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康鹤彪教育工作者
蒲公英独立评论员

如何才能实现教育公平之我见

康鹤彪2017-05-13 23:15:34

近些年,“入园难”“学区房”“城乡差距”“优质教育资源短缺”“留守儿童”“随迁子女”“乡村教师”等等一系列的问题都在挑战着“教育公平”,不仅是在校学生享受教育的机会不均等,甚至为人师者的教师,其生存环境也极为不均等。这些有失公平的问题,为社会所不满。作为一名普通教育工作者,想就这一现象谈谈自己的粗浅认识。

我认为问题的根源主要还是“自上而下”的评价体系问题,评价体系不改变,教育公平仍然是“将来时”。

首先,我们可以通过对“好学校”的评价来具体看“自上而下”的评价体系问题所在:

 

 

1.png

     通过图示我们知道,“自上而下”评价的所谓“好学校”是怎样形成的呢?首先,得有“好学生”(指学习成绩好的学生,其它方面未必好);其次,得有“好老师”(“好老师”称号的原因是教了“好学生”,师德方面、敬业方面、学业方面、能力方面等等未必就好);第三,“好学校”得有好的教学设施,即教学硬件,这在目前的学校一般差距不大,在一些地方,有些农村学校教学硬件不比城区差,可忽略不计。由此可知,只有所谓“好学生”“好老师”的支撑,才有“好学校”这个“红顶”的形成。

所谓的“薄弱学校”是怎样形成的呢?首先,没了所谓的“好学生”。因为这些所谓的“好学生”家长,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择校。留下的只是学习不好或者说不会学习的学生,由于我们仅仅关注他们的学习成绩,而忽视其它方面才能的挖掘、培养,所以,他们就逐渐成了不被人重视的“后进生”,即所谓的“差生”。其次,没了“好老师”,“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老师也择校了;因此,所谓薄弱学校的老师就人心浮动,无心工作,争相调离。即使没有调离,作为“春风不度玉门关”的此类学校,由于学生人数的骤减,教师出现了大量富余,通常都是年轻人在一线工作,中青年教师过早退居“二线”。

我们可以通过以下两个数据进一步说明:

A.城乡差别:农村教育问题仍然突出

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我国城镇人口所占比例26.23%;1995年l%人口抽样调查,该比例为28.85%;1997年10月,该比例为29.92%,农村人口约占70%。

随着九年义务教育的逐渐普及,农村教育有了很大的发展,但整体仍然落后,教育机会不均等的现象依然严重存在。城镇和农村之间适龄儿童的小学入学率、初中入学率、在校生的比重差距明显,见表一。

表一 普通中小学在校生数按城镇、农村的比例(%)

3.png

(资料来源:历年《中国教育年鉴》

   B.从2012-2016普通本专科、中等职业教育及普通高中招生人数看政府对教育公平的影响

   全年研究生教育招生66.7万人,在学研究生198.1万人,毕业生56.4万人。普通本专科招生748.6万人,在校生2695.8万人,毕业生704.2万人。中等职业教育[48]招生593.3万人,在校生1599.1万人,毕业生533.7万人。普通高中招生802.9万人,在校生2366.6万人,毕业生792.4万人。初中招生1487.2万人,在校生4329.4万人,毕业生1423.9万人。普通小学招生1752.5万人,在校生9913.0万人,毕业生1507.4万人。特殊教育招生9.2万人,在校生49.2万人,毕业生5.9万人。学前教育在园幼儿4413.9万人。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为93.4%,高中阶段毛入学率为87.5%。见图一。

图一 2012-2016普通本专科、中等职业教育及普通高中招生人数

2.png

(资料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2016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从图一可以看出,政府对教育公平的影响主要表现在政策方面,而教育评价对教育公平的影响主要体现在技术方面。我国一直以来的教育评价制度,在“分数面前人人平等”的标准下,公平和平等的分数背后,是残酷的竞争,使教育渐渐脱离了它的本质,弱化了教育的一些重要功能,进而严重影响了教育公平的发展。

首先,教育评价的价值取向忽视了教育主体的发展价值,体现为功利性、实用性和行政管理的色彩。学校为这样的评价不得不加班加点、分工到人,对照所谓各项指标,开始“搬砖”。即:逐项编造资料,逐一对照整理。然后,评估专家和领导坐在桌前,翻资料打分。这种教育评价,体现为鉴定功能,而忽视评价的改进、激励和发展功能。甚至出现了为得高分而弄虚作假的不良现象,造成很坏的影响,同时影响教育评价的信度和效度。

