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凌宗伟凌宗伟
蒲公英特约评论员

凌宗伟:人为什么难以发现自己的欺瞒行为

凌宗伟2017-06-19 08:38:06

早起看到一篇关于如何辨别真假学者的文字,作者说:“在学者的方巾帽下,三教九流,官商学巫,品流甚杂,更有一些曲学阿世、欺世盗名之徒混迹其中。不仅百姓大众常被误导,就是士林中人也难辨真假。在当前行政主导的学术评价体系下,能成为教授、博导的,并非都是学者。反倒是在没有职称学衔的山野逸士中,还可见到一些真正的学问人。”

深以为然,不过回头一想,倒是觉得今天的生态下那些以民间自居的“学者”更具欺骗性……尤其是他们打着“为民请命”的旗帜时,这当中又以官员背景,“民间立场”自居者为甚,当然还有那些实质羡慕官僚体制,自己又适应不了,转而“民间”的。

关于这一点,还是乔纳森·海特的分析比较到位,他说:

“在真实人生中,我们并不是针对别人的行 为来做出反应,而是依据自己心中认为的来做出反应,而真实行为及个人认知两者间的落指差就要靠“印象管理”( impression management)的技巧来弥平了。如果生命是“你认为它是什么,它就是什么”,那么何不把时间精力拿来打理自已的外表,让别人相信自己是个有德行又值得信任的对手呢?”

“权谋大师马基雅维利( Nicclo machiavelli)在500年前写道:‘大部分人都非常满足于外表建构的假象,乐于把假象当成真实,事物的表象比事物的真相更具影响力。’”

马基雅维利策略的提出,就是看穿了人类不管真相如何的普遍问题,给热衷于声名的人们提出了竭尽全力,不惜工本,为自己博得可靠又谨慎的名声而乔装打扮的策略。习惯了乔装打扮“当我们向外看时,很容易就能发现骗子,但自我内省时,却难发现自己欺瞒的行为”。任何人的欺瞒一旦发生,必将竭力为维护。所谓一个谎言后面须有无数谎言支撑,说着,说着,就当真了……判性思维之难,就难在这里。因为我们都是从自我出发看待他者与自我的,他者习惯了欺瞒,我才是真的,既然如此,我何来欺瞒?扮着,扮着就成了学者,成了君子哦。

前些时候与某君谈及一些学者,总觉得那么令人失望。某君说,应该说他们当中不少人当年的毕业论文,尤其是博士论文还是可以的,只不过慢慢地因为某种缘故,没时间读书了,屁股决定脑袋了,也就慢慢背离了学术。这种背离,或许就是就是马基雅维利策略使然。


阅读(125)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关注TA的 (132)

换一换

TA关注的 (23)

换一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