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锐评

留级制度消失了,教育的价值也就萎缩了

崔发周2017-03-25 10:18:21

近日,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教授钱志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建议恢复小学留级制度。在他看来,今天的学校教学是一个高速度、高效能的运转过程,对于一些孩子来说,可能需要终身拼命地追赶。他们并不是学不会,而是需要更多的时间,因此他希望通过“留级制度”给这些孩子一年的缓冲时间。(3月23日中国青年报)

许多人评价教育,往往是从教育自身出发,一是本身所具备的条件,二是教育者的利益需要。这种教育评价的方法是站不住脚的。教育是从生产活动中分离出来的,人类生活天然地依赖生产,而教育是为生产服务的,学校应该为教育适合经济社会发展创造条件,而不是无所作为;对于教育者个人利益不能一概否定,但如果因为强调教育者利益而使得孩子的成长受到损害,这种问题的性质是不言而喻的。

九年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和教师最多。这个阶段的教育目的是什么?许多人可能不假思索地回答:升入好的高中。事实是不是这样,中小学教师心里最为清楚。既然目的明确了,那么,对能够升入优质中学的孩子就要多投入一点精力,对于没有希望的孩子就只能任其自由发展了。而需要留级的孩子,在升学竞争中是不占有优势的,留下来当然就是给学校“添乱”,不少教师早就希望他们快快离开。正式在这种背景下,留级制度消失了。

然而,留级制度消失了,教育本身的价值也就萎缩了。教育是什么?教育的目的不该是升学那么简单。杜威认为教育的目的就是生长,除此之外没有别的目的。教育是针对每一个孩子的,只要孩子获得发展,教育才是成功的。教育不能像一个任性的孩子,吃东西时吃一半丢一半,吃包子只吃馅儿不吃皮。这样的话,就离教育的本质渐行渐远了。按照正态分布,一所学校的孩子总会有学有余力的、学习困难的和一般发展水平的。根据北京师范大学钱志亮老师的研究结果,学习困难的学生会达到30%之多。这就意味着,在不允许留级的情况下,我国每年将会有六七百万孩子的发展受到影响。

现在有一种声音,认为只有中小学一线教师才有权利评价基础教育,其他人都是外行。不可否认,中小学教师每天与孩子打交道,对教育细节很了解,有着较为深刻地感悟,但不能因此否认教育专家和社会公众的评价作用。教育本身就是为经济社会发展服务的,怎么可能离开社会评价?国家实行的管办评分离政策,就是为了强化社会对教育的监督。中小学教师也需要跳出教育看教育,评价留级制度时就事论事往往会得出不恰当的结论。

(作者崔发周,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唐山工业职业技术学院高职教育研究所所长,文章第35次入选“锐评”栏目。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阅读(449)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信息提示

最新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