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锐评

中小学校没有专任教师就是数据造假吗?

李玉柱2016-12-22 16:32:53

前些年,我在中学做副校长。有一次,一位领导在非正式场合问我:“你做了副校长,还兼课吗?”我回答说:“不兼课!”领导有些诧异:“不是说你们学校教师紧张吗?”我笑笑说:“是啊!是有些紧张!”“那你怎么抽得出身来?”领导质疑道。“我不兼课,我兼副校长!”望着领导狐疑的眼光,我接着道:“我当着班主任,教着两个班的英语课,是我们学校一个老师标准的工作量,您说说,我这个副校长岂不是兼职的?”

之所以想起这则“幽默”,是因为看到了一则报道,说辽宁省教育部门日前在进行各类教育数据的汇总和统计时,发现数据质量存在诸多问题。其中一个突出的问题是部分中小学在统计报表中只有专任教师,无行政人员。教育部门认为这些数据不准,认为这些学校是为了提高高级专业技术职务专任教师所占比例,将学校中层以上的行政人员全部列入专任教师,存在数据“造假”,并明令指出“各教育单位应该牢固树立正确的政绩观,坚持实事求是,决不为追求所谓的‘政绩’而篡改和编造数据,彻底杜绝‘数字政绩’现象的发生”。

不可否认,在数据统计过程中,确有一些单位为“政绩”而“篡改和编造数据”,但就某些中小学只有“专任教师”没有“行政人员”这种情况,我认为并不一定是所有的学校都在“造假”。

在我们这个地方,特别是在农村中小学,不要说中层干部,就是校级干部也多和普通教师一样任课。在村小,此种情况更甚。我们镇6所村小,师资紧张不说,教师老龄化现象更是严重。每所学校十余名教师中,临近退休年龄的就有五六个,加之他们又体弱多病,无法胜任正常工作量,6位校长不得不和老师们一样地任课,更不要说其他主任、副主任了。就像我在本文开头“戏说”的那样,“上课是正事,干部才是兼职的”。此种情况下,你能说他们填“专任教师”不实事求是吗?

大家都知道,中小学里的干部大多都是从优秀教师中提拔的,都是教学的骨干、教师中的佼佼者。他们被提拔后,一般都仍兼着原来的、与一般教师一样工作量的课程。学校干部是有职无权,有责无利。不仅工作上要带头,更是要多付出。

在笔者的词典里,农村中小学的干部,就是“额外付出”的代名词。因此,学校的这个干部,并不像局外人想的那样是个“香饽饽”。特别是近年来,评聘职称对兼课干部的比例进行了严格的限制,使得很多人并不愿意再“兼”什么所谓的“干部”,如果不是这些教师政治素质高,服从学校安排,学校干部还真的不那么好“提拔”。君不闻,近年来,学校干部被“炒鱿鱼”事件时有发生吗?

因此,“专任教师数据造假”一事给我们的启示是,不仅要要求基层学校实事求是,杜绝数据造假,更要给“专任教师”一个明确的定义。一个人是“专任教师”还是“行政干部”,不应看他在学校任什么样的职务,而应看他是否在履行着一名“专任教师”的职责。哪怕这个人身居校长“高位”,只要他还站在讲台上,和一名“专任教师”一样地上课、一样地教书育人,那他就是一名地地道道的“专任教师”!

(作者李玉柱,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文章第45次入选“锐评”栏目。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阅读(474) 评论 1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亓玉信
题目令人费解,可能说反了。 我也在农村学校,但与玉柱先生的认知不同。我们这里,校长、副校长基本都是“脱产干部”,担着课的很稀少。通常主任的课时减半(还年轻的话)。多年前我问一位年轻的中心小学校长为什么不兼点课,他的回答是:天天开会、检查,要是排上课,还不得误了孩子们的学习! 所以说,辽宁省教育部门的结论并不离谱。实际上,有不少人想当干部就是奔着工作轻松去的。 另外,说到评职称,正是因为不是专任教师不利于评职称,所以才统统上报为专任教师。这丝毫不能为“数据造假”开脱。
2016年12月23日 回 复
李玉柱
亓老师好!谢谢您的关注!我相信您说得是实事,可我说得也非假话。我一直在农村学校,我做副校长时是这样,我们这里现在很多小学仍是如此。您说得情况我们这里也存在,但总得来说还是兼课的多。我想表达的是,作为教育,无论是上级主管部门,还是基层学校,都要尊重事实,下级不能造假,上级也不能相当然地搞一刀切。作为农村学校,特别是小学,有行政干部正常,无行政干部也并不意外!我们不能容忍造假行为的存在,同时也不能为了数据项目的“完整”弄真成假! 祝老师元旦快乐!2017事顺业发!
2016年12月23日 回 复

信息提示

最新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