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邓文圣江苏海安大公教育中心校长
蒲公英特约评论员

(专稿)还试卷批阅的本质意义比追责更重要

邓文圣2017-07-15 21:03:14

还试卷批阅的本质意义比追责更重要

阜阳有的民办小学、初中将期末试卷外包给教育服务机构批改,而教育服务机构以一份试卷两毛多到五毛多不等的价格,招募大学生、高中生批改。有市民认为,老师自己不改试卷,反而外包给其他人批改,这种行为有违师德。而且,雇用高中生批改,改卷质量也难以保证。(7月13日凤凰网安徽)

对于中小学生期末试卷的批改,我们现在习以为常的是任课教师或年级教师推磨集中批量批阅。教师自己不改而外包的“创新”,的确是闻所未闻。

对此,普遍的反应都是难以接受。阜阳市教育局法宣科王科长表示,教育部门会追查这些试卷是从哪个学校流出的。“如果属实,我们会进行处理。”,家长担忧的是不能准确评价,有市民更是“拔高”地认为“有违师德”。不少教育人士也认为“是监管失控”“必须严厉追责”。

简单地说,对学生的期末试卷批阅有两层意义,一是得出一个考试分数,然后根据分数,对学生的学习大致情况和三好生等荣誉进行一个评价和评定,对任教老师的教学做一个量化的考核;二是阅卷的本质意义,通过试卷的批阅,定量定性定人地分析学生的知识掌握情况,进而查漏补缺。

然而现在的试卷批阅由于种种原因已经偏隅“分数”的“数”,基本丢失了重要的本质意义。

学校教育管理部门实际上只是围绕“出分”用力。学校试卷批阅常常为所谓“公平”所谓“减少矛盾”,向科技进军,小学生也用起了答题卡,阅卷人实现年级交换甚至科目交换,改题采用流水作业。虽然阅卷效率提高了,也避免了任课教师偷改本班学生试卷,通过约定“记号”故意放水等乱象,然而任课教师却因之不能全面把握班级考试卷面情况。

素质教育必须大力推进,而唯分数论、年级班级排名等被公认为是主要的阻滞因素。为此,有些地方干脆走起了极端,对期末考试等试卷批阅开始了“内部掌握”,试卷集中批阅统一保存不下发,阅卷后成绩不再全面公示,只是单独到班不到学生本人,以至于家长除非通过私人关系方可获悉孩子考了多少分。要想了解一下孩子的试卷情况,恨不得比调阅高考试卷都难。高考试卷现在申请调阅还有可能,中小学试卷调阅不但申请无门,还不知存于何处何人负责。

当然,也有不少家长学生把期末考试等同于“选拔”,也只关心一个分数,有了分数就可以想办法看看在班级的排名,孩子成绩好点的家长则多了一个在他人面前“长脸”的砝码。

另外,现在学校为了确立“同一起跑线”,对教师考核的方便,每学年对各个年级都重新实现电脑分班,过去那种教师跟班大循环小循环之说已经没有了,下一学年老师也不知道教哪个班哪些学生。人本身天生存在的“自私”观念,让老师们也不屑不愿去探究具体的考试情况了。

如此种种,试卷由教师自己批阅与交给第三方批阅已然没有了多少差别。大家所要的都只是一个“共同认知上”“共同标准上”出来的一个数字,由谁出都一样。如果当下还脱离实际,凭想象地将鞭子抽向学校,抽向教师还有意义吗?还公平吗?

可以这样说,与其追责试卷外包行为,不如想方设法还试卷批阅的本质意义。


阅读(67)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关注TA的 (16)

换一换

TA关注的 (4)

换一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