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骆建领中学教师,心理咨询师
蒲公英独立评论员

家庭监护缺位是少年犯罪的祸源

骆建领2016-03-17 11:29:24

12岁的小伟,本应读小学六年级,却是一个盗窃团伙的“带头大哥”。他带领一帮娃娃军,在南宁多处流窜作案,专盗无人看管的便利店、饮食店。小伟说自己盗窃已被抓三次,但都因年龄小被释放,这次他承诺悔改想读书,并坦言“对不起家人”。(3月16日南国早报》)

近年来,未成年犯罪的低龄化趋势越来越明显。尤其是14岁以下的少年犯罪愈发引起社会关注。据我国现行法律规定,因不满十六周岁不予刑事处罚的,责令其家长或监护人加以管教,不满14岁的未成年人犯罪不用负刑事责任。也即是说,十四岁以下的少年违法犯罪面临的可能只是批评警告。对未成年尤其是低龄少年违法犯罪来说,尽管学校、社会、司法等都负有一定责任,但家长及其监护人无疑才是最大的责任人。小伟坦言“对不起家人”但家长又何曾对得起孩子?因此,家庭监护的补位是防止和减少低龄少年违法犯罪的根本。

首先,家长或监护人必须负起应尽的监护责任。近年来,很多家长因外出务工或忙于挣钱,对未成年人的监护责任处于缺失状态。一方面表现为监护意识的缺失;另一方面体现为监护能力及行为的缺失。具体表现为“生而不养、养而不教、教而不听”。无论监护人出于无奈之举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都不能成为其监护意识和责任缺失的理由。古训有言:“养不教,父之过。”《父母规》也说“千教万教,莫过家教”,“身为父母,责任重大”,“生其身爱其心传其德教其礼养其志”。笔者想说的是,生而不养,养而不教则为失教、失道,道失则妄为父母也。身为父母,既然给予孩子生命,当尽最大努力给他们以健全的家庭来养育他们,如果只生不养则是对孩子最大的不负责。正如民政部副部长邹铭所言,对不依法履行监护责任,情节严重或造成严重后果的父母,必须依法追究其责任。追责只是后续惩罚手段,首要还需做父母的视自己为父母,尽父母应尽之责。

其次,家长或监护人应该学会家教和自教。低龄少年违法犯罪频发,一个重要因素是现行法律对低龄未成年的宽容。尽管法律对违法犯罪未成年人实行的是教育、感化、挽救方针,但法律“教育为主,治病救人”的原则并不是纵容。虽然法律在对低龄少年违法犯罪的规定及操作中存在一定漏洞和障碍,但对监护人来说,这种法律留下的空白或空间缺的正是监护人的监护责任,需要监护人来填补。我们说,法律的宽容是对孩子的爱,而不应成为低龄少年犯的“护身符”。对此,监护人必须明白,并彻底消除事无大碍乃至事不关己的心理。俗话说,问题家庭出问题少年。问题少年背后必然会有问题父母的存在。尤其对处在叛逆期和劣迹期前端的低龄少年来说,正需要家长的耐心教育。如果家长疏于监护,放任自流,难免孩子会走上违法犯罪之路。因此,作为家长不但要做好家庭教育,还应与时俱进,修完属于自己的家长教育课。只有对孩子监护有意识、有能力、有作为,才能做个有担当的合格家长。

12岁的小伟之所以能成为盗窃团伙的“带头大哥”且连续被抓三次一而再再而三违法犯罪,除法律宽容之外,家庭监护的缺失无疑是最终的祸源。因此,作为家长不仅不能误用法律的宽容,更应让宽容成为警示,让孩子监护“事事关己”。

阅读(178)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关注TA的 (0)

换一换

TA关注的 (1)

换一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