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锐评

网瘾治疗,真的是成人对互联网的认知偏见?

王晓东(陕西师范大学)2016-08-20 17:15:19

昨天,看了蒲公英评论网上(http://pgy.voice.edu.cn/

)一篇题为《网瘾治疗,成人对互联网的认知偏见》的文章,深受启发。的确,互联网时代,网络早已渗透进我们的生活,俨然成为一种社会生活方式。试图将伴随网络长大的青少年一代与互联网区隔开来,并非明智之举,客观上也难以做到。但笔者与此文观点略有不同,籍此探讨。

“网瘾”确实是一个充满争议的概念,从医学角度来看,它难以站住脚,将其列入心理疾病也确有不妥,对于网瘾的矫正更不能通过所谓的“医学疗法”。但不容忽视的是,尽管其概念和标准都存在争议,上网成瘾依然是一种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不良现象。如果忽略现实社会影响,而过分讲求其概念内涵,意义不大。

网瘾形成的原因包括个人、家庭以及社会等多个方面。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网瘾的形成不能简单归因于网络,但绝非与网络无关。因为,网络技术提供的信息空间和媒介接触条件是网瘾产生的前提。一种社会现象的产生究竟是媒介这种工具本身引起的,还是其他社会因素使然,目前仍难以证实。

其实,不只是网络,任何一种新媒介的产生,都会伴随着与这种媒介相关的异常现象。就像当初人们担心电视的普及会给青少年带来危害一样。为此,日本学者林雄二郎和中野牧曾提出“电视人”和“容器人”的理论,认为伴随着电视的普及成长起来的一代,变得孤立和封闭,缺乏理性思维和严密的逻辑思维能力,缺少社会责任感等,但事后证明这种担忧似有夸大。

尽管如此,我们并不能因为该理论预判上的偏差而否定其所秉持的忧虑态度,况且,上网与看电视有很大区别。一方面,电视在本质上是一种家庭媒介,对电视的使用会受到家庭成员的制约。但电脑和手机在本质上属于个人媒介,对手机和电脑的使用相对自由,没有那么多约束。

另一方面,作为传统媒体,电视有着比较严格的把关程序,其内容通常被控制在社会道德底线之上。但网络由于弱把关,各种信息泥沙俱下,青少年在使用网络的时候处于主动地位,拥有很强的选择自主权,而不是像看电视一样被动接受信息。因此,网络信息具有其他媒介难以企及的多样性、刺激性甚至伤害性,黄赌毒等信息对青少年的伤害不容忽视。

为何国家不准许18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进入网吧?为何我们一直呼吁孩子走进自然、多读书?就是因为在没有成熟理性的辨别力的情况下,孩子的思想和行为习惯很容易受到网络不良信息的干扰。

作为“数字原住民”的一代,他们所成长的网络环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复杂。反对他们运用互联网融入时代是不可能的,但必要的干预和限制措施绝不可少。将青少年沉溺于网络种菜、切水果、玩游戏、交友,等同于网络尚不普及时代的野外追逐蜻蜓、捉野兔、踩泥巴活动而放任自流,最终受害的是青少年。

互联网作为一种技术本身并无对错,它带给青少年一代的影响是恶是善关键看怎么运用。

(作者王晓东,蒲公英评论独立评论员,陕西师范大学学生,文章第12次入选“锐评”栏目。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近日相关原创评论:

于珍:网瘾治疗,成人对互联网的认知偏见

http://pgy.voice.edu.cn/index.php/default/index/show/30638

阅读(210)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信息提示

最新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