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锐评

“缩减基础教育学制”颇具试行价值

范军2017-03-06 15:37:03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石碧拟提交提案,建议义务教育加高中阶段学制应减少两年,硕士、博士研究生阶段也减少两年。“如此,我觉得对学生、家庭、社会都是有好处的。”(3月5日成都商报)

“基础教育时间过长”“缩减基础教育学制”的观点,早就被人大代表陈伟华、人口学专家梁建章等人提出。这些观点并没有引起教育界的充分重视,是因为更改学制牵涉一个民族的教育大业,必然会对学校教育的方方面面产生影响,其中最大的担忧是教育质量。

其实,“缩减基础教育学制”是在互联网+教育的前提下提出来的,互联网的广泛利用,大大增强了教育的供给能力,优化了教育资源供给,拓展了教育空间,也提高了教学和学习效率。可以乐观地说,互联网时代,教师的教学能力越来越强,学生的学习能力越来越好。借助互联网工具和手段,教育从学校教育向终身教育延伸。如果学校还死死盯住学生的知识量,过分关注知识的掌握程度以及知识的考学价值,那这样的教育是无法培养出适应新时代需求的创新型人才的。

缩减基础教育学制,其意义首先表现在重新界定教育的目的和任务。 未来教育将更多注重“人的教育”,教育的目的倾向于助力个人成长,提高每一个个体的生命质量和适应社会的能力。因此,学校教育应当摒弃功利化,将教育任务定位为培养健全人格、掌握基础知识和培养学习能力。基础教育应当将不该承担的任务全部抛弃,通过精编教材、优化课程知识和降低考试难度等手段弱化教学的考学价值,以达到切实减轻学生学习负担、缩减学制的目的。

缩减基础教育学制,还有利于人才分流提前。工业化发展对教育提出了新的要求,技术技能型人才的短缺已经成了制约工业化发展的关键因素,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现代职业教育的重要性。缩减基础教育学制,可以让那些“戚戚于分数”的学生提早分流到中等职业教育上来,趁早掌握一技之长。在“两类双型”高考制度即将全面推行之时,已经没有必要将学生看作知识的“储物缸”,更没有必要试图将他们全部培养成所谓的“精英人才”,未来社会劳动资源市场的“紧俏”群体将是技术型和技能型人才。

缩减基础教育学制,更有利于年轻人创造人生价值。过长学制首先对个人人生规划有影响。一般人六岁读小学,义务教育九年、高中三年、本科四年,大学毕业就22岁了。事业开始阶段,家庭、育儿的事情又接踵而至,年轻人往往倍感压力,工作中无法投入全副精力。倘能缩减学制,可以保证事业开始阶段的旺盛精力,激发创造力和创业精神。缩减学制,当然还可以创造社会价值。过长的学校教育时间加大了社会的老龄化压力,如果能早点让学生毕业、就业,就增加了劳动者的数量,进而缓解老龄化压力。

缩减基础教育学制不是痴人说梦,更不是洪水猛兽。社会变迁总是推动着教育的改革,适应时代的教育才是好教育。不动学制不意味着慎重,缩减基础教育学制到底有利有弊,不能在把时间花在口水战中,组织专家论证,谋定之后进行试点,答案或许会早日明朗。

(作者范军,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文章第70次入选“锐评”栏目。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阅读(201) 评论 1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张爱民
缩减基础教育学制,更有利于年轻人创造人生价值。
2017年03月07日 回 复

信息提示

最新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