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石益平教师
蒲公英独立评论员

忘记了劳动就忘记人的根本 ​

石益平2017-09-10 03:14:15



据报道,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在近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社会劳动要纳入到课程体系当中去。教育部刚刚研究了中小学生综合实践课的指导纲要,指出劳动教育的实施要和综合实践课的开展紧密衔接,融为一体。据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做过的一项调查显示,只有半数少年儿童经常整理房间、打扫卫生,经常洗袜子的不足四成,经常洗碗、洗菜的有三成多,经常洗衣服的仅两成多。(97日广州日报)

 

201486日,教育部网站发布《义务教育学校管理标准(试行)》,全国1600所学校本月起严格执行92条规定。92条规定基本上来自过去40余部教育法律法规和政策文件,是已有文件的汇总。不过也增添了新的内容,首次明确提出学校要增加学生劳动和社会实践的机会,适当布置学生家务劳动,培养劳动观念,掌握初步劳动技能。同时,为学生在校园内参加劳动创造机会,采用“校园加农户”等方式积极组织学生参与卫生保洁、绿植养护、种植养殖等与学生年龄相适应的劳动。

 

201583日,教育部网站公布的一项文件指出,我国拟建立学生劳动评价制度,评价内容包括参加劳动次数、劳动态度、实际操作、劳动成果等方面,具体劳动情况和相关事实材料记入学生综合素质档案,并作为升学、评优的重要参考……拟用35年时间,统筹资源,构建模式,推动建立课程完善、资源丰富、模式多样、机制健全的劳动教育体系,形成普遍重视劳动教育的氛围。

 

三年的时间,劳动进校园的要求进一步得到了明确,实现了从建议要求到具体的制度性要求的转变,从原先比较笼统的要求转变为实际可操作的纲领性制度说明义务教育阶段劳动教育缺失令人堪忧,学生劳动评价制度的建立进一步明确了劳动将成为义务教育学校规定的校本课程之一,标志着劳动将成为评价学生的重要内容。

 

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是我国的教育方针,每一个经历过学校教育的人都知道劳动最光荣这句经典名句,我们的教育从来就不缺少培养学生劳动观念的教育,只是,劳动因为没有考核要求,应试教育更注重学科知识的学习,导致相当一段时间以来自己力所能及的事自己做的教育仅仅是停留在号召、提倡的教育层面,并没有给予学生做家务或者劳动的平台和机会,更没有监督管理机制,看得见且能够做的劳动仅仅是校园、班级的卫生保洁,即便是小学生大多都写过类似于第一次做家务的作文,而学生实际做没做家务存在很大水分。

 

在我们的学生时代家务以及力所能及的劳动是每个人的必修功课,放学回家烧火做饭、拾猪粪、割青草、放牛、放鹅样样得做,烈日下会被老师带着给生产队拾稻穗拾麦穗,岁数大了以后会帮助父母下责任田干活,培田、插秧除了力气活以外样样都得尝试的做,做完家务活还要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农村上的孩子都是这个样,不管是穷还是富,子女有几个,该你做的你就得去做,不仅没有人抱怨,反而觉得自己能够为父母分担而高兴。假期里还要组织给烈军属做好事,把每一次劳动都计入好人好事薄,写在纸上挂在墙上,每一个人都会为榜上有名而激动不已,每一次作文都是真实再现,真情实感。

 

进入九十年代一切都变了样,即使是农村的孩子也五谷不分了,尽管每天都在吃;孩子也不知道感恩了,尽管老师天天在讲;孩子的体质越来越差了,操场上集个队也会有人晕倒,尽管一个星期还有那么几节体育课还有阳光锻炼一小时。

 

学会做人、学会生活、学会学习是学校教育的三维目标,让学生参与简单的社会劳动,培养劳动观念,掌握初步的劳动技能即是学会生活的内容,既可以锻炼其体格,又可以锤炼其意志,通过劳其筋骨培养学生吃苦耐劳的精神,还可以让学生体会父母的艰辛,培养感恩情怀多么美好的事情!

