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锐评

【好书读评】教育的更高价值在于“好教育”的实现

强德平2016-09-28 10:16:25

什么是教育的价值?古往今来,众说纷纭。西班牙哲学家费尔南多 • 萨瓦特尔在《教育的价值》一书这样诠释教育的价值:“我所说的‘教育的价值’中的‘价值’,有两层含义:教育是有益的、很重要的和有效的,但也是一种勇者行为,是人类迈出的勇敢的一步。在教育的问题上,不该有懦弱、胆怯或多疑之举。”

教育的价值决定了教育能够出现并能长期存在,它拥有不可替代性。作者认为,“虽说是社会创造了教育,但是靠着为教育和师生和睦相处的努力,才最终创造了人类社会”确实,教育是培养人类能力,发掘人类潜力,传递人类认知,推动人类进步的必由之路。“人类把教育和爱结合在了一起”,从而将优秀的人类特质薪火相传。

在传递人类智慧和认知品格的过程中,学校和教师成为了关键承担者。“衡量一个社会人文发展水平的标尺,首当其冲的就是老师的待遇和社会对老师的尊重度。”作者尖锐地指出,“如果利用教师们日渐衰落的温顺型社会角色,学校就会成为一所理所应当的教改所,用来教化一切恶习和文化无能。”显然,人们如果不能见微知著,确立教师合理的社会地位,并且让优秀的人来承担教育使命,社会问题就有可能积重难返。

这不是危言耸听。对教育的有效开发和合理利用一直是人类研究探索的难题,教育的更高价值在于好的教育的实现,社会发展过程中不断衍生出的新教育模式让教育具备更多的可能和价值。那么,什么是好的教育?作者指出,好的教育不仅仅是传递知识,更重要的是培养具有民主精神的公民。

实现好的教育,人类就必须要先正确而勇敢地认识自我、认识教育。我想,勇敢是要求人类对教育的不迟疑、具备绝对的信任和依赖,这在历史不断发展中已具备雏形。至于正确的教育方式,依赖于非传统意义上的优秀的教师。用作者的话来说,“教育他人,就意味着要生活在他人之前,但这并不是在年龄上大于受教育者”。这有点类似于韩愈所说的“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

生活处处皆学问,教育更不会被栅栏围起来。那么,这是否意味学校教育不再重要呢?答案是否定的。作者认为,“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传授任何知识,当传授的不仅仅是经验和传统,而是科学知识的时候……甚至随着人类文化程度的越来越高,知识也变得越来越抽象和复杂,社会成员拥有足够的知识去教育别人,已变得很困难,甚至不可能,越来越多的专业知识无法在家中完成学习,因此出现了许多专业的教育机构”。

不幸的是,生活中的一些人简单地看待教育问题,思想上固守传统,不断窄化受教育者的学习圈子。近些年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悄然兴起的“现代私塾”“家庭学校”,前不久引发热议的中国最小背包客打算走遍世界不上幼儿园,等等,这些典型的反体制教育事件的背后,是人们教育观念的局限。“某些迷茫的自然主义者,总是带着新石器时期的天真异想天开,认为谁都可以在家里或者大街上自学成才,实际情况显然并非如此”,如果人类真的想进步而不是回到石器时代,或许应该好好审视一下反体制教育的弊端了。

对反体制教育追根溯源不难发现,出现此种现象,原因无外乎两点:一是社会成员自身的认知偏见,其对学校和教师的认可度不够;二是学校教育自身存在弊端,教育理念不够先进,向好的教育转型不够及时。

争论功过对于已发生的教育悲剧已无任何弥补作用。如英国哲学家洛克所言:“教育上的错误是无法挽回的,就像配错药一样,一旦第一次错了,就很难得到弥补,它将会在人类的每一步上都打上深深的烙印。”由此可见教育的重要价值和无可替代性,这也警示我们把教育做好是何等重要。

(作者强德平,蒲公英评论独立评论员,文章第18次入选“锐评”栏目。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阅读(227)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信息提示

最新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