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胡爱萍老师
蒲公英特约评论员

不是“家庭决定孩子教育的未来”,而是“家庭教育决定孩子的未来”

胡爱萍2017-06-29 22:23:37

2017北京高考文科第一名熊轩昂在接受采访时说:“高考是阶层性的考试,农村地区的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好学校,我是中产家庭孩子,生在北京,在北京这种大城市能享受到的教育资源,决定了我在学习时能走很多捷径,能看到现在很多状元都是家里厉害、又有能力的人,……

只要不是闭目塞听,不是固守成见,只要多看看身边的教育事例、周围的教育环境,那么,我们就必须承认这样一个事实:考试不仅是才智的比拼,也是家庭条件的比拼。这是中国当下教育一种基本现实。

美国教育哲学家内尔·诺丁斯在《批判性课程:学校应该教授哪些知识》一书中就坦率地说:“我不相信‘贫穷家庭的孩子能与富裕家庭的孩子学习一样好’”。这说法令人震惊。然而,不可否认的是,一些条件优越的家庭更有能力给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资源,也就是在拥有较好的物质条件后,在教育方面投入更多,更注重教育,也懂得教育无论是哪一种人才选拔方式,对这类考生都是有利的。如同优良的土壤上更易生出优良植株这种优势积累将会使优秀者更优秀。

纯粹因金钱堆积成的富裕家庭,以及具有贬义色彩的“富二代”形象,应该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了。取而代之的,应该是这样一代青年:他们既有较好的家庭背景,又有个人更高的精神追求;既出身优裕,又能够看到更为丰富的社会现象;既从父辈身上接受到丰厚的人生经验,又有鲜明的个性和情怀。他们不必有寒门贵子沉重的精神负担,也不再是被抱大的富二代。这样的青年,是我们这个社会需要的人才。

从我身边的学生来看,那些优秀家庭出身的学生,其学习成绩、兴趣爱好特长发展个人见解等等,显然在同龄人中出类拔萃。近几年涌现出的高考优秀生已不再是寒窗苦读“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精神贫乏者和目光狭隘者。自然,曾经有过考入名牌大学后却因无法适应大学生活而被劝退的事也不会再发生从这个意义上说,高考优秀的学生,是素质发展全面、精神发育健全的优秀高中毕业生。

这也可能导致另一种相对悲观的见解,即寒门再难出贵子”。然而,如果细细考察,会发现,“寒门”是一个需要重新定义的概念。无数事实告诉我们,能够出贵子的寒门,其精神也逃脱了寒门思维,他们更自信,更宽容,对文化的尊崇,对圣贤的向往,其视野远远超过同等条件的家庭,其精神追求甚至比一般富裕家庭还要高远。当欧阳修的母亲“画荻教子”时,他们的精神世界并不贫寒;当莫言的母亲忍着饥饿告诉孩子“不能随便哭泣”“无论多么艰难都要活下去”时,他们的内心是高贵而富有的……无论哪一个时代,寒门都能够出贵子,只是这“寒”,不再是寒门思维不再是传统的寒窗苦读和铁砚磨穿。教育是通向精神世界的阶梯,因此在教育问题上,永远不要忽视精神的力量。

诚然,优秀家庭才能培养出优秀的孩子这里的优秀,既包括物质条件相对丰裕,父母本身受教育程度较高又包括家庭教育的认识理解更深入对子女精神建设的影响更积极,甚至父母的性格爱好家庭的和睦程度等等都是家庭教育的有机组成部分,也是影响孩子成人成才的重要因素。寒门可能出贵子,豪门也可能出败家子,而最终起决定作用的,不仅是孩子的秉赋个性,更是整个家庭形成的亚文化氛围。

对于个体来说,与其纠结于家庭决定论,担心下一代的教育公平问题,不如给孩子创设更为和睦积极的家庭教育环境。而对于政府来说,唯其完善相关制度,创造更大公平,才能承担起维护社会安定、促进和谐发展的重要使命。


阅读(247)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关注TA的 (24)

换一换

TA关注的 (1)

换一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