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史万浩中学教师
蒲公英独立评论员

校园欺凌,廉价的认错道歉远远不够

史万浩2017-06-26 15:42:23

校园欺凌,廉价的认错道歉远远不够

那则曾刷爆微信圈的“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校园新闻刚刚淡出视野,近日一条“中学学生被逼吃粪便”的消息再次触痛人们脆弱的神经,引发我们对校园欺凌的深刻反思。

校园欺凌客观上国内外一直存在,但国内如近些年部分典型案例般严重,甚至个别恶劣到令人发指,因而倍受关注的,并不多见。由于校园欺凌破坏正常的教育秩序,严重影响受害者身心发展,社会影响极坏,不能只以廉价的认错道歉了事,必须及时实施有效干预,必须追责。哪些人该被追责,该为校园欺凌买单呢?

欺凌方学生应当担负违纪违规责任。学生群体中常有一些“好事不沾边,坏事少不了”的学生个体,他们往往自觉不自觉的成为不同于绝大多数学生的“极个别”,游离于三令五申的校纪班规之外,凌驾于其他学生基本的尊严之上,言行上常造成对其他学生的伤害。这种现象必须防微杜渐,及时处理,拖延不得,姑息不得。这类学生,当其行为构成对受害学生肉体或精神事实上的伤害,必须担负违背纪律、规范的责任,让他们受到必要的惩戒,为自己的不当言行买单,从小培养并强化他们对自己行为负责的责任担当意识,让他们不愿欺凌同学。

受欺凌的学生有以解决问题的积极态度主动化解同学间矛盾纠纷,避免事态扩大、矛盾激化或演变为成人间纠纷的责任,准确区分无意的玩笑、打闹和故意的欺凌、伤害,正确对待和处理同学间关系,更有及时向老师、家长汇报可疑情况——许多时候校园欺凌是当事学生可预见或预知的,积极主动防范欺凌,使自己免受伤害的义务。

现实中一些涉事学校为了息事宁人,往往对过错方有迁就,而对受害方则强调隐忍,在实践中表现为处理校园欺凌时对欺凌方学生的过错责任轻描淡写,只要求认错、道歉,而对被欺凌的学生则有意无意进行施压,要求其委曲求全,接受对方未必出自诚意的、廉价的道歉,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种看似完美但在客观上助长欺凌方、压制被欺凌方的错误做法,对欺凌方而言,容忍当下错误可能纵容未来犯罪,对被欺凌方而言,则可能留下无法磨灭的心理阴影。

欺凌方父母理应承担教育、监管不到位以及由此对他人造成伤害的道义、法律责任。校园欺凌的施害主体往往是不具备民事行为能力的未成年人,这成为不少“问题学生”之所以肆意妄为、无所顾忌的心理上的“保护伞”,事实上也成为个别家长借以推卸责任,包庇、纵容犯错孩子的堂而皇之的托词。这种现象必须果断杜绝,迁就不得。父母有教育、监护子女的责任和义务,当不具备民事行为能力的子女因言行不当对他人构成伤害,父母理应承担教育不当、监管不到位以及由此对他人造成伤害的道义责任,构成民事、刑事受害的,还应承担相应的民事、刑事责任,为子女的过失付出代价。这样可以从责任追究倒逼家长重视对子女的教育,强化其对子女言行的日常监管,同时也会对犯错孩子产生道义、纪律、法规的震慑作用,让他们不敢欺凌同学。

校园欺凌的被欺凌方孩子父母,应当担负孩子权益受到侵害时挺身而出,依法保护孩子同时正面引导、教育孩子的责任,但不能夸大或扭曲事实,试图通过一次事件证明点什么。要从学校的角度、孩子的角度看待和处理孩子间的交往和纠纷,避免孩子问题成人化、个别问题社会化。

学校应承担教育、管理和保护责任。尽管学校与学生之间并不存在监护与被监护的关系,但学校与学生之间是一种管理与被管理关系,学校的管理责任当然应包括对学生的人身安全与健康的照管义务。中小学生缺乏判断、行为能力,学校的照管义务一般从学生入校时起,至学生出校时止。对于住宿生,学校的照管义务相应延长,学生住宿学校期间,学校均应负责,如有校车接送,照管义务还应延长至在校车上的时间。校园欺凌中只要学校履行了作为管理者的义务,且本身工作并无过错,按照无过错原则不承担责任。但如果学校教育、管理、保护工作有疏漏,则需按照公平性原则与责任方共同承担直接损失,这有利于监督学校全面履行自己的教育、管理和保护责任。处理校园欺凌时,学校要明确坚持治病救人、惩前毖后的原则,以典型事例的处理帮助学生树立正确的是非观,强化他们崇尚道德、遵守法律的意识。

社会应承担正确的公众监督与舆论引导责任。孩子是个人小家庭的孩子,更是社会这个大家庭的孩子。孩子出了问题,我们每个人都应该首先反思欺凌方孩子的问题,反思自身教育、管理、监护的问题,并积极主动配合学校做好孩子思想教育、行为纠错和过失补救工作。不能一面刻意用“放大镜”寻找、放大受欺凌孩子可能的不足和学校工作可能的疏漏,给被欺凌孩子及其家庭,给社会良知造成二次伤害;一面刻意拿“缩小镜”遮蔽、掩饰自家孩子作为欺凌方的过失,逃避责任,逃避担当,带来对自家孩子暂时的庇护——这种看似保护孩子的短视行为,实质上是对他们更严重、更深层的伤害——这简直就是谋杀!这种明显利己主义的投机行为应该遭到全社会的谴责和唾弃,让它没有生存空间。媒体舆论应该站在社会公理、正义和良知的高度,有选择、有立场地进行有温度、有深度的导向引领,对当事人负责,对公众负责,对社会正义、良知负责。

当然,孩子作为校园欺凌的当事双方都是未成年人,缺乏对行为后果的准确判断和预知,都是事实受害者——孩子毕竟是孩子,无论学校、家庭还是社会,都应该加强对他们正面、积极的教育和引导,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而不能仅满足于一次事件的了结。

校园欺凌,廉价的认错道歉远远不够,学生、家庭、学校、社会各方均应认真反思,主动担责。

 


阅读(56)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关注TA的 (0)

换一换

TA关注的 (0)

换一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