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骆建领中学教师,心理咨询师
蒲公英独立评论员

“复辟”晚托班究竟为谁减负

骆建领2017-02-16 09:18:45

曾经,出于“减负需要”,上海小学下午放学时间大大提前,由此诞生晚托班。后再因“减负需要等,晚托班陆续停办。现如今,再因“减负需要”市教委宣布,秋季学期,上海小学将全面开展每周一至周四放学后的“快乐30分”活动15:30~16:00),并重启晚托班项目(1600~1700),由学校为学生提供看护服务,并将“逐步覆盖到所有小学”。2月15日《中国青年报》

1955年教育部发布建国后第一个“减负令”来,国家及地方教育部门“减负令”可谓层出不穷。但现实是学生负担越减越重,校内负担减下去,校外负担加上来,就连家长负担也随之加重。也由此,上海晚托班将再迎“复辟”潮。然而,笔者不禁疑惑,晚托班复辟真的只是为孩子减负吗?

所谓减负,就是为减轻中小学生不合理、不必要、过重的课业和心理负担。从表面上看,要减轻学生负担,无外乎缩短上课时间、减少课程量及课余作业。但激烈的社会竞争不但要求减负不减质,而且需要学生更加突出和优秀。如果减负不能保证较高的教学质量,不能满足学生优势竞争的需要,校内减负很可能沦为殉葬者。事实证明,尤其是后者的存在,减负永远会因竞争需求让一部分人主动增负。而“快乐30分”和晚托班,就真能调匀众口、满足孩子需求,增强素质、“托”出质量,甚至实效强于社会培训机构吗?结果显然值得怀疑。

“发挥学校主渠道作用”目的难以支撑减负。如果说,由于提前放学,小学生被推给了收费高昂、鱼龙混杂的教育培训机构,学校有失监管职责,那么大可将上课时间适当延长,问题便迎刃而解。再说,调查显示,放学后“在家写作业或看电视”的学生占绝大多数,而参加社会培训辅导的比例并不大。当然,如果重启晚托班是出于便利教育主管部门的管理,或对学生放学后的辅导和看护管理,那么是否发挥学校主渠道作用,又跟“减负”有多大关系呢?即使说政府出钱,学校出力、出资源,一定程度上能替代社会辅导和托管机构职能,但同样是辅导和看护,只是变换了托管主体,学生负担很难因此而减轻。相反,越俎代庖、大包大揽并不符合社会分工和市场规律。

其实,对于复辟晚托班,呼声最高的是市内双职工。他们主要出于下班时间较晚,无力接管孩子,进而希望政府和学校包办。当然,充分利用教育免费资源、降低学生培训成本也是其考虑的重要因素。换句话说,重启晚托班更多是迎合双职工家长及不想照管孩子的监护人需要,并不是真正站在孩子角度考虑减负。此外,即使顾及了有需求的家长,学校教师的工作时间、报酬又该如何保障,同样值得深思。

无论是“快乐30分”还是晚托班,如果不能站在学生角度看问题,不能真正为学生减负,猛药再狠,终难治病。而动辄打着“减负需要”旗号的复辟,也只能再次沦为闹剧。

 


阅读(198)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关注TA的 (0)

换一换

TA关注的 (1)

换一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