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王营教研室副主任
蒲公英特约评论员

语文教材改版,古诗文怎么教?

王营2017-08-07 17:52:01

语文教材改版,古诗文怎么教?

王营

 

据报道,从2017年9月份开始,全国中小学语文教材将统一采用全新的“部编本”。此次教材改版,将换掉了约40%的课文,文言文比例大幅提升。小学6个年级,古诗/文总数增幅高达80%。初中3个年级,也占到了全部课文的51.7%。

 

既然大局已定,现在就不需要再来讨论语文教材古诗文数量该不该增加的问题,而是要讨论怎样教,如何教好的问题。笔者在进入教研机构工作以前,曾担任过多年中学语文教师,深感古诗文教学是一大难题,教多了学生厌烦,学得没有兴趣;教少了学生理解不了,等于囫囵吞枣。

不知道现在古诗文教学有了多大改进,那时候教师最常用的办法是“串讲法”,不管是成篇的文言文还是古诗词,教师害怕学生理解不了,从头至尾,逐字逐句地给学生讲解翻译。虽然这种方法能让学生在考试时得高分,但耗时费力,学生学得苦,教师教得累,且古诗文中所蕴含的丰富的思想感情,优美的语言表达以及深刻的文化意蕴,并没有在学生头脑中留下深刻印象,留下的只是一堆支离破碎的文言文知识。

如今,语文教材中增加了古诗文的比例,如果再采用这种“串讲法”,首先是时间不够用,每学期语文课时固定,不可能给古诗文教学大量的讲解时间。其次不符合课改自主、合作、探究的教学理念。串讲法的整个过程都是教师“独角戏”,学生被动地听,被动地记,既没有学习的主动性,也没有学习兴趣,更谈不上对优秀传统文化的认同。

有鉴于此,笔者认为古诗文教学应冲破“串讲法”的樊篱,充分发挥学生自主学习的能动性,在“读—思—用”上下功夫。

首先是多读。古人云“书读百遍,其义自见”,传统的串讲法教师害怕完不成教学任务,很少留给学生读书的时间,一篇文章学完了,大多数学生几乎不会读课文,更谈不上背诵。学习毕竟是学生自己的事情,没有对课文的反复朗读,学生就难以形成对文言文的语感,即使教师讲解了,学生也不一定真正懂。

由此,我认为每学习一遍古诗文,学生至少要经历“三读”:一是“初读”,了解作品的内容和要表达的思想感情,并且让学生利用工具书扫清语言文字障碍,初读要让学生达到熟练朗诵的程度。二是“理解读”,学生在初读时,对作品的主题思想、结构和表达方式会提出一些疑问,此时需要教师给予适当的点拨,帮助学生扫清思维上的障碍,等学生真正理解后,再让学生通读课文,此时学生会有一种“拨开云雾见太阳”的感觉,学习兴趣会大大增强。最后是“背诵”,背诵是积累,也是理解的升华,对于古诗词和篇幅较小文言文,都要让学生达到背诵的要求,篇幅较长的文言文,对于其中的精彩段落,也应当要求学生背诵。

其次是多思。“思”即理解,学生理解古诗文有两个途径:一是在读的基础上,自思自悟;二是在教师的指导下,被动理解,“串讲法”往往导致第二种类型的理解。在课程改革的背景下,应大力倡导学生“自思自悟”,尽量减少被动理解。教师不必再对每篇课文进行逐字逐句的讲解和翻译,可以先让学生对照课文自读自译,学生能自己读懂的,教师不必再讲解,可以用最少的时间讲一些疑难句式以及学生在自读时遇到的共性问题。这样做既可以培养学生自主学习的习惯,提高学生的思维品质,还可以节省课堂时间,让学生多读几遍课文。

引导学生“多思”,教师要转变观念,舍得放手,相信学生能思考,会思考,能独立解决问题。至于对文章内容的理解,语言的欣赏以及文化内涵的挖掘,也可让学生自思自悟,只有学生真正思考过有问题,真正理解的东西,才能学得好,记得牢,用得上。

再次是多用。学了就要用,学了不用等于白学。有一些语文工作者认为,古诗文的表达方式和所涉内容脱离现实生活,实用性不强,此言大谬。不论是古人,还是今人,面对大体相似的问题情境,大多会产生相同的想法,正所谓“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关键是想不想用,怎样用,谁能说《论语》中的一些为人处世的准则不适合现代人的生活?

引导学生“用”文言文的方法有两种:一是让学生在作文中使用,二是在日常谈话、讲演中使用。古代留传下来的丰富的成语典故、格言警句就不必说了,在作文和谈话经常使用这些句子,会让人感觉到作者丰富的文化修养。更为重要的是古人的情怀,古人为人处世的生活方式,都可以作为作文和谈话的论据拿来使用,如:在谈论爱国主题时,可以引用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在论述挫折教育时,可引用孟子的“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用这些材料做论据,一来可以显示作者的学识,二来可以增强语言的表现力。经常使用这些古诗文经典,文章的语言表达和格调意境会大大提升。


阅读(45)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关注TA的 (27)

换一换

TA关注的 (55)

换一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