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锐评

关于“分层作业”,我在教学中是这么做的

李兴旺2016-12-26 16:20:07

近日,某学校实施的“分层作业”引起了人们的热议。我认为“分层作业”本应该是教学的一种常态,这是由学生的差异性决定的。

教师必须对学生一视同仁,但这并不是要抹煞学生的差异性。承认学生的差异性,重视学生的差异性,在教学中实施差异性原则,这恰是对所有学生的一视同仁。

学生的差异性是由多方面的因素造成的。首先是学习基础不同。我一直在农村初中教学,很多时候都是在初三年级接课,学生到初三的时候,基础的积累已经是天壤之别了。特别是初中实现直升入学后,有的学生连小学一年级的基础都没打好就一路推到了九年级,比如,有的学生到九年级了却连“口”字都不会写,这绝不是夸张,他写“口”就是用顺时针或逆时针画一个不规则的圈,你让他一笔一划写?他连“口”由哪几个笔画构成都不知道。

其次是天赋不同。人的天赋各不相同,这也是教育中不可以忽视的一个重要因素。有的学生反应敏捷,有的可能就相对迟钝;有的有艺术方面的优势,有的又长于抽象思维……正如世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当然更不可能有两个完全相同的人。

再次是生活环境不同。即使是天赋差不多的学生,生活环境不同,他们的优势和劣势也会迥异。比如农村贫困家庭的孩子,往往以刻苦学习的精神和能吃苦、不攀比的品行取胜,但他们往往视野较窄,缺乏阅读的习惯和积累,心理上又往往会有仇富意识。而在文化环境良好的家庭成长的孩子,其优缺点可能会与上述孩子颠个倒儿。

由于学生的差异性,我自己在语文教学中,在作业的布置上就一直实施“分层作业”的原则,既不让学习有困难的学生感到绝望,又要让有特长的学生的潜能得到尽可能的激发。具体方法则是因教学内容和学生特点的不同而不断创造。比如,我常常在作业上安排“必做题”和“选做题”,“选做题”或者有一定的难度,或者对学生积累或思考的要求较高。我给学生讲,如果感觉自己实在做不来可以不做,但题每个同学都应该看一看,再认真想一想,只要觉得自己有可能,就尽可能做一做,并争取做到最好。有时候,我又用单选的方式,一个题出几个小题,要求学生选做其中的一题。

同一项学习内容,面对基础薄弱的学生,我出一个基础积累性的题给他们一个积累的机会;面对视野狭窄的学生,我出一个拓展性的题帮助他们开拓视野;面对思维独到的学生,我出一个思考性的题给他们一个独立思考的空间。有时候我的“必做题”也是开放性的,如几乎每篇课文我都要学生完成“自主积累生字词”,我不指定具体的字和词,每个同学把自己在这篇课文中的生字词一个不漏地积累下来。

至于语文中的作文,即使一次作文写同一个题目,但在批阅和讲评中,事实上也必须进行分层教学。比如对有的学生进行写字教学,有的进行语法教学,有的是文法指导,有的是思维指导,有的是态度教育,有的是情志鼓励,等等。而同时在作文作业外我又要求学生写自由作文,鼓励学生多写,每篇我都认真阅读、认真指导,但不写的我也不强求,这样就满足了不同学生的不同需要。

面对一班几十个各不相同的学生实施“分层作业”,这本来应该是十分自然的事情,但近些年来一些地方教育部门的大一统管理,却给这样的个性化教学带来了不小的冲击。有的地方教育部门对学校教学提出了“三统一”的要求,即同一学科的不同教师,必须做到教案统一、作业统一、进度统一。教育部门检查学校工作,就专把同一学科不同教师的教案和作业拿到一起进行比对,对出了不同的内容就批评学校领导执行不力,这样上级领导走后学校领导当然就会批评“不一样”的任课教师。

在这样的“大一统”管理之下,越是受到批评的教师,往往越是有创造性、有教学个性的“与众不同”的教师。这样的管理,对教师的专业化成长、对教育的创造性劳动、对学生的个性化发展都是非常不利的。这种现象,应该引起教育部门和学校的重视。

(作者李兴旺,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文章第126次入选“锐评”栏目。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阅读(325)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信息提示

最新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