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锐评

阅读是提升人生格调的最佳途径

段伟2017-02-14 11:04:03

当今社会,“成功”“成名”“暴发”“速成”成为很多人追逐的目标乃至理想,浮躁的风气几乎让人无可逃逸,产生一种欲言难言的困惑。浮躁,是丧失定力,虚浮夸张;是随波逐流,一片泡沫。

人生在世,谁都有各种各样的追求和欲望,古今中外,概莫能外,这本无可非议。然《道德经》讲,“轻则失根,躁则失君”。人活一辈子,要想实现自我价值,就必须避开社会的喧嚣,拒绝外来的诱惑,祛除内心的焦躁,不被外界的喧嚣浮躁所裹挟。特别是教师,要想自己口齿生香,必须潜心修炼,养成阅读和写作的好习惯,在披沙沥金中摄取精华。

我出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我成长的岁月,人们从压抑和封闭的状态苏醒,每个人都对知识充满神往和崇敬,空气中飘着书香,卢梭、黑格尔、弗洛伊德是青年学子最时尚的话题,每一个人都对知识分子投以敬重的目光。读书,特别是文学,成了最甜蜜的娱乐。

电影《后会无期》中有这样一句台词:你连世界都没观过,哪来的世界观?世界那么大,出去走走看看确实是见世面、长阅历的好方法。然而,世界观不只依赖于观世界,阅读同样可以洞察芸芸众生、大千世界。

“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阅读是提高生活品质的最佳途径,阅读让人自信、有丰富的内心世界;在外,有敏感直觉找到生活中最好的东西;在内,则居陋巷依然能创造愉悦的心灵空间。善读者,以书为针,穿针引线,抽丝剥茧,淡去虚荣、欲望、名利的重负,明心见性,读懂生活的真谛,探得生命的意趣。

阅读的过程是一个自我实现的过程。不读书,接触到的世界就和纸一样单薄;多读书,学识、阅历乃至生命体验会随着页码的递增而不断累积。“一日不读书,胸臆无佳想。一月不读书,耳目失精爽”。改变可能是静悄悄的,但阅读对气质的塑造终究会显露出来。正是在日复一日的博览群书中,我们感受到“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体悟出“不迁怒,不贰过”的修身奥秘。

阅读的过程有时并不轻松,但耐着性子读下去你会有一种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和成就感。当初大学毕业,我目空一切,但随着读书和学习的推进,我的短板,我的瓶颈,一一显现。想要锦上添花,自己就得先变成“锦”。所以,我开始广泛阅读,不做“只叮在一处的蜜蜂”。

“水浅能容月,山高不碍云”,善读书并非简单等同于多读书,它更强调读书者理性地选择和睿智地体悟。大二时,我遇到了火一样的文字,罗曼·罗兰的《约翰·克里斯朵夫》,这本书没有悬念迭生,却深入到心灵,傅雷炉火纯青的翻译锦上添花,真是让人入迷;也遇到了深潭一样的书籍,如像荷马的《奥德赛》、弥尔顿的《失乐园》。如果你想多看些好书,这些书籍无疑是绝佳的选择。它们的内容既不会让你觉得枯燥和空洞,也不会让你觉得啰嗦和狭隘。

阅读是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也是为了更好地认识这个世界。与经典相遇,顿觉繁花满枝,绿意葱茏。读《资治通鉴》,可以获得王朝更替的历史教益;读《红楼梦》,可以洞晓世家望族的兴衰荣辱;读《平凡的世界》,可以从苦难的生活中发现人性的温暖、奋斗的价值;读《罪与罚》,可以跟随底层人物体味人格的矛盾与复杂。读《巴黎圣母院》,让我们看到面容丑陋的卡西莫多拥有善良美丽的心灵、淳朴真诚的品质,使我们在寻觅美的真谛的同时追求心灵的高尚与纯洁。

作者的思想雨露就这样点点滴滴渗进你植根的土壤,走进你生命的年轮,在你踌躇时予以方向指引,在你痛苦时给以慰藉。阅读让我们在自我省视中学会谦卑和从容,在平视静观中同这个世界和解。经典传递给我们的不仅是知识,更有认识这个世界的逻辑、方法和哲理。阅读有一种超越世俗的力量,“水流云在,月到风来”,一幕幕细微而又诗意的生活场景是需要明净的心情去体味的。读书的享受,在于好书的醍醐灌顶,舒筋活血。阅读让人豁然开朗,让生活具有了情调。“读书养性,写作练脑”。读书的过程是存养诘辩,质疑问难,解构建构,推陈出新,实现从“我注六经”向“六经注我”飞跃的过程。一个喜欢写作的教师最大的幸福在于,无论时光怎样走远,他都能够让往事在文字中永在,让生命在词语中重现。长久以往,自然我口说我心,既不俗气也不掉书袋。

进入不惑之年后,我总觉得案头书愈来愈多,心头书愈来愈少。爱书人总是贪多地买书,加上每日都会送来报刊,我总觉时间精力不足,担心错过许多好文章。如今离退休仅仅十年,面对浩瀚的书海,只有就着自己的兴趣,力争“双目时将秋水洗,一生不受古人欺”。

“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读书也可增添信心和力量,增添闲情和雅致,阅读让我们的教育人生更坦荡开阔。

(作者段伟,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大别山种子教师,文章第47次入选“锐评”栏目。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阅读(391) 评论 2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张爱民
“读书养性,写作练脑”。读书的过程是存养诘辩,质疑问难,解构建构,推陈出新,实现从“我注六经”向“六经注我”飞跃的过程。一个喜欢写作的教师最大的幸福在于,无论时光怎样走远,他都能够让往事在文字中永在,让生命在词语中重现。长久以往,自然我口说我心,既不俗气也不掉书袋。
2017年02月14日 回 复
张爱民
“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读书也可增添信心和力量,增添闲情和雅致,阅读让我们的教育人生更坦荡开阔。
2017年02月14日 回 复

信息提示

最新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