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钱永华教师
蒲公英独立评论员

【蒲公英评论专稿】别让教师把教育教学工作带回家

钱永华2017-09-09 21:04:08

别让教师把教育教学工作带回家

——献给第三十三个教师节

有人说:“教师与其他领域工作的人不一样,有时工作与闲暇混淆,整个人浑浑噩噩,不知是不是在工作,还是在休闲。”我认为,教师从本质上来说,依旧是一种工作,完全可以做到工作就是工作,闲暇就是闲暇。

有人大胆提出了学生别把学习带回家的观点,我则觉得,教师也应该别把教学带回家,否则,学生在辛苦的同时,教师的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些变态的人士,他们恨不得教师一天二十五小时把全部身心放在教学上,只要有一点点松懈,就大动干戈,似乎天要塌下来一般。

老是有人羡慕与嫉妒教师有漫长的假期,利用各种平台来加以诋毁。有人以一名初中语文老师为例,算了一下总账,一周有至少两节早读课、一节午写、一节晚自修,还有五到六节正课,再加上集体备课、阅读课、研究课、布置并批阅·作业及测试等活动,更何况,许多人还当班主任,往往从早晨六点半到校,晚上将近九点才能回家,前到后大约有15个小时之多。

也就是说,一个普通的语文老师,花在教学上的时间常常是工厂工人两天,如此换算,一周五天,教师实际上干了十天的活,一周本来有七天,就是在无形中就多了三天,如果按照一学期二十周来测算,教师在无形中多了六十天。一学年下来,教师多干了将近一百二十天,寒暑假总共才九十天,再加上还有许多无厘头的培训,实际上,真正能休息的时间还是大打折扣的。如果说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已经超乎一般人的想象,更何况有些严重缺教师的学校,一个教师可能要教两个班的语文,还要当班主任,严格意义上花的时间和精力就更加多了。可以说,一所正常的学校,只要是一线教师,往往工作量都比工厂工人工作时间不知要长多少。难怪许多教师,一旦从岗位上赋闲下来,往往会瞬息衰老,看来,一个人的精力毕竟禁不起折腾,如果说,运动过度可以引起过早衰老,那么,教师过度用脑也会给晚年带来诸多不便。

曾经,有人把教师比作正在燃烧的蜡烛,照亮了别人,等到孩子们一个个长大,自己的脸上却过早刻上了皱纹。颤巍巍的活着,到头来,浑身上下都是病,才从岗位上不情愿的退下来。据不完全统计,许多教师是带着亚健康在工作,他们背负着无限的压力在工作,只要哪里有一点点纰漏,就会得到想不到的麻烦。现在的孩子,可能是家庭关系的复杂,带来的是性格的孤僻与难以理解。

过去,家长遇到老师,会大胆的把惩罚权主动交出来,说什么,老师,孩子不听话,尽可能地揍一下,没有什么关系。那时的学生从骨子里害怕教师,当然就不存在多少头上长角,浑身长刺的教育对象。如今不一样,特别的孩子比比皆是,如果你不能多点心眼,说不定就会陷入困境之中,毕竟,这是个自媒体时代,家长常常会睡不着怪床帮,往往会把责任推卸给老师。

家长把孩子送到学校,自己就可以轻轻松松的赚钱与休闲,而老师则不可以走出学校,就可以把孩子抛之脑后。不是经常有这样的现象,家长与孩子在家里闹矛盾,发生了悲剧,还嘴巴子一歪,把责任也顺便推给学校,留给老师,也不知从哪里来的歪理邪说。教师就像一只可怜的蜗牛,整日里背负着重担,一步一步向前爬。学习不好,教师担负罪过,回家不听话,教师似乎还要负起责任,孩子似乎没有了爹妈,教师仿佛一天二十五小时维护其成长,否则,就不是一名称职的教育者。

如果说,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我就在想,灵魂如果疲于奔命,太阳如果没有起落,整个世界就会失去了秩序,恐怕会变得天昏地暗起来。天道在于一张一弛,而不是如强弩之末,哪怕你是钢铁战士,都会变成病歪歪一个废人。不是有权威机构调查,发现,在当下教育大背景下,教师群体里亚健康者占大多数,如果范围缩小到一线教师,可以肯定,比例还要上升。

一线有良知的教师,他们不可能如工作里的工人那样,只要回到家,就会把工作丢到脑后。本来就披星戴月,回到家,还得思量,一天下来,到底孩子们学习怎么样,明天到底如何上课,孩子们才能学出效果来。学校为了提升教学质量,又会不由自主地组织学生不间断的测试,与其说是在考学生,不如说在给教师分三六九等。一般情况下,尽管有考考考,老师的法宝之说,但许多学校的考试权却不在教师那里,据说,一些学校,大规模组织考试,试卷是从别的地方搞过来,考试结束后,紧张的批阅,分数出来后,又是恐怖的数据公布,乃至于排名之小数点后面好几位数。

国兴而贵师,我想,就在于一个国家的强盛,需要从心底尊重广大教师,而不是在不知不觉中给教师更多的压力。教师如拉磨的驴子,一刻都没办法停下来,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我们的许多教师子女为什么拒绝从事父母的职业,说到底,就在于教师工作没日没夜,完全混淆了工作与休憩之间的关系。

如果我们的教师准时准点回家,让家成为灵魂休憩的港湾,不再为学校里的事儿而忧心忡忡,享受天伦之乐,自然能有效保证教师心态的平和与安宁。不要老是为教师情绪化工作多加指责,不妨问问社会,我们到底有没有给教师一个温馨的休憩场所,教师的工作与休憩假如能做到一张一弛谓之道,我相信,教育教学事故一定会少之又少,又何乐而不为呢?(钱永华)


阅读(40)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关注TA的 (35)

换一换

TA关注的 (52)

换一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