其次,教育评价的模式单一。目前,教育评价主要采用的是“指标—量化评价模式”,有些设计方案存在很大的随意性,忽视评价的有效性。通常在设计时把所有的信息简单化为一个数值,忽视评价信息与评价事实之间的偏差,分解指标与加权赋值不科学,导致评价结果不能反映评价结果的本质。教育评价是自上而下的单一评价,把行政中的强制性、命令性代入评价中,从而出现“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尴尬局面。我就曾有机会看到一套某次教育评价验收的材料,学校分工给某位老师整理的资料中,竟然在模仿其他学校资料时,由于匆忙,资料的抬头名称忘了换,应该是“某某中学”仍然用的“某某小学”,竟然“堂而皇之”得以通过。这种不能真正了解底层教育的评价,怎么能不让教育决策出现偏差。就拿“农村教师特殊津贴”来说,偏远、贫困地区的教师确实辛苦,他们享有此费用无可非议,且理所当然。然而,对相关富裕地区的教师,他们和他们城区教师的生活条件不分上下,由于城市化进程的推进,这些学校的生源明显减少。如我的一位同行朋友,今年才50岁不到,家和所谓“城区”教师住同一个小区。由于他所在的学校目前只有6个班,一个班不到20个学生,却有9名英语老师,所以,他作为“老教师”就退下了,负责学校报纸分发,每天1小时工作就完成了。而在所谓城区工作的一名教师,今年55岁,仍然在一线担任英语教学工作,班主任,备课组长,协助学校宣传工作等。早晨4:30准时起床,晚上11:00以后,才能上床睡觉,工作负担对比如此明显。更为可笑的是,那位同行朋友属“农村教师”,每月有“农村教师特殊津贴”,工资要比城区的老师多近500元。这就是,所谓“教育公平”政策惠及的“不平均”。差距的存在,自然而然造成了教育资源的浪费,形成了教育的不公平,造成了社会问题。

针对这一问题,我个人认为,同样需要“自上而下”真正改变观念,而不是“政策一阵风”,最后“假大空”。首先,在教育评价的指导思想上,注重可行性与科学性的统一,合理吸收国外先进的评价理论和经验。其次,注重评价的反馈、纠正、激励和强化等功能,理论联系实际,构建适合管理的教育评价模式。在教育评价的组织形式上,实行“官民结合”,而不是听“汇报”,看“材料”,应是真正到底层调研,真正的调研,就像我们中国教育学会特约观察员成立一样,成立一个“快捷通”团队,真正听到来自底层的声音。通过教育评价的公平,体现教育的公平。

在保证了接受教育机会公平的基础上,教育水平公平也是教育公平的保障。在当今社会依然存在很多教育水平不公平的现象,比如对于东部发达地区来说不论是师资、设施、培训机构,还是信息来源都优越于西部地区,对于处在偏远农村或西部的学生来说是极其不公平的;重点学校占有的教育资源远远比普通学校多很多,家长为了不让孩子输在所谓的“起跑线”上,变着法子将孩子送往重点学校。在政策方面,加大对国家教育资源分配、城乡分配、区域分配格局的调整力度,把教育资源公平地投放于社会,是贯彻落实教育水平公平的基础。要从硬件、软件等各方面促进区域内教育资源均衡配置,努力办好每一所学校。推进学校标准化建设,统一学校公用经费和生均教育经费标准,加大薄弱学校改造力度。

而在个人方面,我们应做到关注贫困地区的孩子,做到尽自己的能力帮助他们,支教、捐赠书籍等等都是我们能做的,辅助教育公平的方式。目前,我一直在做一个“送教进社区 名师伴成长”志愿者服务队活动,我们的微公益活动逐步在我区各大社区展开,以我带队的多名姜堰名师利用周末休息时间先后在中天社区、北街社区、叶舍小区等社区免费服务,吸引了社区内600多名学生、家长前来参与。该项公益活动覆盖姜堰所有社区,并逐步向农村延伸。

教育涉及千家万户,惠及子孙后代,教育公平是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公平正义的必要条件。相信在国家和我们的共同努力下,实现教育公平的目标一定能实现。


阅读(134)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关注TA的 (40)

换一换

TA关注的 (127)

换一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