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锐评

别不把写作文当回事

许兴亮2016-10-10 15:22:24

近日,我到一所实验学校调研,和校长谈到了中学生作文难的问题。校长说,为什么会出现“学生作文难”?因为现在的学生、家长乃至老师都认为作文不重要,考试分值不高,提分又很难,哪有英语、数学、史地生来分容易?可谓一语中的。时下中学生作文得不到应有的重视,令人深思。

要破解这一难题,必须从端正写作的功能观和价值观入手,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作文观。

第一,写作是学生适应时代的必备技能。我们正处在信息网络时代,学会如何搜索、如何选择、如何思考、如何交流和如何写作等五大技能,成为信息网络时代学会学习与生存的必须。很难想象,一个不会说、不会写的人将来会在日益激烈的社会竞争中得心应手、游刃有余。

即便从应考角度来看,读写也是各科学习的基础。一个不善读写的人,在对题目的理解上可能有偏差,不仅会影响到语文学习,也可能影响到其他学科的学习,这是非常浅显的道理。随着高考改革的推进,具有写作特长的学生可以通过自主招生等方式实现大学梦。写作为他们日后的发展搭建了广阔的平台,还能说“作文不重要”?

第二,写作是学生学会做人的基础。时下,有不少人对“作文如做人”持有异义,说“做人要直,作文要曲”。我对此有不同看法。是的,“文似看山不喜平”,文章应当跌宕起伏、一波多折,才会让人爱读耐读。但文以载道,言为心声,逢迎拍马、无病呻吟之作,纵然构思巧妙、语言华丽,也难以让人共鸣。近年来,中学生写作“三无”(无思想、无内容、无自我)问题,高考、中考中出现的作文“华而不实”现象,乃至写作造假问题,究其根本,就在于写作与生活的剥离,导致学生人生观的扭曲。

唐诗三百首中被誉为“压轴之作”的《枫桥夜泊》,是诗人张继科举落第后,夜半失眠,触景生情而作。而张继后来科举高中,再也写不出这类千年绝唱的经典之作。原因何在?情由境生。“缀文者情动而辞发”,没有了那种心境,也就难以写出那样的力作。写作让我们在浮躁的社会中拥有一片情感自由流淌、思想自由飞翔的空间,修身内省,熏陶情感,净化灵魂,何乐而不为呢?

第三,写作是学生激浊扬清的动力。曹丕曾说过:“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写作不仅是个人交流思想情感的工具,更是激浊扬清、革故鼎新的社会动力。翻阅古往今来的文明史,不难发现,伟大的文人总是能自觉把握时代的脉搏,其作品总是能自觉地反映时代的主题,表达人民的愿望和要求。无论是浪漫主义诗人屈原的“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还是现实主义诗人杜甫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乃至思想家鲁迅的“我以我血溅轩辕”,无不道尽了中国文人忧国忧民的赤子情怀。“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写作为我们搭建了梦想成真的广阔平台。秉笔而作,是时代赋予我们的神圣责任。

所以说,对于学生而言,作文非常重要,应回归育人的本位。

(作者许兴亮,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文章第99次入选“锐评”栏目。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阅读(270)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信息提示

最新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