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锐评

乡村教师身份的卑微感从何而来

邓文圣2016-08-23 16:19:15

在一些共同活动中,城镇教师扮演的往往是示范者、引领者的角色,而乡村教师扮演的则是接受者、聆听者的角色。城镇教师往往带着一种心理的优越感来到乡下,而乡村教师则怀着一种身份的卑微感面对他们。(8月20日中国教育报)

显然,话语权单向掌控对乡村教师来说是一种不公平。从表面上看,这种不公平似乎是不可逆的,其实,它的主因却是教育管理行为本身。教育公正应该指向所有与教育相关的人,然而,现实中很难做到。

首先,“近水楼台先得月”现象很扎眼。不知是出于“一好遮百丑”,尽力扶植“红花”以彰显政绩考虑,还是出于种种利益关联计,一些地方教育行政部门总是不能把“光辉”照到辖区的每一个角落。一些高级别的表彰直接传达给城镇的几所学校,有时候奖已颁发,下面的学校却没听说过。评职称,城镇的名额总是远多于乡村,甚至出现乡村“饥渴难耐”,城镇无法消化的情形。

有个朋友讲过自己的一段经历:他在乡村时曾打磨了一篇好文章参加县评比,结果名落孙山,投往某国字号核心期刊,倒很快被刊用;进城来到某名校后,一篇随意写成的文章都能获得特等或一等奖。他很是疑惑,就向深谙其中之道的知心友人打听,友人告诉他,这是“待遇”,我们的学校就是“金字招牌”,我们教师的文章不管好差都会优先获奖。 

其次,执行制度有例外。以教师轮岗制度为例,按说一旦实行教师轮岗制度,就应该是全县域的轮岗,可在某些地区,这一个好的制度还没有开始就变了味。据某论坛上的朋友反映,他们今年的轮岗政策是,城镇的教师还在城镇范围内流动,乡村的依然在乡村转悠。这样轮岗究竟在保护哪些教师的利益?无需赘言了吧。

再次,纪律面前不能人人平等。譬如,近些年,好多地方为强化乡村教育,会和新招录的教师签订合同——必须下乡三年或五年,时间未满不许进城。可是,少数签约乡村学校的年轻教师一年不到就以抽调、借用等名义进城。对此,有人提出异议,更多的人以打哈哈应对,一切尽在不言中。

乡村教师是教师队伍中相对弱势、易被忽视的群体。“最少受惠者受益”,从美国学者罗尔斯提出的公正原则看,要保证教师话语权的平等,作为导向主体——教育行政部门,要先从观念上消除歧视。

(作者邓文圣,蒲公英评论独立评论员,文章第26次入选“锐评”栏目。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阅读(363)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信息提示

最新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