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冯胜清教师
蒲公英独立评论员

追究高职校预收学费问题的板子不能只打在学校身上

冯胜清2017-08-21 15:57:45

813日,名为长沙头条的认证微博账号中爆出湖南工商职业技术学院(以下简称湖南工商职院”)要求高考统招生缴纳2000预录费,规定时间内不交钱的学生将拿不到录取通知书,不被录取,对于不想交预录费就读该校的学生,该校称在819日之后才能办理退档事宜,而819日则恰好是湖南省2017年普通高校招生高职专科征集志愿结束的时间。有媒体称,一些职业院校预收学费反映了学校的不自信,限制了学生的选择权,只会招致学生的鄙视。笔者以为,这些说法都不错,但是,职业院校的不自信根源就是来自社会的鄙视,预收学费责任不能都由学校来扛,追究其责任板子不能只打在学校身上。

有论者指出:高校违规向尚未去学校报到的大一新生收取预录费,背后的小九九不难发现,就是用这种类似收取定金的方式,绑架被录取的新生,确保大一新生报到率,避免被录取的新生不去学校报到,浪费招生名额。录取数量指标不仅影响到职院办学的规模和各种国家津贴,更会影响下年指标的增幅问题,这对一所靠生源数量来维持生存的学校来说是最致命的。近年来,类似事件并非独此一家,只是各家院校争取生源各有各的手段,有的是以政策补贴为由拉拢学生,有的是通过减免学费的方式给学生吃定心丸。

那么是什么原因逼高职院校违规的?或者说逼良为娼的?毋庸讳言,我国确实有一些高职院校因为眼睛向外要计划、要项目,而不是眼睛向内在提升内涵狠抓质量上下功夫,专业不能适应市场要求,毕业生就业率低、就业质量更不高,社会口碑差,带来了招生困难。但是,更为主要的原因是:虽说高职专科院校毕业生就业率高于本科生,但由于学历贬值、社会歧视等多种因素,高职专科院校尤其是民办高职专科院校招生越来越难,招生计划缺额相当大。不光填报高职专科院校志愿的高考考生数量在下滑,已经被高职专科院校录取的大一新生的报到率也偏低且逐年下滑,很多被高职专科院校录取的大一新生选择放弃录取机会,继续复读。统计显示,2016年,北京独立设置高职院校实际录取2.1万人,较2015年减少约0.4万人,下降了16.5%,招生录取率为82.8%,较2015年下降7个百分点;北京独立设置高职院校实际报到2.0万人,较2015年减少约0.4万人,下降了15.2%,招生报到率为93.5%。如果高等职业教育像普通高等教育一样受人们的追捧,高职院校会这样吗?在严峻的形势下,高职院校要生存不关门,必须保证有足够的学生,就只能在招生上花样百出,保证大一新生报到率和大一新生在校人数。

高职院校被歧视,不光招生遇到极大困难,经费上也遇到了不到位的情况。根据教育部2016年全国教育经费统计公报,全国高等教育经费总投入10110亿元,其中普通高职高专教育经费总投入为1828亿元,仅占18%。半壁江山的高等职业教育,没有半壁江山的财政投入。在高职生均公共财政教育经费支出上,仍有3个省份有所下降,其中,湖南省在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下降。特别需要注意的是,除了北京、西藏之外,29个省份公办高职院校年生均财政拨款水平低于9000元。“到2017年各地高职院校年生均财政拨款水平不低于1.2万元。”这是2014年财政部和教育部颁发文件的明确要求。然而,3年过去,2016年全国990所独立设置的公办高职院校低于这一标准的超过60%,还有133所低于6000元。“后示范”高职发展过程中,中央财政专项调控和引导高职教育改革发展的力度减弱,让高职院校成为政策“盲区”的趋势日益明显。高职生均财政拨款的不足,拨款水平差异很大,使高职发展受到严重制约。
   
还有论者说:随着职业教育在我国突飞猛进,人们对于职业教育的观念和认识正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各种民办、公办职院不断涌现,这既有国家政策的扶持,更有社会生产力对职院教育的呼吁。按理,一所具备招生资格的职院不应该走向没落,更不会落到靠以收取押金让学生承诺入学的地步。这实际上是对我国职业教育现实情况一知半解甚至根本不了解的局外人之语。

我国的职业教育真实情况是表面风光,其实很弱势,地方党委、政府并没有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所要求的真正把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更好支持和帮助职业教育发展,全社会更没有形成“崇尚一技之长、不唯学历凭能力”的良好氛围和劳动光荣、技能宝贵、创造伟大的时代风尚,依然把包括高职院校在内的职业学校看成是坏学生去的地方。许多媒体认为高分考生被进职业学校是明珠投暗,为之奔走呼号、鸣冤叫屈。
   
当然,高职院校以政策补贴为由拉拢学生,或者通过减免学费的方式给学生吃定心丸,或者过度扩大自主招生的计划,甚至湖南工商职院要求高考统招生缴纳2000预录费都是违规的,应该受到应有的处罚。也确实有个别的高职校不思好好办学,提升学生职业技能,却将心思花在如何扩大办校规模,争取更多政策扶持上。但是,我们不能光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来审判、来指责,不能作为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旁观者,把所有的责任都归咎于高职院校,一棍子打翻一船人,而应该理性地、仔细地分析其原因,为高职院校的健康发展给出药方。

当今高职院校的窘状,艰难的生存状态,当事方、评判方都必须明确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要改变这种状况,各方都应该戮力同心,撸起袖子加油干。作为高职院校本身必须思考如何好好办学,将精力放在培育学生职业技术能力上, 全面提高教育质量,提高学校的美誉度,争取更多政策扶持。作为党委、政府,必须真正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有关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批示精神,把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真正看作是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坚实人才保障的战略工程,加大职业教育投入,牢固树立科学人才观,改进人才评价考核方式,营造良好的舆论环境和社会氛围,让职业教育真正“香起来、亮起来、忙起来、强起来、活起来、特起来”。

 

阅读(84)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关注TA的 (2)

换一换

TA关注的 (0)

换一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