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锐评

教师考勤制度缺少的不只是人文关怀

葛昌明2016-12-08 15:10:26

最近,央视名嘴白岩松的一条“白氏理论”刷爆了朋友圈。这条“白氏理论”说:任何一个单位,只要到了开始强调考勤、打卡等纪律的时候,一定是它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因为一个走上坡路的单位,人人不待扬鞭自奋蹄。

这条出自白岩松的《白说》一书“白氏理论”,字字珠玑,在碎片化阅读时代,不失为很好的心灵鸡汤,赢得了10万+的点击量,更是击中了那些早出晚归按部就班的“上班族”心声。然而,冷静想一想,于我这等只能靠每月工资养家糊口的穷教师,实不敢苟同“白氏理论”所言的“它开始走下坡路”,还是期待“教育事业蒸蒸日上”。

按照“白氏理论”所讲,一个不争的事实的确存在,每年上至各级教育行政部门下至学校,都会下发一系列红头文件强调“严肃教师工作纪律”、都会召开一系列大会小会,反复强调加强教师考勤管理工作。关于教师的考勤管理制度越来越严格,考勤技术越来越先进,从纸上签到、打卡签到、指纹签到、拍照签到,到最近出现的手机签到,等等。这却招致众多教师怨声载道。

教师考勤管理制度作为学校管理的一项基本要求,是保障学校正常运行的最低要求,理应得到全体教师的遵守,内化为教师上下班、出进校门时的行为习惯。在倡导建立现代学校制度,依法治校的今天,必要的教师考勤管理制度,应该成为凝聚学校力量的催化剂。

但教师的职业属性在于“创造”而不是“制造”。基于此,学校管理者又不能简单地将教师框束在早、中、晚某个时间段查看其是否到岗。换句话说,教师身到不如心到,出工不出力,又成了学校管理的难题。

显然,管人的制度与创造性的职业特点间有沟壑,有矛盾,致使多数教师不那么心甘情愿地签到。一方面教师考勤的确需要制度管理去推进,另一方面众多教师推三阻四抵触签到,究竟是管人制度的虚无还是精神道德的绑架?

目前,众多学校虽倡导以教师为本,规范化的制度之下却忽视了情感投入,少了人文关怀,更多的制度依然体现的是要求教师怎么做。即使如教师绩效考核那样理论上最能激发教师内在动力、体现教师积极竞争,最可能成为教师“我要做好”的制度,也依然过多的强调是“要求教师做”。

没有人会质疑学校规章制度的必要性,但制度不能为管理、为规章设定,而应为促进教师和学生发展而定,为激活内动力,盘活资源,充分发挥学校管理最大效能而定。管理的真谛在于发挥人的价值、潜能及个性。制度的设定更为重要的一面是一定要切合人的情感诉求和利益表达。学校管理制度既要告诉教师“要我做好”,更应启发教师“我要做好”。而要让教师“我要做好”,福利制度的完备保障、民主宽松的环境营造、灵活自由的制度建立等都不可或缺。

现代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曾说,任何组织都需要两种人:一种是官僚主义者,一种是疯子。官僚主义者保证了组织按某种秩序运行;而疯子用新方法、新观念挑战秩序。他还认为,“员工是资产和资源,而不是成本和费用”。于学校而言,教师应该是可增值的资源,而不是只能消耗的成本。教育是一种具有创造性的职业,教育的价值就是用一种价值创造另一种价值。质比量更重要。于此,填补管人的制度与创造性的职业特点间的沟壑,消弭众多教师对考勤签到的怨言,把组织意志变为自觉行动的管理,为教师提供一个发挥智慧的空间,使学校工作生机勃勃,需要学校管理者做出努力。

(作者葛昌明,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文章第25次入选“锐评”栏目。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阅读(383)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信息提示

最新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