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王永新教师
蒲公英独立评论员

并不是学校无情

王永新2017-09-03 21:17:09

并不是学校无情

萤火虫:很多事情为自己想想也为别人想想。

流星语:自保的前提是曾经受到伤害。

   

【链接】央视新闻客户端92日消息,陕西某中学一初中生两年多前患白血病被迫休学,当时还受到了学校的爱心救助。现在他病愈想复学却被学校拒绝。该校表示,以该学生现在的健康状况,学校担不起这个责任。尽管小轩的父母一再表示,如果孩子将来出了问题也不会找学校,并且可以写保证书,但学校方面仍然拒绝其入学,建议家长将孩子送到公办学校就读。

我知道几乎所有的自媒体平台一边倒地谴责学校的行为。“并不是学校无情,请不要责怪学校,学校只是不得已做出无奈之举。”作为一个人民教师说出这种话来有失身份,也对孩子不公,受到社会的谴责也只能毫无抗争的接受。但是轻微学校想想,轻微教师想想,为什么要把一个无辜的孩子推给社会,推给家庭?

先听我将一个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2012年十一月的一天的下午,接到领导的通知要我参加几十公里以外的某乡镇的教研活动,中午午餐后匆匆安排好课务离开了学校,当活动结束乘车返回学校的时候,意外发生了,一个耳聋残疾的女孩用美工刀划伤了一个小男孩的脸,立刻120急救车送到了市人民医院救治。本来没有大碍,医生说最近几年可能有一些疤痕,时间久了,疤痕会褪去,对孩子今后的生活根本没有影响。

事情不是我们想象的哪样,小男孩的母亲带领着全家老小、亲戚朋友浩浩荡荡开进了学校,本来只有几百元的医疗费的小事,要求学校赔偿12万人民币,当得不到立马答复,开始了打砸抢全武行,严重影响了学校的正常秩序,我也一下子卷入漩涡中去了。

学校原本走法律途径,帮助家长请律师起诉学校,可是小男孩的家长根本不愿意走法律这条路,狮子大开口,要求赔偿越来越多,几天时间上涨到17万,更可恨的是新闻媒体的介入,学校处在风口浪尖上,经过多方谈判,最终学校不得不用仅有的7万多元的办公经费做了赔偿。其实半年以后,小男孩脸上的疤痕不仔细观察,已经看不出来了。

孩子在学校里,无论是小事还是大事,人们的心理第一反应:“孩子在学校了,责任全部是学校的,学校就得全包,而且要孩子的终身。”天文数字的赔款让学校焦头烂额,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谈判、打官司。社会的第一反应是同情“弱者”,认为学校是国家,国家是大爷,能要多少就是多少,国家就是一个冤大头。媒体的第一反应是收视率高了、点击率上升了,拼命始作俑,拉偏架报道,把学校当做“集中营”来看待,游行、上访、打杂抢所有的正当的不正当的行为搞得学校不得不满足所有的要求。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孩子在学校里磕磕碰碰在所难免,每一所学校都会碰到这样的家长,每一所学校也会有困难的孩子,但是学校为了自身的利益,不得不做出无情的选择,其实学校也是在自保,所以根本不是学校的无情,也不能责怪学校的无情。

就目前我们国家缺乏保护学校的一整套的法律援助系统,也缺乏保护特殊孩子的法律体系,在同情孩子的时候,也不能过分谴责学校,唯一的办法是在各自自保的范畴内保护好孩子健康成长。

 


阅读(77) 评论 1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罗敏
这确实是一种社会现象
2017年09月04日 回 复

关注TA的 (0)

换一换

TA关注的 (0)

换一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