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张一苇编辑
蒲公英独立评论员

【读书方法论③】相信“读书进化论”,读着读着我们就不一样了

张一苇2015-05-11 17:51:14

昨天逛豆瓣网,发现自己前段时间写的关于读书方法的文章被推荐到那里,下面有一串见仁见智的评论,好玩的是,支持、中立和反对意见各占三分之一。支持者赞誉有加,如遇知音;中立者认为,读书讲究方法,那是专业人员的事情,一般人随意就好;反对者认为,连读书都这样“算计”还有什么意思,写这篇文章的人一定是“书呆子”,有“博士病”。

看完评论,我觉得有三个问题要讲清楚:第一,读书讲究方法是不是“读傻了”?综合各方情况来看,喜欢读书的人,如果再讲究读书方法,受益会更多,这样的人遇到不认同的观点一般不会开口便骂,更不会愤然施以人身攻击;第二,是不是只有“专业人员”才需讲究读书方法?这个问题很难下结论,据我所知,即便“专业人员”也没多少人在意读书方法。这恰恰说明方法的重要性,因为人通常不会去干回报不明显的事情,即使是终年不摸书本、捧起书打瞌睡的人,绝大多数也认为书是好东西,只叹自己无法走入而已。第三,讲究读书方法是否就是“功利”和“算计”?如果不加界定,这两个词及其对应的行为未必就是“贬义”,在不会对他人造成损害的情况下,我们通过规划和安排自己以达成最大的成长目的,这样的“功利”和“算计”有什么不好。

据说,科学时代的知识分子都有自负、偏执、专断的特性,因为他们心中总有各种欲以施人的“正确”,而且计划性极强。我在哈耶克、波普尔等人的书中明白这个道理后,每次表达观点都会潜意识地提醒自己不要专断。但需说明的是,我并非要说服所有的人都讲究读书方法,任何人都无权指责、干预他人的阅读观和阅读行为。当我如此表达时,显然是置身于哈贝马斯所谓的“公共领域”,即所有公民自由表达、平等交流的语境下,也即“我不认同你的观点,但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不过,美国耶鲁法学院院长罗伯特·波斯特发现,人们通常把公共领域的言论自由原则和知识领域的学术自由原则混为一谈。他在《民主、专业知识与学术自由》一书中写道,言论自由在公共意见领域要求平等、宽容,内容和观点中立,而学术自由在知识领域却要求权威性、选择性和“歧视性”,因为这关乎“明智意见的形成”。

这么说下来,我肯定还是要被骂为“书呆子”。但如果大家都认可或坦然承认一个大多数人都认可的前提,我就能毫无违和地表达后面的观点。这个前提是,我们认为书籍是分层次或者说是有等级的,这是因为以之为载体的知识、观点、思想本就如此。从古至今,人们普遍尊重巫师、先知、学者、科学家、专业人士,是因为相信这些人具有优于大多数人的“明智意见”,从他们所言就会有明智的言行。

当我们认可这一点后,再去品味“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这句格言,就会发现其中包含了对知识等级原则的默认。也就是说,书籍是阶梯状组合的,人可以通过读书“拾级而上”——我谓之“读书进化论”。作为物种,人类已经进化为高级的生命形态;但作为个体的人,除了高级的生物形体,我们的认识与精神未必“高级”,必须有意识地通过诸种途径助其从低级向高级“进化”,读书即有效之途。

我被转到豆瓣网的那篇文章惹人不高兴的一个原因,是拿《读者》举例子。因为我确实发现,很多人20岁的时候在读《读者》,到了40岁的时候还是在读《读者》——很多人愤愤然:《读者》不是书吗?读《读书》就不是读书了?好吧,即便《读者》算书,算好书,那还有更多的、比它更好的书,不读岂不可惜?仅就杂志阅读而言,我的亲历是,20岁时喜欢读《读书》、《青年文摘》等,几年后转而对《书屋》、《文史知识》等感兴趣,后来读了几年《读书》、《南方人物周刊》等,我不敢说后面的杂志一定比前面的“高级”,但我在这条阅读之路上确实体会到了某种长进。

再接着说“读书进化论”吧。我认为,阅读能帮助我们实现三个层面的“进化”:即知识层面、思想层面(包括思维方式)和审美层面。

首先,读书可以帮助我们不断获得知识,构筑知识体系。从无知到有知,从零散知识到知识体系,是每个人知识增长的必然路径。考察知识的生产和传递过程,不难发现人们一直秉持筛选、分类、分层等原则,让知识尽可能是确定的、便于获取的。可以说,读书方法就是根据知识的性质和构成而采取的进入策略。不然,面对浩如烟海的书籍难免会望洋兴叹,下决心读,又经常会在书里“鬼打墙”——费了半天劲还在原地打转。

其次,读书是我们不断积累和提升思想、改进思维方式的过程。我的一大读书心得是,很多困扰我们的问题别人都思考、表达过,甚至已经想的很透彻,说的很明白,所以会著书立说。我们与其徒然去想,不如通过阅读寻找精神向导,从别人的思想里获得指引和启示。这个过程中,你还会发现很多人的观点其实在“打架”,这恰恰又在提醒我们:任何观点表达都是基于某种视角的,视角的背后是社会情境。这么一路发现,我们不仅越来越明白,而且渐渐走向开阔和包容——精深的思想和优良的思维品质就是这么来的。

最后,其实也是近乎终极的读书收益,是我们的审美能力和水平会在“上台阶”式的阅读中不断提升。前不久,网上流传一篇题为《就时下而言,国人的审美大体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水平 》的图文报道,直指当前国人审美水准不高导致的种种问题。瞅瞅市政景观、家居装修、衣着服饰、休闲方式和言行举止,庸俗低俗烂俗随处可见。在教育方面,像高考誓师、组织学生在操场给父母洗脚、满校园贴标语喊口号这种事情也层出不穷,组织者还乐此不疲、振振有词。据我观察,喜欢读书且读到一定层次的校长,决不会干组织中高考誓师大会这种事情,在管理上也不会以“苦学”、“苦干”为美;同样状态的教师,决不会醉心于“师长权威”、“题海战术”。不信,你看看身边!

当然,认可“读书进化论”是一回事,在实践中能找到“进化”的起点和路径又是另外一回事,而且后者似乎更为重要。接下来的文章,我将不再“务虚”,而转入探讨更具体的读书操作问题。

 2015年4月9日

 

阅读(7831) 评论 1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张学炬
看来张编读得书很多,能不能写上几篇书评,让我等很少读过哲学书的人,间接了解一些哲学的知识呢?期待着有书评的出现!
2015年05月12日 回 复

关注TA的 (48)

换一换

TA关注的 (14)

换一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