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贾书建教师
蒲公英独立评论员

即将成为历史的“文化宫”(原创首发)

贾书建2016-01-08 15:20:11

即将成为历史的“文化宫”

接到区校外办主任的电话通知:原定于周六上午由我主讲的家庭教育报告会因故取消了,并向我一再地致歉。

先说这个“报告会”,然后再说那个“故”。

我这个人有个“怪毛病”,一般不接受个人或单位做报告的邀请,特别是商业运作的那种——有偿报告,倒不是我有多么富有、多么清高,而是缘于骨子里的两个想法:一是我觉得这种途径来的钱,颜色似乎不太顺眼,不能说是“黑”吧,起码有点“灰”;二是跟某些靠耍嘴皮子骗吃骗渴甚或骗财骗色、披着“专家”“学者”的光鲜外衣而实为教育掮客、教育奸商的人混迹在一起,我怕一不小心弄脏了夫人刚给我卖的新褂子。但也不是没有例外,可以说是唯一的例外,也可以说是两个例外,怎么讲呢?说是唯一的例外,就是只有区校外办请我给家长们做报告,我是无条件应承,因为这是纯公益性质的、不沾铜臭味的“绿色”报告,是积德行善的报告,这种报告我愿意做、必须做,不给钱也做,给钱反倒不做了;还有一个原因,我兼任着区家庭教育讲师团团长一职,做这种报告算是我份内之事。说是两个例外,就是区校外办每学年度都要请我给家长们做两场公益报告,一场是上学期开学伊始(一般在9月份)为新初一家长做的《家长如何帮助孩子尽快适应初中生活》,一场是下学期末(一般在4月份)为毕业年级家长做的《家长如何帮助孩子顺利渡过中考关》。这两个报告从2009年至2014年我已连续做了6年,无论多忙,都要做,可谓雷打不动。我抱着一个极朴素的愿望,就是我的言说哪怕能对一位家长有启发、有帮助,哪怕能对一位家长有一点点启发、一点点帮助,就算我没有白忙活。说到这,我还要为区校外办点赞!在这物欲横流、举世浮躁的年代,能够煞下心来举办这样的大型公益活动已经很少见了,并且场地越来越难租,租场费不断地涨,区校外办初衷不改、年年坚持,真难能也。

在往年积累的基础上,我又对讲稿做了多次修改,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区校外办的通知了。——通知是等来了,可等来的却是取消报告的通知。为什么这种公益活动连做了数年,突然一下子就做不成了呢?

区校外办主任向我道出了事情的原委:我区每个年级学生数都有67千之多,想找一个能容纳这么人且费用能够负担得起的会场实属不易,往年都是租用区内国有大企业的文化宫,费用相对要便宜很多,虽然难以满足所有家长听报告的愿望,但可以通过把名额分配给学校、再由学校选派家长代表凭票入场的办法来尽可能地使活动的效能最大化。即便这样今年也行不通了,因为区内可以租用的、能够租得起的最后一座文化宫日前也宣布关闭了,据说所在地域即将被成片开发成高档住宅、商服区。

这着实叫我唏嘘不已!

曾几何时,区内各大企业几乎都有文化宫,电机厂工人文化宫、汽轮机厂工人文化宫、量具厂工人文化宫、轴承厂工众人文化宫、绝缘厂工人文化宫、建筑工人文化宫……遍地都是文化宫,是人们假日休闲的好去处,每逢周末或陪同家人,或牵手恋人,或约上好友,只需花上几毛钱就能看上一场电影,文艺演出那是经常的事,时不时地还有舞会、话剧,最有名的当属“哈夏音乐会”了,让“美丽的太阳岛”更加灿烂夺目,让“天鹅项下的珍珠城”愈发地熠熠生辉!极大地丰富了职工、居民的文化生活,真正发挥着文化传播中心的作用。在我的印象中,学校从来没有为举行大型集会而找不到会场发过愁,这才叫真正的社会教育资源共享呢。所有这些美好的记忆,都随时光飘逝。有一天各大企业纷纷改制或倒闭,原属文化宫以剥离社会职能的名义被拆得拆、卖得卖,折腾来折腾去最后所剩无几,即便剩下来的虽然还挂着文化宫的牌子,但已经变了味,根本不是原先意义上的文化宫了。我经常做报告的这座文化宫,就经常被卖假药的一帮子江湖人士长期租用,好几次都是我在这边做报告,人家在那边卖假药。现在教育似乎不缺钱了,过惯了穷日子的校长们,一旦有了钱还真不知道怎么花好了,于是就乱花起来:如今拥有礼堂、体育馆、游泳馆的学校不在少数,但中看不中用,说实话也用不起,因为北方冬季室馆设施日常维护的费用很高,造成资源的浪费,谁去算这个账?

这最后的文化宫的沦陷,宣告了“文化宫”即将成为历史。这沦陷的何止是一种叫做“文化宫”的建筑呢?而是蕴藏在“文化宫”里失不再来的“文化”!我突发奇想:这些烙有特定历史时期鲜明文化符号的文化宫能否不拆除呢?留下一点供后人凭吊、观瞻的文化遗存,难道不好吗?不然,多少年过后,也许会有一个孩子偶然中看到一个叫做“贾书建”的古人写的这些文字,好奇地问:什么叫“文化宫”?他遍览《汉语大词典》恐怕也查不到了。


阅读(299) 评论 0 收藏

关注TA的 (10)

换一换

TA关注的 (65)

换一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