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锐评

社区活动“走形式”的账,不能全算到居委会头上

王瑶2017-02-18 11:46:03

据报道,家住上海徐汇区的李女士给孩子拿到盖好章的寒假“社区活动表”后,心里很不是滋味:学校发这张表格,本意是让孩子寒假期间参加一次居委会组织的相关活动,通过接触社区来了解社会。可居委会收了表格,最终并未给孩子安排任何活动,敲章也完全变成弄虚作假“走形式”。(2月16日解放日报)

可以想见,当家长兴冲冲地领着孩子来到社区,想要孩子参与社区活动增长见识时,社区的盖章了事之举势必会让家长心生不满,更会挫伤孩子的积极性。不过,深思下去,社区活动走形式的账也不该算到居委会头上。毕竟按照相关法规,居委会已经没了这项职能。矛盾的焦点在于参与社区活动这一教育形式是否形成了合力,又是否真正落到实处。目前来看,社区教育活动的敷衍塞责,或许从这项措施制定之初便是如此。

新的教育理念下,教育不再是学校单方面的事,而需要家庭和社会也要参与进来。只不过,单方关系好协调,一旦牵扯到多方,势必造成责任的推诿。学校是教育的主体,本应承担协调家庭、社会参与教育的角色,只是在当前的教育现实下,学校更多是忙于内部管理和教育教学。对于家庭和社会的参与,虽然深感很重要,但一是拿不出具体的合作方案,也难以理清楚各自的权利和职责;二是学校有时势单力薄,无力强制要求家庭和社会参与到教育中来;三是对社会而言,仍然只将教育认作是学校的事。多重原因,导致学校一方有心无力,所制定的社区教育方案等也都是做做表面文章。既然如此,学生参与社区活动的具体方式等诸多细节,也必然没有详细考虑。

而对社区而言,其究竟该承担怎样的教育职能,并没有人明确告知。因而,遇到一些临时性的工作,社区时常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尽可能地给自身减轻负担。并且安排学生来参与社区活动,社区也需要制定出详细的方案来做好这方面工作。如果学校只是单纯要求学生要参与社区活动,却并未就其中细节提出意见建议,单靠社区一方去做这项工作,显然不切实际。

因而,加强区域的顶层协调,建立联合教育机制,以制度的形式保障学校、社会参与到教育中来,才能避免此类问题的再次出现。

(作者王瑶,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文章第92次入选“锐评”栏目。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阅读(133)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信息提示

最新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