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锐评

练就写作本领,其实没那么容易

吴贤友2016-12-02 14:54:51

现在的很多学校,对教科研都很重视,有的不惜重金鼓励,就是希望教师在完成教学任务的同时,还能有热情和精力去钻研教育教学。

我以前工作的单位就有一项教科研奖励措施——教师写的文章获奖或发表,根据级别的不同会有不同的奖励。有一学期,我发表20多篇文章,学期总结的时候,根据相关的奖励标准,学校发给我差不多五千块的奖金,这一下子在学校就炸开了锅。也难怪,那时候,辛辛苦苦补课一学期,补助也不过两千块。就有老师拿着我的文章评论:这些东西有什么呀?言下之意是,他也能写得出。

这项奖励措施,这些年一直都在执行,遗憾的是,没有激励出几个“写手”。很多同事很不平,但想拿到这样的奖金好像也不容易。

在很多人看来,写作是件很容易的事,“我手写我心”而已,但从现实情况看,好像不是这么回事,很多人侃侃而谈,“三条‘路’”“四个‘一’”“五个‘心’”……一套一套的,真有些“范”儿。只是,你如果要让他写下来,他就会左支右绌,推三阻四,说没有时间,说没有兴致,说没有必要,等等。总之,就没有下文了。

对于很多高手来说,说话即写作。我的几位朋友公开讲话,都带着录音笔,说完了,把录音交给专门的整理公司,辑录成文,稍事修改就能发表了。这样的境界自然好,但练就这样的本领非一日之功。对于更多的普通人来说,“说话”和“写作”不是一回事,从“演说”到“立说”,其实不容易。那是因为:“说话”是技术活,“写作”更是;说话可以现炒现卖,写作不行;说的话随风即逝,写的文章白纸黑字的,抵赖不得,自己的还是人家的,问问度娘,一键即知。所以很多能说的人,不一定能写好文章。

昨天我们几个人出行游乐,每个人都用手机自拍互拍,晚上分享照片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彼此之间的差别如此之大。就是这些平常的物事,在有些人的镜头里就有了灵动,有了趣味,有了美感,再仔细看,什么都可以说说的——色彩,空间,角度,瞬间的捕捉,都有讲究。

写作不也是这样吗?琐碎而庸常的生活里,哪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庞大叙事,但就有人有发现的眼光,有捕获的能力,能流畅的表达,能在师生日常的言语行为中感受到温暖和美好,从年年岁岁的重复劳作中感受到生命的更替和岁月的永恒,从一届一届的迎来送往中感受教师的价值和意义。写作的意义可能就在于:一切也许都没有变化,但这样的发现和捕获使我们的内心变得柔软宁静,更能享受当下。

当然,练就这样的功夫,不是一件容易事。

首先要学会阅读,要能在比较中看出高下,能从别人写作中发现切入角度的独特与新奇,能看出别人在娓娓叙谈中如何的纵横跌宕,行云流水的文字中如何绵密铺陈。当然,如果我们自身没有写作习惯,我们的阅读就会潦草很多。一个爱写的人阅读,就像海绵吸水,全面而饱满,渗透到每一个角落。

其次要下水操弄。在写作这件事情上,最容易眼高手低,看别人不过如此,自己去试试看,说不定还不如别人呢!我去普吉玩水,看别人骑水上摩艇,乘风破浪,好不惬意,自己跨上去,油门一拧,行进不到十米,人仰马翻,好是尴尬。写作也是如此,我无数次发现,同样的意思,别人的表达就流畅,就凝练,就妥帖,就让人一见不忘,看看自己,真是惭愧。

更重要的是,要有职业认同,有担当,有情怀,如此才爱教育,爱学生,才会有持久的写作热情和动力。常常有人问我为什么能坚持写教育评论,我说,我写作,是因为我对教育现实不满,也许,我们无法改变,但和教育本身一样,写作也是一种唤醒。有人说我的写作充满了理想主义,我告诉他,教育是要立足现实,但同样要着眼于未来,一个教育者连美好的教育愿景都不敢展望,他只能永远的匍匐在地,也不可能引领学生推动变革。

有人说,能写一手好文章,是一个人的美德,我深以为然。稍稍了解一下就知道,对于你我这样的平凡人,哪一个“成功者”的背后没有一部言说不尽的血泪史?从“演说”到“立说”,其实不容易,我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

(作者吴贤友,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安徽含山二中教师,文章第63次入选“锐评”栏目。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阅读(326) 评论 1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李兴旺
我所在的学校有一年在校长考核中因教研成果少受到了教育局的批评,第二学期学校就制定了奖励政策,那学期下来我领了2000元奖金,然后再下一学期,这奖项就又被取消了。
2016年12月02日 回 复

信息提示

最新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