 

只是,这样的一个很好的制度能不能得到很好的落实或者说如何才能有效的落实,还是一个很关键很尖锐的问题。要想很好的贯彻和落实学生劳动评价制度首先要研究和了解制约制度实施的因素有哪些。

 

   第一,越来越多的家庭已经失去了家务劳动的概念,这种情况城区尤为突出,城区的很多家庭家务活都请钟点工料理,自己都不干家务活,让孩子去干可能性不大,即便是在农村,孩子干家务事也是凤毛菱角,很多已经工作了的孩子的衣服还是妈妈在洗,一是家长溺爱和不放心孩子做;二是孩子做的不合自己的意;三是家长对孩子做家务的意识不够,还没有上升到培养孩子能力的层面,在这样的背景下为完成老师的做家务的要求,家长或可帮助孩子撒谎。

 

第二,学生从事家务劳动老师无法监管。老师布置学生家务作业,孩子在家做没做,老师没办法知道,仅凭学生汇报不能知道真相,让家长签字作假的可能性很大,更多的家长只在乎孩子的书面作业根本不去理会家务作业,甚至会有相当部分的家长会对老师布置家务作业提出质疑。

 

第三,学校没有学生的劳动基地。我们上学的时候学校没有围墙,校舍一般紧挨着田地,田地即是孩子们劳动的地方,学校按照班级分成若干份,“分包”给班级,老师会带领学生在自己的“领地”里种植一些时令蔬菜、瓜果,与孩子们一道品尝劳动的艰辛,分享劳动成果的快乐。现在的学校建设得越来越美,面积越来越大,设备越来越先进,只是,没有了学生劳动实践的基地。

 

第四,一年两次的社会实践活动实质是一日游。在我们小的时候也有踏青活动,我们一般会选择去附近的一座山,孩子们在山上认识植物、植被;在山坡上野炊;分成组比赛哪组最先跑到山顶。如今,这样的事情学校想都不敢想,现在的社会实践学生不是去实践而是很纯粹的玩,一到社会实践日孩子们总是大包小包的拎着家长事先购买好的食物,一路行一路吃,没有节约意识甚至没有环保意识,打着亲近自然的大旗把农村的孩子领进城市的园林是一件很荒诞的事情。

 

天津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关颖曾经做过一项调查,发现家长的劳动价值观和负面评价对孩子劳动意识有负面影响。调查表明有54.4%的长辈说过“你好好学习就行了,家里的事用不着你管”,41.4%的长辈说过“你不好好学习,将来就去扫马路(去种地)”,54.7%的长辈说过“去干你自己的事吧,别在我这儿添乱了”。对应的,有42.2%的少年儿童说“大人不让我做自己想做的家务事”,39.5%的孩子说“自理的事我愿意干,大人不让”。

 

劳动是伴随人一生的习惯,是一个人的基本素养,是学校教育贯穿始终的教育内容之一,只是,劳动教育与当下应试教育的割裂是当下教育背景造成的,如今用制度来保障义务教育阶段的劳动教育,以条款的形式来制衡,这本身就是一个无奈的举措。

 

对学生进行劳动评价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要把这本经念好,首先学校要开辟学生的实践基地,把学习和劳动有机的结合起来;其次宣传要到位全社会形成共识,尤其是获得家长的积极配合,这是问题的关键;再有就是要有效的整合、挖掘和利用社区资源,给学生社会实践创造机会和场所;然后教育部门、学校要建立切实可行的评价机制,提供学生展示家务能力和基本劳动技能的机会和平台,把学生的家务能力和基本劳动素养纳入学校综合考评机制。

 

忘记了劳动也就忘记了人的根本,因此,义务教育阶段加强学生劳动教育势在必行,这是素质教育的要求,也是人的发展的要求,更是人类文明进化的要求。

 


阅读(45)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关注TA的 (0)

换一换

TA关注的 (0)

换一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