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凌宗伟凌宗伟
蒲公英特约评论员

凌宗伟:有些伤害一旦发生,是无法疗救的

凌宗伟2017-05-10 19:33:15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58日消息,今年2月,26岁的台湾女作家林奕含在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中描述了一个13岁女主角房思琪被补习班老师性侵最终精神失常的故事。不幸的是作者于427日上吊自杀身亡,随之曝光的是小说女主角的故事原型就是林奕含本人。此后,林奕含的父母三次发出声明称,女儿多年前曾遭补习班老师诱奸造成身心创伤。除了女儿林奕含之外,还有三名受害人遭同一位老师性侵。事件轰动台湾社会,连日来各界在呼吁严惩涉案教师的同时,也在反思台湾补习班管理的乱象。    

这报道告诉人们的是,对一个人而言,有些孩提时遭遇的伤害所带来的阴影是是难以疗救、挥之不去的。身为家长和老师,在对身心尚未成熟的孩子的教育问题上,千万不可以只顾学业成绩而忽视与生命生长密切相关的,保护自身身体与心理不受伤害的问题。必须保持清醒的意识,更要在行动上对孩子采取相应的教育保护措施。

    也许林奕含选择这样的极端的方式结束恐惧与痛苦,是为了提醒人们台湾这样的事件仍然会继续发生,现在此刻,它也在继续发生……尽管她的死去,也引起了台湾社会尤其是台湾教育部门的反思性回应但事实上已经为时晚矣。

    如何防止类似的悲剧再次发生?台湾教育部门的做法是,建立补习班教职员工的资料查询平台,让各县市教育部门核查使用,加强补习班不适任教师的管理,只要是补习班新进的教职员工资料,都可通过,了解是否有性侵害、性骚扰的记录,让有前科者不能再在补教界立足除此之外,我想恐怕成人们更需要做的是对未成年人的生命保护意识与自我救助措施的教育与训练

    首先,成人必须通过类似的个案教育孩子,一个人一旦遭遇他人施予的某一伤害的话,其后续的伤害有可能是持续性的。为确保自身不遭受这样的伤害,必须学会自己保护自己。

    未成年学生对来自成人的性侵害行为之所以没有防范意识,当伤害发生时又较少进行反抗,除了其对成人的敬畏(尤其是那些具有老师身份的成人)外还因为自身力量弱小更重要的因素就是缺乏与特别是防止性侵犯有关的知识和技能。因此,无论是学校教育,还是家庭教育,都有责任在相应的时机,采取合适的方式对孩子进行与性,特别是防止他人性侵犯的知识与技能的教育。

    康德“人只能靠教育才能成为人”对幼儿的保育、训练是为防止出现伤害,因为幼儿不懂得怎样生活,他们不仅会因为自己的妄行伤害自己更会因为无知而被他人伤害为防止他们遭受来自他人的伤害,要及早让他们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关知识帮助他们了解各种身体主要器官的功能、性侵害的含义,让孩子明白身体是自己的,任何人不得随意触碰;要明白身体的“可触碰区域”和“不可触碰区域”,“不可触碰区域”,特别是隐私处,除父母为自己洗澡或医生检查身体等少数情形外,拒绝任何触摸;对他人让自己感到不舒服、不自在的身体接触,无论是谁,都拒绝;一旦他人触摸了自己甚至恐吓要“保守秘密”,一定要采取自救措施,如逃离、哭闹等,更要及时告诉父母与老师,以求从他们那里获得保护。

    其次,为人父母,在安排孩子的各类活动和选择各种课外培训机构时,必须加强考查和甑别,既要防止“引狼入室”,又要防止“送羊入虎口”。父母们必须认识到,为确保孩子生命生长历程中不至于埋下难以消弭的恐惧的种子,孩子学什么知识,学多学少恐怕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如何确保孩子在生命生长的关键期不至于遭受伤害,不至于因为某种伤害而产生挥之不去的恐惧,以及一旦伤害发生以后如何陪同他们摆脱伤害所带来的焦虑与恐惧。

    当然,保护童年,对儿童进行防止性侵害教育学校是关键教育部于2007年发布的《中小学公共安全教育指导纲要》2008年发布的《中小学健康教育指导纲要》都对学校开展对学生的性教育以及防止和应对性侵害的教育提出了明确的要求这些要求为中小学校进行性知识教育和预防性侵害教育提供了依据。学校教育是时候把性教育排进课程表了。学校有责任告诉未成年学生,任何个人对未成年人实施性侵害不仅严重损害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更是一种严重触犯法律行为当受到法律的严惩。教育学生,陌生人或熟人都有可能是性侵害的加害人绝不可以掉以轻心。一旦不幸遭受侵害,不仅要及时报告,更要及时接受相关诊治

    可以这么说,台湾的补习班管理的乱象大陆一样不可避免。因此,相关部门,如教育、工商、公安等权力机关,要切实加强对校外青少年培训机构的验收与督查,防止任何可能出现的伤害青少年学生身心的事件发生。一旦发现有违教育伦理与操守的迹象,就当毫不手软,严惩不贷。须知“教育儿童的责任,是要家庭的父母、学校的教师、以及社会人士共同来承担的。”

    须知,青少年时代,一旦因为某种未及防护而遭遇不测,即便是采取了相应的弥补措施,也有可能是无法挽回伤害所带来的后续影响的。就如林奕含55日台湾一家网站一段专访视频独白中所言我在写这个小说的时候,我会有一点看不起自己……我写的时候会有一点恨自己,有一种屈辱感。这样的屈辱与悔恨,会时不时地涌上心头,让人难以排解,最终以一种极端的方式逃离恐惧。真到这个时候,是谁也救不了的。


阅读(279)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关注TA的 (131)

换一换

TA关注的 (23)

换一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