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钟乐江教师
蒲公英特约评论员

【专稿】用带博士的方式带八九岁孩子的做法,不可盲目复制

钟乐江2017-07-14 11:01:53

据报道,上个月,38岁的重庆大学计算机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周庆给儿子和儿子的三个小伙伴办了一场为期5天的“培训”,从选题、查资料、实地调研、论文、PPT、思维导图等做起,模拟博士研究的日常,带着孩子们玩了一圈。孩子们最终的表现让人惊艳:思维导图能够把几十个逻辑关系理清楚,论文的词句之间有逻辑,格式上有摘要、正文、引文、鸣谢等,有板有眼。(7月13日重庆晨报)

看了这篇报道,相信很多人都会感到不可思议。不过,这种在一般人看来是一件“不务正业的事”,其结果却格外的惊艳喜人。虽然我们不敢肯定让这几个孩子继续“培训”下去,还会有这样的效果,周庆导师这种突发奇想的大胆尝试,却给了我们现代教育一些有益的启示。

“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 面对这著名的“钱学森之问”,我们的教育人一直在沉思:真是我们的学校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吗?周庆导师这种突发奇想的大胆尝试,不仅让我们眼前一亮。

科技发展既需要全面发展的综合性人才,也需要探索实践的创新型人才,更需要在某一学科领域有特殊专长的奇才、偏才和怪才。既然是特殊人才,自然就需要特别的培养方式。我们只有遵循“不拘一格降人才”的选才、育才路径,用“怪”(特殊)的培养和选拔方式,冲破世俗的眼光,摒除世人的非议,擦亮辩偏才、识怪才、培英才、选奇才之眼;只有改变普通的教育观念和培养模式,重视学生的特殊爱好和特别专长培养,才能既选拔、培养出考分高、综合素质和实践能力强的“全才”,又让那些有特殊才能的“偏才”、“怪才”和“奇才”脱颖而出,通过定向培养,特别培训,让他们在特殊领域做出特殊贡献。目前,在我国的最高学府——大学里,像郑州大学的“菁英班”、清华大学的“姚期智班”、上海交通大学的“钱学森班”、浙江大学的“丘成桐班”等,学校用专门的指导教师负责这些特殊学生的日常指导和专业科研,的确有利于让那些学子在“奇”“偏”“怪”等方面突飞猛进而成“才”。

不过,特殊人才毕竟不同于常人,由于他们的奇”“偏”“怪”,因而在人类只是少数。对于更多数的普通人来说,其成长发展还得遵循教育规律和人的成长规律。正如知名独立学者、资深教育专家林浩所说,周庆导师培养孩子的方式非常有创意,但家长不可盲目尝试。

家庭要切实转变观念,从单纯追求分数转向注重孩子品行和动手实践能力的培养。深入了解孩子的兴趣爱好、学习态度、思想状况、个性特点、认知态度、生活方式和生活经验等个体实际,然后确定是否需要报兴趣特长班进行特殊培养。

学校应本着“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为了一切孩子”的教育宗旨,坚持因材施教原则,坚持面向全体学生,以学生为主体,采用“启发式”,注重平等对话,通过“民主的、平等的教学,沟通的、合作的教学,互动的、交往的教学,创造的、生成的教学,以人为目的的教学”(刘庆昌先生语),真正涵盖学生的生活、生命、人性、价值等诸多层面,让每一个学生都能在原有学习起点上学有所得,学有提高,在原来的基础上得到培养和发展,成为具有健全人格和主动发展精神的人。

基础教育大众教育,现代教育是生本教育,重在培养学生的综合素质。我们要切实改变“惟分数是举”的旧观念,关注学生的综合素质和能力的培养,关注学生的特殊兴趣和特殊能力培养,要遵循“不拘一格降人才”的育才和选才方式,为祖国的发展培养出合格的建设人才。

周庆导师的突发奇想结果喜人,注重引导的教学方式也值得学习,但他用带博士的方式带八九岁孩子的大胆尝试不可复制知名独立学者、资深教育专家林浩的话讲,我们要遵循孩子的个体差异,充分考虑到孩子在该年龄段的心理诉求和情感诉求,切忌在孩子的智力培养和成长发展上揠苗助长。

阅读(71)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关注TA的 (5)

换一换

TA关注的 (0)

换一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