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贾书建教师
蒲公英独立评论员

喜中藏忧的教师阅读(蒲公英评论专稿)

贾书建2016-11-28 09:18:35

喜中藏忧的教师阅读

拜读了凌宗伟校长的大作《阅读改善教育》(光明日报2016118日第15版),对他文中的观点我颇为认同。阅读何以改善教育?教师阅读的最大的受益者、首要的受益者,不是别人,正是教师自己。教师阅读的直接作用就是自我改善,而教师的任何改善就意味着教育的改善。教师通过阅读以实现自我改善,是达成阅读改善教育的终极目标的桥梁。如今倡导教师阅读俨然成了基础教育领域的新时尚,校长们每每谈起校本研修言必及教师阅读,这本是正事、好事,但在这种表面“兴旺”的背后,却藏着隐忧。

帕克·帕尔默著《教学勇气——漫步教师心灵》的中译本,已重印多次,其受中国教师的关注度可见一斑。许多地方把本书列入教师研修必读书单,我区教师进修学校旗下的“教师读书联盟”数次向区内教师推介、赠阅本书,在某些中小学校教师几乎是人手一册。借到基层学校工作视导之便我跟老师们聊天,许多老师都说读过这本书,好像若说没读过是很没有面子的事情。可只要稍加深入地聊上几句便发觉不是这么回事:不在少数的老师要么没有真读,要么没有读懂。

究其原因,一是时下教师的阅读存在着“追风”倾向。专家、学者的推荐,对教师阅读取向起了决定性作用。二是时下教师的阅读大多是强制性阅读。许多学校把阅读跟教师的绩效挂钩,教师自然就把阅读当成例行公事来看待,使得属于高雅精神层面、个性化极强的教师阅读变了味。三是时下教师研修用书,多为公费购买。一件东西若来得太容易,人们就不太珍惜了。有的教师拿到书后随手翻上几页,摘录几段文字备查,算是读了。四是时下教师的阅读,占很大比重的是碎片化的“心灵鸡汤”式阅读,难以通透持久。具体到读《教学勇气》,能从头到尾一气呵成者并不多见。这里面既有语言上的障碍,也有翻译上的问题,不少地方文字仍显艰涩。许多老师讲,有时硬着头皮读了几段、几页后,想回顾一下作者说了什么,可脑子就是不转弯。读不下去,索性就不读了。这是阅读译著时经常会遇到的困难。

看来阅读改善教育尚需要先从改善教师的阅读做起。一是完全有必要使教师阅读由表面的喧嚣回归宁静,非宁静无以致远吗;二是要摒弃教师阅读的功利化倾向,不提倡把教师阅读同绩效考核硬性挂钩;三是鼓励教师阅读的个性化、多样化,围绕专业阅读这根主线,滋养、润泽专业发展之根本;四是重视教师阅读的完整性、系统性、通透性,做为教师欲提升自身的专业化素养,非得耐得住寂寞,坐得住冷板凳,啃得下几本硬书不可。

教师阅读本是一件美好的事物,关键是要老实、真干,千万不要把它弄得庸俗不堪。

 


阅读(216) 评论 0 收藏

关注TA的 (10)

换一换

TA关注的 (65)

换一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