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陈松信福建省泉州
蒲公英特约评论员

陈松信:先谋“有意思”,再谋“有意义”

陈松信2016-10-02 15:12:53

没有思想意义,不能算作一篇好作文,考试也不能得高分,“要有思想意义”一直是学校和教师对学生作文的一项硬性要求。近年来,有不少老师提出了不同的主张,认为在小学阶段写有意思的作文比写有意义的作文更加重要,也更符合孩子的天性。笔者认为,“有意义”和“有意思”二者并非水火不容、具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但基于教育规律和学生的成长规律,小学生作文应当先追求“有意思”,随着学生习作水平的提高,然后再谋求“有意义”,进而达到“有意思”和“有意义”二者的和谐统一。

在小学生写作的起始阶段,倘若一味地以“要有思想意义”作为作文教学的脚手架对学生进行作文指导,并将其作为衡量一篇作文写得好与不好的标准,笔者认为这有悖常理。一方面,在小学的第一、二学段,学生因知识水平等原因较难深刻理解作文的“思想意义”,或者说学生能够理解作文的“思想意义”,但限于个人的语言素材的积累,以及文字表达能力等方面原因,在写作时很难达到所谓的“有思想意义”;另一方面,给作文框定了 “要有思想意义”这个硬性要求,无疑使得学生在写作时带着一种任务和功利色彩,在写作实践中背负绑架,形同戴着镣铐跳舞,自然而然对写作望而生畏,感觉写作索然无味,也可能使得写作不可避免地陷入一种套路或模式,出现假话、空话、套话连篇的不良现象。

或许正因为如此,学生在写作时说谎成疾,写作方面存在的问题异常严重。日前,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2人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90.6%的受访者觉得现在学生写作文时“撒谎”的情况多,其中,31.8%的受访者觉得非常多。受访者认为当下作文教育存在模式化(59.2%)、强调“中心思想”(52.6%)、鼓励背范文(49.6%)等问题。显而易见,作文的教学方法及评价方式直接影响着学生的写作能力和作文质量,学校和教师应直面当前学生写作中存在的问题。

其实,《语文课程标准》对写作教学提出了明确的意见,在小学阶段,其对第一学段学生的写作目标定位于“写话”,第二学段才要求开始“习作”。关于对学生写作的评价,《语文课程标准》也给出了指导性意见:要求在第一学段主要评价学生的写作兴趣,第二学段需鼓励学生大胆写作,第三学段则要求教师通过多种评价方式,促进学生具体明确、文从字顺地表达自己的见闻、体验和想法。旨在降低学生写作起始年段的难度,重在培养学生的写作兴趣和自信心。所以,把“要有思想意义”作为小学生作文的硬性要求,这一做法显然是不够科学合理,有违《语文课程标准》提出的要求,也有悖于教育教学规律。

因此,笔者认为,小学生作文应当首先追求“有意思”。兴趣是写作的第一要素,写作教学切莫强行拔高作文要求,导致在学生学习写作的起始阶段就扼杀了他们的写作兴趣。写作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应当立足学生身心发展的年龄特征,尊重教育教学规律,尊重孩子的天性,放手让他们写出自己感觉“有意思”的作文。并且教师在指导学生的写作实践中,鼓励学生运用自己平时积累的语言素材,特别是有新鲜感的词句大胆写作,在“文从字顺”上下好下足功夫,以切实提高学生的观察、思考、表达和创造的能力。

教育不能强塞,而应当是自然地融入。当学生乐于动笔、乐于表达,感觉写作“有意思”,能写出“有意思”的作文的时候,当随着学生的语言素材的积累,习作水平的提高,甚至达到了文从字顺境界的时候,此时再适时点拨,谋求作文的“思想意义”便不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更何况,写作教学不是孤立地存在着,而是与平时的口语交际教学和阅读教学一脉相承,与学生平时的课外阅读浑然一体,彼此间有着不可分割的内在联系,但随着阅读与写作的不断融合,学生作文的“要有思想意义”便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福建泉州,陈松信)

阅读(190)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关注TA的 (51)

换一换

TA关注的 (38)

换一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