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胡爱萍老师
蒲公英特约评论员

我们应该怎样给孩子讲英雄

胡爱萍2017-05-21 20:59:06


近日,“一封关于刘胡兰的家长来信及回复”在网上引起热议。家长来信“让刘胡兰离我的孩子远一点”,老师也给出了义正辞严的回复。然而,这个问题仍然有待我们进一步思考:英雄人物的出现离不开一定的时代,我们应该怎样给孩子讲述英雄?

敢于面对生死的英雄,岂止一个刘胡兰?黄继光、董存瑞,王二小……每一个英雄,都和一段残酷的历史有关,而每一段历史,都是我们这个国家从泥泞中爬出来的真实经历。

首先,每一位英雄人物的事迹,都不容忘记,更不容诋毁,这是我们认识这个问题的根基。因为,我们不能否认那段残酷的历史,也不能否定刘胡兰等英雄人物为国家为民族做出的牺牲。在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候,无数革命先烈为国家为民族大义,抛头颅洒热血。今天的幸福生活是革命先烈的鲜血换来的,这样的教育不应该被剔除出去。

当今,很多人的心灵被这个时代的香风软雨浸泡得失去了血色。声色犬马,歌舞升平,人们无法理解更不愿面对战争的血雨腥风。然而,不要忘了,战争从来不因人们的善良意愿而远离。据《联合国与国际关系百科全书》,从现今追溯历史,仅在5500年间就曾爆发过大小战争14513次,剩下来留给我们休养生息的和平年代不超过292年!这是多么骇人听闻的数据!即使今天,仍然有一些国家存在零星战争,有的国家面临着战争的可能。只能说,处于和平盛世的我们是多么幸运!居安思危历来是中国人的忧患意识,况且,让我们的孩子明白战争的残酷,让年轻人准备好面对战争和暴力带来的心理震荡,才能使我们的下一代真正地远离战争,懂得珍惜和平与幸福。

当然,我们也理解家长的心情。既然先辈的牺牲是为了今天孩子们的幸福,就希望孩子享受这幸福,内心多一些阳光,不希望参与政治斗争,更不愿看到牺牲。是的,作为父母,没有人愿意自己的孩子面对斗争。然而,“人类是政治性动物”(亚里士多德名言),每一个人不只属于家庭,也属于这个国家和社会。“母亲叫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争”,战争年代,一样有亲情,有道义,一旦时代选择,人人有责担当!

生逢盛世,幸莫大焉。今天的我们,崇尚个性,向往自由,不愿受任何思想的束缚。然而,让孩子了解英雄,尊敬英雄,缅怀先烈,仍然是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内容之一。

历史不容忘记,也不能回避,任何有效的教育都是要与现实社会相结合。我们不是要宣扬仇恨,更不是培养盲目的个人英雄主义。我们讲英雄故事,不是猎奇,不必渲染细节,而是让孩子了解历史,明辨事理。学习英雄人物,不是模仿他们的行为,而是学习他们身上那种可与日月同辉的人类精神。对历史避而不谈,可能会导致更严重的后果。君特·格拉斯的小说《蟹行》写一个少年对二战期间发生的“威廉·古斯特洛夫号事件”比较感兴趣,由于在学校被禁止谈论,他从祖母那里听到的版本是带有倾向性和偏见的,这倾向性直接影响了少年的判断,于是,他模仿二战前的暗杀行为,决定杀死一名他认为是犹太人的年轻人……

对历史人物和事件,相比于学生的自我“探究”,由学校主导进行的教育无疑是更为安全的。战争的残酷、历史的悲剧是客观存在,不容屏蔽。给孩子心灵安全的最好办法,不是避而不谈,而是引导谈论,让孩子真正了解,透彻理解。


阅读(133)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关注TA的 (24)

换一换

TA关注的 (1)

换一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