔子思想的双重影响。道、仁和兼爱是托尔斯泰感受中国智慧的基石。他对儒家的修身齐家、中庸之道,道家的无为、克己谦恭和佛家的慈爱众生倍加推崇。据导游介绍,直到今天,所有俄罗斯15岁左右的孩子都要学习《战争与和平》和《复活》中的精彩内容。

再说,传统文化中的“未知生,焉知死”,“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顽强抗争精神;“力行近于仁”,“行重知轻”的知行合一观;“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主义精神;“朝闻道,夕死可矣”的追求真理、勇于奉献精神;“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尊老爱幼的伦理规范,等等,对现代人格的塑造也是非常可贵的。

我国传统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影响中国历代优秀人才的培养,有着极高的教育价值。教材的编制和取舍关乎民族的未来,不应随意删减包括古典诗词在内的经典篇目。从这个意义上讲,即将投入使用“部编本”语文教材,增加传统文化篇目是正确的选择,能够激发孩子对传统文化的敬畏之情,可以从古人智慧中汲取营养,并起到引领、辐射其他版本教材的作用。

(作者段伟,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大别山种子教师,文章第31次入选“锐评”栏目。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近期相关原创评论:

王瑶:“部编本”教材别雷声大雨点小

http://pgy.voice.edu.cn/index.php/default/index/show/30666

阅读(623)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信息提示

最新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