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锐评

你来或者不来,我都那样做教师

沈丽新2017-02-13 11:17:17

在我去苏州园区工作之前,经常遇到毕业生回母校看望的情景。有来看望我的,也有看望其他老师的。有结伴来的,也有单独来的。有事先跟老师约好的,也有突然出现的。有只是远远跟老师打个招呼的,也有坐下来聊很长时间的。有带着小礼物的,也有要求重新再听老师上一节课的。

我是小学教师,遇到的回校毕业生,以初中在读生为主。与其说他们来看望老师,不如说他们来回忆一种情怀。有些毕业生跟老师打过招呼后,更愿意在校园里闲逛。他们喜欢来母校回望他们的童年、他们的记忆、他们曾经的欢声笑语。很多学生在小学毕业后去了不同的学校,有的毕业后很少能够再见。久违的同学会约好了在母校会合,再一起出发去另外的地方玩。这实在是一举三得——既探访了母校,也看望了老师,同时又方便了会合。

初中生爱回小学,因为他们对小学生涯印象最为深刻。托儿所、幼儿园的时候毕竟太年幼,印象不够清晰。而等他们升入高中、大学甚至读研究生后,他们的母校更多,让他们深切怀念的母校也不再仅仅只有一所小学,能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教师也不再只是小学教师。由于时间与精力的关系,探访小学和小学时候的老师,就成了众多选择中的“之一”了。

工作二十多年来,学生专程来看望我,或者探访母校时顺便看望我,我都觉得很愉快。看到当年幼小的生命成长得越发蓬勃,本身就是一种积极的体验。但我也不会以此自傲,不会以此来衡量自己有多么好,也不会以此来衡量教过的学生有多么看重我。学生对我的评价多高、印象多深、跟我的感情多好,与他们是否来看望我,不一定有绝对的联系。

教师要持平常心来看待“学生回校看望老师”的现象,不要攀比。既不与同事攀比——某某老师的学生毕业后回来看望他最多,也不拿学生相互比较——某某同学简直是“白眼狼”,从来不回来看望老师。“教师”是具备高度专业技能的人士,与学生在生命中某段路程上同行时候,认真履行好专业职责即可。教师的成就感不是建立在有没有毕业生来看望你,而应该建立在作为他们的教师时,你为他们的成长做出了多少有意义的作为。一个教师如果把职业幸福感建立在“学生毕业后看望老师”上或者“学生毕业后记得老师”上,那么从本质上说,他还不具备真正的职业认同感和自我认同感。

教师要有自己的职业认同标准与自我价值标准,与学生来不来母校看望没有关系。你来或者不来,我都那样做教师。

(作者沈丽新,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文章第39次入选“锐评”栏目。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阅读(236) 评论 1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