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锐评

大学实体书店的出路在哪里

杨红星2017-01-07 11:47:22

近日一篇题为《挽留人大独立书店!图书馆负一层静闲斋书店或年底关店》的文章,在中国人民大学学生的朋友圈内流传。文章称“人大图书馆负一层静闲斋书店可能本学期关店,不再开实体店”,希望“学校可以做点什么,让静闲斋书店有一丝丝机会能够在人大留下来”。(1月5日北京青年报)

在网上购书日益便捷的时代,传统实体书店遇到危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就像是实体商店正在遭遇网上商城的冲击一样。2016年6月,中宣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财政部等11部门联合出台了《关于支持实体书店发展的指导意见》,对实体书店的发展进行指导、引导乃至帮助,这对于书店业内人士显然是一件利好消息,需要进一步贯彻落实。

从实践层面来看,更需要实体书店的经营者站稳为读者服务的立场,放下浮躁的逐利心,涵养“但愿世间人无病,何愁架上‘书’生尘”的公益情怀,静下心来仔细琢磨并积极顺应读者的需求。在这方面,上海交通大学的“阅读隧道”,厦门外图集团入驻大学校园等,都做出了令人眼前一亮的积极探索。

在某种程度上讲,书店和药店的性质有点儿类似,都是治病救人、使人向好的有益存在。前者为精神,后者为身体,两者本身都带有一定的公益性,不到万不得已,都不宜采用像一般商品那样的清仓大甩卖等有辱斯文或有伤公益情怀的促销模式。

至于人大学生朋友圈的文章中提到的呼吁“大家去王哥的书店看看”,其情可叹。但这种带有“他救”性质的举措恐非治本之策,即便众人响应,甚至学校方面降低租金或免收租金,可能也只能救一时。如果实体书店方面不痛定思痛,锐意创新,改进经营模式,加大书店供给侧改革力度,有针对性地精选书、选好书,因地制宜地营造更贴心、更优雅的购书环境,那么恐难逃脱“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中“沉舟”和“病树”的凄然结局。

因此,就大学实体书店而言,其生存危机不能简单归咎于“来图书馆自习的同学很多,但是买书的同学很少”,也不能抱怨网络书店的冲击:“现在实体书店不好做,往往需要比网络提供更高的折扣,才能吸引到更多的顾客。”当然不能无视这些问题的出现,但如果一味地寻找和归咎于客观原因,而不是反思自身、改造自我,那么,倒闭恐怕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买书的同学很少”,不意味着大学生就不爱读书了,买书和读书是两码事。网络书店的折扣低,也不必然导致实体书店的消亡,只是对实体书店的经营模式提出了新的改革创新要求。此前有媒体曾调查过读者喜欢什么样的实体书店形式,66%的受访者希望“集休闲学术于一体,经常有沙龙活动”,22%的受访者期待“超市自助式书店”。

还有人说:“作为一种商品,单纯卖书的实体店在网络时代被淘汰是一种必然,转变传统经营思路,增加书店的功能或许更好。”也有人幽默反问:“为什么学校没有好的人文书店?可能老板觉得我们买不起他的咖啡,也买不起他的书吧。”还有同学建议大学里的书店不能沦为“教辅中转站”,“那些复印店,卖考试资料的,或许称不上是书店”。

由此看来,大学实体书店的创造性存在,仍被不少人寄予厚望。目前暂时的萧条,在某种程度上讲,是读者期待未获满足的表征。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学生的眼睛更是雪亮的,很少有人会为达不到心意的商品或服务买单。从这个角度而言,实体书店的复苏,不是呼吁的事,也不是祈祷的事——世上从来没有救世主,幸福只能靠自己去创造。实体书店如果不用心经营,还想躺在过去的美好时光里坐等顾客上门,恐怕只能是一厢情愿的空想,落得个自怨自艾、顾影自怜。

(作者杨红星,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文章第123次入选“锐评”栏目。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阅读(211)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信息提示

最新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