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马得清教师
蒲公英特约评论员

博导带着孩子玩“论文”的教育启示

马得清2017-07-14 14:45:57


本文为原创,作为特约作者,感谢蒲公英的培养,我会自觉遵守规则,本文只投蒲公英评论网。以后,也是如此,凡是投蒲公英的,不会他投。以后不再每次注明,请编辑和各位评论员监督。


博导带着孩子玩“论文”的教育启示

                        马得清

上个月,38岁的重庆大学计算机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周庆给儿子和儿子的三个小伙伴办了一场为期5天的“培训”,从选题、查资料、实地调研、论文、PPT、思维导图等做起,模拟博士研究的日常,带着孩子们玩了一圈。结果表明,孩子学东西的能力超乎想象,能够把几十个逻辑关系理清楚,写出像模像样的“论文”。2017-07-13 重庆晨报

有专家认为,周教授培养孩子的方式非常有创意,应该算得上很另类的“兴趣班”。就国内培训孩子的做法而言,这一说法比较中肯。同时,周教授培养孩子探究能力的教育创意,至少给了我以下启示。

其一,无论是学校教育还是家庭教育,都别忘了教育创意对于培养孩子的重要性,因为好的教育创意可以激发孩子更高的学习兴趣,使孩子学得更多。

兴趣孩子学习知识、探究未知事物的思维动力,也是孩子最好的老师。激发孩子学习兴趣的方式方法有无限多样性。一些乐于创新的教师反对照本宣科,善于变个花样教孩子,引导孩子乐学和善学,这是有道理的。

创意源于创新思维,就是在某一方面有了新想法或新点子,其特点是打破了常规思维。要把创意变成现实可操作的过程,还得辅之以有效的策划,即怎样做才能让创意成为事实。好的创意变成事实后,往往令人耳目一新,能吸引人们的眼球。教育创意也是如此。

从教育创意和实施创意的角度说,周教授突发奇想,把自己指导博士生学习的教学基本方式移植到几个八九岁小孩身上,让孩子体验到新鲜感,引起了孩子的学习兴趣,并获得良好的学习效果。

夸美纽斯在其《大教学论》一书里明确指出,教师要寻求并找出一种教学的方法,使教员因此可以少教,但是学生可以多学。周教授用教博士的方法教小孩子玩“论文”,本身并不离奇,这种学习方式,可能不适合其他孩子,但恰好就适合这几个孩子探究性学习的需要,结果也就自然让孩子们学到了在学校里学不到的学习方式,也学到了更多。

其二,教师和家长既需要认同常规教学的价值,也需要立足孩子的个性和潜能,理解教学方法的多样性和复杂性,支持针对孩子个性化学习的实验教学。

教育是培养人的活动。而如何培养人则是一个既古老又新鲜的话题,可以说常谈常新。一方面,我们要认同常规教学对大多数孩子学习的价值;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坚持因材施教原则,努力结合孩子的不同情况施教。

每一片树叶都不相同,每一个孩子也都不同。学校的常规教学是基础教学,是遵循一般教育教学规律的教学,目的是满足孩子的一般性学习需要。从道理上说,常规教育适合所有孩子。

但是,常规教学并不能满足有特殊潜能的孩子的学习和发展需要。有些孩子确实需要超越常规的教育,客观上需要有条件的学校打破常规,为他们提供激发潜能的更适合他们个性化发展的实验教学。

也就是说,我们的教师和家长,有必要立足孩子的个性和潜能这一前提,理解教学方法的多样性和复杂性,支持实验教学。

其三,很多家长可能并不真正地了解有些孩子的兴趣、爱好、接受能力和发展潜能,为了让孩子更好地发展,客观上需要突破常规教育思想,养成善于观察孩子和不断发现孩子的习惯。

我们常说,适合自己的孩子的教育才是最好的教育。那么,究竟什么样的教育才适合孩子呢?对此不能一概而论,而只能依靠观察孩子和发现孩子来确认。

比如,近年来,国际班盛行,很多家长也想让自己的孩子进国际班学习。事实告诉我们,并非所有的孩子都适合上国际班。比如,对英语不感兴趣、初中阶段学业基础不扎实、缺乏学习毅力、适应能力和独立学习能力弱、自我管理和综合能力低的孩子就不适合。

再比如,看见别人家的孩子上兴趣班,家长就自作主张,把自己的孩子也送进音乐、绘画、书法、武术、足球等之类的兴趣班。结果,有的孩子满心喜欢家长的选择,有的孩子则十分讨厌家长的选择,发出“妈妈为啥要逼着我学钢琴”的无奈抗议。

结合博导带孩子玩“论文”的消息看,家长们也没有必要心热,最需要做的就是观察孩子和发现孩子有没有这方面的兴趣。如果有,不妨创造条件让孩子学学;如果没有,千万别强求孩子。因为,最适合孩子的教育是能够与孩子的个性、兴趣和爱好等条件相匹配的教育。

其四,我们在强调基础教育常规教育价值的同时,也需要借鉴国外教育的多样性,有所创新地指导孩子玩“论文”,让孩子从小学到科学研究的一般方式和方法。

前文说过,就国内培训孩子的做法而言,周教授的做法确有创新内涵。但是,结合国外教育看,类似这样的创新早已有之。

比如美国的小学教育阶段,小孩子的探究性学习相当普遍。很多学校的小孩子除了练习写力所能及的研究报告外,老师还鼓励学生写新闻评论、故事、推理小说、诗歌、寓言故事和表达观点的文章。而我们在漫长的九年义务教育过程中,始终把记叙文当作学生作文的重点文体来教。

另外,美国教育还非常重视培养孩子的科学思维训练。有一所小学的一位五年级学生,在教师的指导下,写出了有关“水”的长达34页的图文并茂、生动有趣的“论文”。

一位在美国的中国家长说,美国教师确实会给小学生布置“小论文”,以期培养孩子对科学研究的兴趣。这位家长8岁的儿子,在美国上小学二年级时,就开始搞一个关于蓝鲸的“研究”了,通过查阅资料,写出了由三张活页组成的小论文。家长认为,孩子选择自己喜欢的课题进行研究,动脑思考并获取新的知识,激发了对科学“研究”的兴趣,思维变得开阔,为以后的探究学习打下很好的基础。

稍加对比就不难发现,我们的基础教育缺少的就是这样的适合孩子的科学研究习惯培养,过于注重课本知识的学习和做练习题,忽视了用科学研究方法引导孩子主动进行科学探究的教育,忽视了让孩子通过体验和积累掌握科学研究的一般方式和方法的教育。

总之,周教授教孩子玩“论文”可以给我们的家长、教师和学校带来多方面的教育教学启示。只要孩子感兴趣,让更多的孩子从小学学玩“论文”没有什么不可以。在新课程改革过程中,有的学校已经在做这方面的尝试,这无疑是一个培养孩子科学探究素养的很好的开始。(马得清)




阅读(70)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关注TA的 (55)

换一换

TA关注的 (51)

换一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