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钱永华教师
蒲公英独立评论员

[蒲公英评论专稿]别让教育春天“东风无力百花残”

钱永华2017-09-06 13:04:52

别让教育春天“东风无力百花残”

教育到底是什么样子?可谓是众说纷纭,事实上,有时,教育变得软弱无力,到头来,真正受伤的依旧是广大学生和可怜的老师。在网络间,我们时不时听到有关教育方面的话题,十有八九都是师生之间鸡毛蒜皮的事儿,本来没什么,被别有用心的人肆意炒作,最终,教育主管部门为了息事宁人,只能以牺牲学校或者教师的利益来敷衍塞责。

教育不能再“东风无力百花残”了,如果从事教育之人没有独立的尊严,又怎么可能教育出有独立人格的社会主义现代化新人呢?教师与孩子的关系就是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试问,教师没有了云的光彩,又能指望其培养孩子云一般的自由自在呢?亲其师,信其道,如何做到?我认为,教师应该不跪着教书。不知从啥时候起,教师似乎被捆敷了手脚,如走钢丝一般,过着如履薄冰的生活。他们每天战战兢兢地起床,不知一天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儿。

有人把教师职业高危化,许多人却不以为然,满以为危言耸听,殊不知,只要真正在一线的教育者才能心有共鸣。一些专家大言不惭,说什么教育似乎是万能的,只要有爱一切都迎刃而解。如果爱能解决一切,社会何必设立法院、监狱呢?教育之无力,我认为关键在于没有法律的维护,整日里教育主管部门如唐僧和尚念紧箍咒,喋喋不休,看上去一条条红线冠冕堂皇,到头来,真正受伤的依旧是教育本身。

我想,教育者如果老是妥协,一味地迁就一些不愿意接受教育的孩子,可以肯定,最终影响的可能是学校整体孩子的利益。在地方教育主管部门的眼里,只要太平无事,一切都可以商量。只要有一点点惹是非的东西,往往会火冒三丈,完全忘记了,到底谁是谁非。教育的复杂性来源于家庭关系的多元化,许多家长把学校当作了寄托所,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孩子进了校门,自己就可以溜之大吉。殊不知,一个孩子的健康成长离不开家庭的和谐温馨与全力支持,如果家庭后院失火,孩子就会处于孤立无援之中,往往对社会就存在戒备心理。

作为学校的中层管理者,我和同事们随时都遇到一些特殊的孩子,他们天不怕地不怕,摆着一副不服管教的架子,一问三不知,犯了错误,还理直气壮。等到教师与之摆事实讲道理,还觉得为难自己,与其说是存在心理问题,不如说教育在其面前已经失去了意义。我们几乎每年都会多多少少找到少数特别的孩子,不是智力存在明显的偏差,就是性格特别怪癖,搞得接手的老师不知怎么办才好。

教育有时不是万能的,尤其是特别家庭,一个孩子对社会已经失去了信心与希望,你能指望其更好地接受教育吗?也许有人会举出世上少数教师感化孩子的例子,事实上,真正改变一个孩子的恰恰是社会与家庭共同力量的结果,如果仅仅是学校在发挥作用,恐怕只能是杯水车薪。偶然性不能代表必然性,只有真正意义上找到一条给不受教育孩子打开大门的路,才可以论证教育可以是万能的。实际上,没有谁可以打包票,不受教育的孩子只要到自己手上就可以妙手回春,药到病除。在美国电影《风雨哈佛路》中,有这样的场景,说珍妮的父母亲吸毒,孩子没有了监护人,在学校里又不怎么省心,等到辍学时,不是学校去劝说,而是社会专门机构去采取行动。教育想要充满着力量,我认为完善的制度有很大的关系。我们的教育之所以软弱无力,说到底就在于只有能不能干,没有不能干却干了之后到底有没有惩罚措施。

九年义务教育,人们似乎对未成年人束手无策,不知到底该从何处入手。如果我们因为九年义务教育的存在,忘记了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所存在的必要约束力。什么是立德树人,不能仅仅喊口号,而应该有相应的法律法规给予约束。如果我们的学生可以随意佩戴手枪,可以肯定,多少老师会死在枪口之下。为什么美国的公民拥有使用枪支的权力,每年真正用枪杀人的事儿并不多见,就在于人家有一套完整的制度来给予支撑。美国有些州的校警可以佩戴枪支,随时应对校园存在的种种不确定性因素。教师惩罚学生,不需要教师来执行,而是专门的机构来处理,只要犯了错误就应该接受惩罚,而不是听之任之。

教师的尊严从何处来,我想,在当下社会,只有从制度上给予力量,广大教师才能有尊严的活着。谁说学生不可以批评,到底什么是体罚与变相体罚,我认为,一切都需要法律制度来给予明确,而不是含糊其辞。时下,我们教育之所以软弱无力,关键就在于给予教师的权利实在太少了,成日里老是在世俗的压迫下活着。

有人说,教师是强势群体,学生才是随时处于弱势的边缘,事实上,师生之间没有明确的规章制度,再处于弱势的孩子都会大着胆子与教师对着干。我发现,在处理特殊孩子琐事之时,这些孩子都是玩世不恭,压根儿不把你说的话放在心上,东耳朵进,西耳朵出,如果心态不正,说不定会被逼疯的。教师想要在自己的岗位上有良心的活着,可以肯定,心态绝对要平和,遇到什么事儿都不能失去理智。回过头来,我们就会遗憾的安慰自己,教育从来都不是万能的。许多奇奇怪怪的孩子,一旦走进社会,没想到,如一滴水融进了大海,一切都销声匿迹了。

作为学校的中层管理者,我们在处理棘手之事时,心底惴惴不安,有时如断了线的风筝,随时都可能从天上掉下来。教师悬着一颗心,我们又何尝不是,等到一届学生走开,好不容易松一口气,殊不知,新的学生又在前面等着,难怪教育人十有八九都是操碎了心,早早地白了头。

美丽的教育春天里,东风来了,百花本来齐放,却早早掉在地上,实在令人不由感叹不已。(钱永华)


阅读(25)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关注TA的 (35)

换一换

TA关注的 (52)

换一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