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锐评

对电信诈骗等恶行的纵容,是最大的恶

胡爱萍2016-08-27 10:31:16

临沂女孩徐玉玉就这样离开了人世。心痛!

十八岁,农村孩子,就要步入大学,全家的希望,却以这样猝不及防的方式,含恨离开。

9900元,花季少女,谁也无法在这两者之间划上等号。然而,诈骗,就是一把杀人的刀。

别说什么这孩子太实诚,竟然上当;别说这孩子心太小,一万元就失了性命;别在发生这样的悲剧后,只知道冷冰冰地“科普”防骗知识。

我愿每个人都是实诚的,不欺骗他人之心;我愿每个人都朴实勤俭,能珍视用血汗换得的钱财。我听够了防骗常识,却发现以我普通人的心智,远远赶不上以诈骗为目的的私欲膨胀。

不要说平庸之恶,任何为恶,都不平庸。

对恶的纵容,是最大的恶。

世上的恶有无数种,而诈骗是最投机的。如果说平庸之恶更接近愚蠢,是一种不能思考的状态,那么每一个诈骗者,则是充分思考好套路的:首先将他人去人性化,即先否定他人的人性和正常的思想情感,忽略他人被骗上当后会伤心、难过、愤怒,甚至气郁身亡;把他人设想成工具,为利益服务的工具。这种去人性化的后果是,一旦不把他人当作人,那么就会无所不用其极,在作恶的路上,不知回头。

一个人进入社会,必须拿到一张“准入证”,不应该是防骗,而应该是与他人的合作与友好,即认识到人们的生活是紧密交织在一起的,每个人都有责任去考虑我们的行动会如何影响他人。显然,诈骗就是一种恶意伤害。可是,我们面对的是一个物化的社会,看不到是谁在做以及在做什么。那些恶行好像超出人类的控制,常常令人感到无能为力。

同情他人,与他人产生共情,不仅仅是为阻止恶,更主要的是维护我们自己的生存权利。每个人都是这个社会的命运共同体。被邪恶所伤害的每一个人,内心和行动都会发生改变,而这种改变,也在悄悄改变着我们的生活环境。每一个善的弱化和消失,每一个恶的出现和叠加,都使我们的处境更加危险。在善与恶的角力中,没有人是旁观者。

我知道,作为社会化的人,应该努力去理解这个社会上发生的一切,用研判的目光,冷静地看待一切问题,但碰到“大学生被骗财致死”这样的新闻,还是会愤怒,会疾呼……

徐玉玉,我想象着她努力学习的身影,想象着她对家人的承诺,以及她接到录取通知书时的喜悦,收到助学信息时的感动,甚至想象着她在还未明白这是一场骗局时充满感激和希望回报社会的心!我无法停止想象,甚至都无需想象,她可能就是我的学生,也可能就是三十年前的我……

然而……

老子说,“不敢为天下先”。恶的始作俑者,突破了人类善的底线,扭曲了人的价值观。任何恶都以图谋他人的生命财物为目的,以损害他人利益为目的,以剥夺他人获得幸福的权利为目的。任何恶,都应该被制止。

社会需要建立在信任和契约的基础上,诈骗行为最极端地破坏着社会的契约精神。如果人人以欺骗和防骗谋生存,那么这个社会就失去了稳定的根基。一个健全的社会,应该护佑每一个信任它的人,然而现在社会上,却有无数双黑手日夜挖着陷阱,狰狞的面目藏在见不到光的角落,一抹邪恶的笑流露在嘴角。每一个善良诚实的人落入圈套,这个社会价值观的坚实地面就塌陷一处。

我恨!想抓住那双贪婪的手,斩断魔爪,撕破它背后狰狞的面孔,消除一切邪恶!

我将所有的力气集于这一拳,却像打在空气中。悲愤,却又无奈、无力。

我看得到徐玉玉父母的悲恸,我能想到徐家人的悲痛、悲愤和悲伤。难道他们只能向苍天哭诉?

这不应该是善良的人的下场。

而作恶者正躲在角落发笑。

不能只等着上天给作恶者报应,我们总得做点什么。

信息泄露,真的无药可治?虚拟运营商,真的不可监控?信息诈骗,真的不能阻止?

这一切潜在的恶像瘟疫病毒,任何一个心怀恶意的人都可能将它传播。如果我们这些有责任感的人,不能阻断感染源,不能保障这个社会健康运转,那么最终,这个社会的良性细胞,也将被吞噬,整个社会机体将陷入灾难。社会沦陷,人人不安。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作者胡爱萍,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文章第62次入选“锐评”栏目。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近期相关原创评论:

王晓东:“女孩被骗离世”,考问信息安全

http://pgy.voice.edu.cn/index.php/default/index/show/30896

李玉柱:徐玉玉案告破,该给孩子补上生活教育这一课了

http://pgy.voice.edu.cn/index.php/default/index/show/30910


阅读(532)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信息提示

最新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