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锐评

缩减学制不如革除应试弊病

胡欣红2017-03-08 11:28:51

“我带过很多博士研究生,毕业后一般都29岁、30岁了,这个年龄太大了。”基于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石碧拟提交提案,建议义务教育加高中阶段学制应减少两年,硕士、博士研究生阶段也减少两年。“如此,我觉得对学生、家庭、社会都是有好处的。”(3月5日成都商报)

近年来,有关学制改革呼吁可谓不绝如缕,也成为代表委员们关注的重点话题。去年两会期间,就有包括全国政协委员莫言在内的多人提议缩短学生教育年限,并一度引发社会热议。

石碧委员此次的提案也已酝酿多年,可谓有备而来。他认为现行过长学制除了抬升受教育经济成本和加大社会老龄化压力等弊端外,还会严重影响人生规划。7岁上学,本科毕业就23岁,博士毕业都已29岁,往往刚开始工作,家庭、育儿的事情又接踵而至,难以投入全副精力。至于缩短学制的可操作性,他觉得完全可行,初中和高中为了应试,很多学校都是三年课程两年学完,最后一年用来集中复习应试。“既然客观事实都是如此了,何不干脆初、高中各砍掉一年?”

众所周知,更改学制牵涉整个民族的教育大业,学制是否需要缩短,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需要充分调研、谨慎推行。石碧委员的提议除了剑指应试教育弊病之外,还涉及加快人才培养、缓解老龄化压力等社会问题。就前者而言,当前小初高“六三三”学制确实内含了应试准备时间,尤其高三几乎用一年来准备高考,这种机械重复的备考深受诟病。但只要中考、高考人才选拔的底色不变,学制改革本身并不足以撬动应试教育改革和消解当前盛行的应试之风。因此,指向应试教育负担过重的学制改革,无疑是个头痛医头的方案。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一旦缩减学制,学校恐怕会更加疯狂地加班加点,千方百计挤出时间复习迎考。总之,应试教育问题不解决,缩减学制无异于“锯箭疗伤”。

至于缩短学制能不能提升人才培养效率,则要从基础教育的基础性上慎重考虑。立德树人,需要从长计议,恐难速成,且十二年学制也是世界各国所采用的基础教育学制的主流。极少数超常儿童或许可以个别“跳级”,集体“缩减”则应三思而后行。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学制设置应该遵循教育本身的规律,不应背负减轻学生的经济压力和应对人口老龄化等问题的重任。教育一旦被“身外之物”所绑架,就极易偏离方向,甚至造成异化和短视。

随着教育改革的推进,高中已实行学分管理,修满学分,既可毕业,学制问题有所松动。虽然当下的学年学分制要学完三年才能毕业,但理论上学生已经可以适当提前毕业。尤其是彰显选择性教育理念的高考综合改革中,这一倾向更为明显。尝试将学年学分制改为完全学分制,允许部分修满学分的孩子提前毕业,相比于压缩学制,这种弹性学制或许才是当下学制改革最为稳妥有效的推进之道。

此外,学制改革固然需要从长计议,其折射的应试教育弊病却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许多有识之士在以建议缩短学制来表达对应试教育的焦虑。换言之,如何切实破除应试之风,还需我们仔细思量。

(作者胡欣红,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文章第203次入选“锐评”栏目。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阅读(181)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信息提示

最新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