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贾书建教师
蒲公英独立评论员

当今学校还有“体育”吗(蒲公英评论专稿)

贾书建2016-10-18 10:58:59

当今学校还有“体育”吗

午休时跟区体育教研员一同散步,他讲了当天上午去基层学校视导的见闻:如今体育老师似乎都不会上体育课了,内容单调,章法全无,学生根本达不到运动量要求,看堆儿、不出事成了体育老师课上的主要任务。这还是有人听课的状态,平时会是什么样,可想而知。他在市体育教研会上了解到,稍难、带点风险的动作如前滚翻等,在全市的体育课堂里几乎绝迹了。

正就读于某热门初中的外甥女成了我了解基层学校情况的“义务情报员”。她的学校学生特别多,单六年级就有15个班级、1000多名学生,教室里人挨人、人挤人,就像东北农家用笼屉蒸豆包,早晨坐到座位上就不要动地儿了,狭小的空间里弥漫着驱之不散的特殊“人味”,春秋还好一点,冬夏是最难熬的。课间10分钟休息,学校不允许学生随便出入教室,上厕所学生要按班级排队,其他人呆在座位上不准走动,否则被值周生发现要给班级扣分的。每名学生心里都明白,学校实行绩效考核,扣分就是扣班主任的工资。因此,课间班里要派出观察哨,专门看着值周生。每天不是有半个小时的“大课间”吗?是的,学生管大课间叫“放风”,全校上下午两班倒,八九年级上午到操场活动,六七年级下午到操场活动,为什么全体学生不一起到操场活动呢?操场太小装不下。一周能上一节体育课就算是好得了,我问:“你喜欢上体育课吗?”外甥女爽快地答道:“当然喜欢!”我又问:“体育课都上什么内容?”外甥女不假思索地答道:“男生疯跑喊叫,女生扎堆唠嗑。”弄得我一时无语。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日前我到一所名校开会,只见操场上矗立的篮球架没有一副是完好的,有的篮板缺了一大半,有的有板无筐。难道家长们脑袋削成尖挖门子、花大钱都要把孩子硬塞进来的名校就是这个样子吗?

能看见篮球架,这还算是好的。借工作之便我先后走访了多所学校,有小学,也有中学,操场上空空如也,什么体育器械都没有的学校不在少数。这还是学校吗?是的,是学校,而且这些学校不久前都顺利通过了据说非常“严格”的标准化验收。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学校体育弄成今天这个样子也决非几天、几月、几年之功,一定是个渐变渐衰的过程。我就讲讲自己的亲身经历:自1984年走上教师岗位至2010年调离学校共26年,我一直在中学工作。前10几年学校体育基本上是按部就班,国家课时计划及相关要求能够得到贯彻实施,体育器械应有尽有,体育课时开满开齐,体育活动有声有色。课间校园里到处能够见到学生们生龙活虎、奔跑嬉戏的身影,有玩单(双)杠、耍吊环、走平衡木的,有爬大绳、过天梯、荡秋千的,有打篮(排、乒乓)球、踢足球的,有跳绳、掷口袋、蹦格子、踢毽子的……丰富多彩,那才真像个学校样!学校本该这个样子。

有那么一个时期,感觉越来越不是那么回事了。我是1999年当的中学校长,此前区教育局明文规定小学生入初中的第一课先要接受为期一周的军训,这对增强学生的体质和组织纪律性,培养学生的吃苦耐劳精神都起到了重要作用。区里每年都统一组织规模盛大的阅兵式,还要评出标兵学校。我任校长以后,虽然区里的阅兵式不知出于何种考虑已经不搞了,但军训传统仍然被许多初中校保留下来,成为新生入学教育的必修课。

学生体质状况不只是计财报表中冰冷的数据,而是鲜活的、能看得见的,它是反映学校体育好坏的晴雨表。记得那年新生军训的第一天,在操场上站军姿,也就几分钟工夫,许多学生就吃不消了、倒下一大片,噼里啪啦就像下饺子,这此学生个个小脸腊黄,有的还呕吐不止,这在以前是从没有过的事情,小学体育由此可见一斑。随着军训的展开,情况是一天比一天好,到后几天学生晕倒现象便杜绝了,这说明只要真抓实做,学生体质的增强并非什么难事。举行校内阅兵式的那天,我们把新生家长都请来了,全体新生以班级为单位组成受阅方队,先后进行了分列式和军体拳表演,步伐整齐、动作有力、口号响亮、精神饱满,家长们报以阵阵雷鸣般掌声,纷纷滚下了激动的泪水,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娇生惯养的孩子。

军训的最后一项内容是徒步拉练。从学校到共建单位23军“老虎团”全程15华里,别说这些生长在大都市里的孩子了,就是成人,当今又有几个走过这么远的路程。那时孙云晓的报告文学《夏令营中的较量》发表没有几年,举国震动,引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教育大讨论。作万全考虑,学校专门准备了车辆在长龙般的行军队伍后面压阵,用以收容掉队的学生,还请来了医护人员携带急救设备、药品保驾护航。可15里路走下来,收容车没有收到一个新生,反倒收到了几个刚从师范院校毕业分配来的新老师,成了轰动全校的一大“新闻”。这又说明了什么?说明“夏令营中的较量”其结果本来可以不是那个样子的,是完全可以逆转的。

再后来,学校体育的境况愈发地惨不忍睹了。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学校浇了多年的滑冰场不能浇了,有着浓郁地方特色的冰上体育运动寿终正寝,着实令人痛心,要知道我校可是连续七年的 “百万青少年上冰雪活动”省级先进单位呀!足球被悄悄地清出了校园,学生私自带足球入校是要被责罚的,球是要被没收的,从此足球运动在众多中小学校里销声匿迹。说到足球,我还真吃过它的苦头,作为学校的法人代表因体育课上足球比赛一名学生意外受伤而平生第一次坐到了法院的被告席上,这在以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各种体育器械可谓校园特有的标志物,在许多学校里一夜之间蒸发掉了。于是竞技体育远离了学校,跑步、队列等“危险性”不大的项目成了体育课的主要内容;校园运动会也变了脸,竞技项目被所谓的“趣味游戏”取而代之;传统体育活动基本不搞了,有的地方教育局规定学校重大活动(如郊游等)必须事先报批,否则出了事自己兜着,但还有拿不到台面上的潜规则即“报上来也不批”,因为上级更怕担责任。

人们动辄把学校体育衰落的根源归咎于僵化的“应试教育”思想,这未免有点僵化。问题没有这么简单,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是中国社会现实的折射。但是改观学校体育是不能等的,决不能等到中国社会现实全面改观之后。从顶层上发的有关文件一个接一个,跟雪片似的,可又怎么样呢?我们没有必要悲观失望,问题远未把我们逼仄到绝望的境地。做为一名教育工作者,尤其是学校领导者,端正教育思想无论到何时都是重要的;但不能仅仅停留在口头上、纸面上,关键是要敢于担当,要有所为、为我们所能为。

谁不知道学校体育的重要性?谁不知道德、智、体等诸育的关系?孙云晓先生在《拯救男孩》一书中讲,1994年秋天他途经南京专程拜访了已84岁高龄的著名特级教师、小学教育家斯霞,老人家告诉他“三品”之说,即智育不好出次品,体育不好出废品,德育不好出危险品。但愿我们的学校不要成为“三品”的制造者。


阅读(324) 评论 0 收藏

关注TA的 (10)

换一换

TA关注的 (65)

换一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