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骆建领中学教师,心理咨询师
蒲公英独立评论员

“禁补令”难医减负之痛

骆建领2015-12-05 10:48:06

 

近日,新一轮的“禁补令”又开始在全国各地到处张布。无论是对教师有偿补课“亮剑”,还是对责任领导实行“连坐”,抑或是要求全体教师签承诺书,“禁补令”若只用来规范学校教师从业行为职业道德教学秩序,那它确实有一定积极作用,但若想要靠“禁补令”给学生减负显然就力不从心了。

这不得不使人记起,前不久武汉市各高中非毕业班学生的家长,针对武汉市教育局取消晚自习和周六校内补课的“禁补令”进行的集体请愿。这与教师开小灶补课虽形似上有别但实质是一脉相承的。从家长请愿的心理和目的分析,我们就不难明白“禁补令”的苍白。诚然,绝大多数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学习轻松,但他们又异常清醒地认识到,孩子如果不补课,就很有可能被其他学生甩下,考不出高分数就没有选择好大学的机会,随之而来的就可想而知了。由此,广大家长面对“禁补令”又怎会领情?要知道,全省、全国范围的教育并非完全公平的。正如他们所反复强调的:“除非全省都不补课,否则,就应该恢复补课。”试想,这又何尝不只是个托词。

教育改革自从决定减负开始,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俨然已成为减负的重要形式。各地教育部门“禁补令”年年下,但中小学生的负担并没有相应减轻。相反,很多地方甚至都有明显加重的趋势。正如近日首都师范大学给出的调查结果:中国小学生有75.2%参加课外培训,初中生有71%参加的课外培训。另据全国中小学生学习压力调查》的数据显示,26.4%的学生每天写作业耗时2小时,44.9%的学生耗时3小时,28.7%的学生耗时4小时。我国中小学生平均每天写作业时间是全球均数的2倍。这也从另一方面验证了“禁补令”下减负的无力。减负利好看起来很丰满,现实状况却很骨感。这也难怪许多家长“不领情”,甚至自发集体请愿。

退一步说,即使“禁补令”能禁得住在职教师的校外补课,也难从根本上实现对学生的减负。在“一考定终身”的教育现状下,成绩依然是决定个人发展的关键。出于对成绩的追求,校内不补作业补,作业不补教师家教补,教师家教不补培训机构补的现象依然会顺理成章出现。从另一角度说,“禁补令”表面的减负实则倒逼家长“加负”。

归根结底,无论“禁补令”有多严,只要应试教育还在,考试竞争的压力还在,教育资源的不均衡还在,中高考分数决定论的单一评价体制还在,“禁补令”就永远只会是一厢情愿。不但家长不会买账,学生内心也不一定能够领情。而“禁补令”对学生的减负就更可谓力不从心,望病难医了。



阅读(187)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关注TA的 (0)

换一换

TA关注的 (1)

换一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