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锐评

农村小学生习作水平为啥难提升

宋孝雁2016-11-02 15:36:14

近日,我带领学生学习了以“温暖的记忆”为主题的一组课文,有童年真挚的师生情(《永远的歌声》),有父爱和母爱的不同(《“精彩极了”和“糟糕透了”》),更有对母亲深切的怀念(《秋天的怀念》)。

学完这些课文,我为六年级学生布置了一篇作文,主题是亲人对自己的关爱,期望他们能把课文的写法迁移到自己的作文中去。等到所有学生的作文交上来后,我发现他们的作文暴露出很多问题,其中的一些问题我在近二十年的农村小学语文教学中一直遇到,不仅没有得到解决,甚至愈演愈烈。

问题一:学生习作不关注自己的生活。按说,我这次为学生布置的作文题材已经十分明确了,就是写亲人对自己的关爱。可是,在本班一个六人小组里,竟有两位同学写跑题了,其中一个写老师对自己的宽容,另一个写同学之间的互助。

问题二:学生习作缺乏细腻的表达。比如,一位综合成绩较好的女生以“倾斜的伞”为题写母亲在雨中将伞撑向自己这件事。其实,在小学三年级,这些孩子就学过一篇课文——《倾斜的伞》,那篇文章紧扣“倾斜”。“外公头顶上本来应该墨绿色的天空却变了,一半是墨绿色,一半却是灰蒙蒙的(雨中天空的色彩)”。这样的一个细节描写准确地表现了外公将雨伞斜向了作者这边,作者回家后发现外公肩膀全湿透了,这进一步展现了外公不惜被雨淋湿也要为外孙女遮雨。可本班这位同学对关键的细节只写了一句:“我在一瞬间,发现妈妈把伞斜向了我这边,她的一半身子都淋湿了。”

问题三:个别学生抄袭他人的作文章。当我问及他为什么这么做的时候,他竟回答五年级时老师让自己背了这篇作文。

农村六年级的孩子习作能力低下,与其生活阅历和阅读积累不那么丰富有关,与语文教师指导和评价作文的方式也有很大的关系。

我每年都参与统一测试阅卷工作,在阅卷中我发现越是上级统一组织的考试,老师们在评阅作文时就越不负责——扫一眼,看看作文字数多少,字数多的往往会给高分。按说一篇习作浏览一遍总得要2-3分钟,可有些阅卷老师数秒钟就给出了分数。我校一位语文老师讲过这样的一个典型例子。他班里的一位学生,平时语文考试成绩往往是个位数,但每到大型考试时不时能得二三十分。究其原因,是他在写作文时将试卷上的阅读短文的文章复制到自己的作文中,乍看上去满满一页,遇上批阅作文不认真的老师就可以蒙混过关。

很多老师意识到这样的问题后,便想方设法钻空子,用投机的方式让学生取得高分。譬如硬性规定学生的作文一定要达到规定的字数,若达不到,考试结束后就用一些惩罚性举措让学生长长记性。如此,学生便养成一个习惯,作文不用在乎立意,更无所谓生动而细腻的表达,首先要保证字数。有些老师以“模仿是实践的开端”为借口,让学生记忆几篇优秀习作,考试时默写上去。我在批阅作文的时候就遇到过几位学生的作文几乎雷同的现象。

总之,农村小学生习作水平难以提升,和部分教师在习作教学上不作为,不用心去引导学生观察体验自己的生活,不强化练笔实践,不鼓励学生加强阅读品赏积累语言密切相关。要改变这一现状,需要从完善作文评价制度入手,继而引导教师重视习作教学,研究习作教学。

(作者宋孝雁,蒲公英评论独立评论员,文章第16次入选“锐评”栏目。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阅读(195)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信息提示

最新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