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龚天羽教师
蒲公英独立评论员

古典文化的种子,在今天开出怎样的花?

龚天羽2017-08-02 23:26:55

人民网报道,浙江泰顺县竹里乡有这么一座书院,以能背诵三十万字中西文化经典为基本招生条件。这里的学子能熟读背诵《学庸论语》《孟子》《诗经》等经典著作以及莎士比亚、柏拉图等外文经典。除此之外,学子们还兼学中华武术、古琴、毛笔书法等才艺。

这家书院的门槛相当之高,入学时得先背会三十万字,且以古文居多,外加莎翁那拗口生涩的剧本,柏拉图深奥的理论,成年人没有三五年时间怕也背不下来,更何况是有意注意时间更短、记忆技巧更少的儿童呢!儿童的大脑皮层细胞新陈代谢旺盛,好动爱玩是他们的天性,长时间的静坐背书势必压抑这种天性,甚至影响他们很多应该掌握的能力。低龄儿童的理解水平较低,很多内容纵使记住了,无法消化理解,不久就会忘记,更别提对于生活的指导作用了。从这个意义而言,儿童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背诵经典,收效不大,反而浪费了这段语言和动作模仿能力最强,适于开发交流与动手能力的黄金时间,这种学习方式显然违背了儿童发展的规律。

其次,经典的积累不应该单纯地以大部头死记硬背的形式输入,即使是古人也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从“三百千”“幼学琼林”慢慢过渡,就连孔圣人也是先打基础“十有五而至于学”,十五岁之前,他去考这家书院,恐怕也只得落榜。由此可见,这种筛选模式,忽视了儿童发展的不平衡性,也违背了读书学习的循序渐进原则。

第三,经典对于个人成长的意义不容忽视,他汇集了各个时代精英的智慧,包含了中华民族做人处事的法则,规范着我们的行为道德,其中很多内容都具有超越时代的意义,但仍有许多局限性,比如说“父为子纲,夫为妻纲”等明显的封建礼教残余,而《诗经》中纯洁美好的爱情,也不是小学生所能理解的。

1955 年以来(注1),我们一直都在呼唤减负,三十万的背诵量纵使披上了传统文化的外衣,依然面目狰狞,这是摧残还是教育,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这所书院本身的教育也令人担忧,同时,自学为主的学习方式对于脱离语言环境的古代典籍是否合适?武术、古琴、毛笔为主的教学为学生艺术素质的提升提供了可能性,但仅仅这种可能性,放弃了与现代生活链接的学习生活,真的值得么?这些都得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不知古典文化的种子,在今天开出怎样的花?

1:教育部1955 71日发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关于减轻中、小学学生过重负担的指示》


阅读(41)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关注TA的 (0)

换一换

TA关注的 (2)

换一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