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第197期

校园欺凌,如何说NO?

12月9日深夜,一篇《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我要陪他向校园霸凌说NO!》在朋友圈疯传,文中一位母亲叙述自己的孩子在校内遭到厕所垃圾桶扣头后引起急性应激反应,与学校交涉时不料遭到校方冷漠对待。之后媒体跟进报道,校方表态希望此事回归校园解决,引来网友不满。13日上午,校方正式通报事件处理进展,称此事件不足以构成校园“欺凌”或“暴力”。该事件引发舆论对校园欺凌的热议。

有人认为目前社会各界对校园欺凌缺乏权威界定和普遍共识——

目前社会各界对校园欺凌的认知存在争议

随着北京中关村二小事件深入,争论的焦点落在了究竟什么是欺凌?什么是霸凌?如何划分孩子之间正常的打闹、玩笑、恶作剧与校园欺凌的界限?生理和心理受到怎样的伤害才算被欺凌?程度又怎么划分?面对这些问题,不仅公众争论不休,连专家也针锋相对,各执一词。无界限、无规则,又如何判是非?正是因为缺乏权威界定和普遍共识,深陷漩涡的中关村二小,无论如何回应,都会遭致一片骂声。分不清界限在哪里,自然更不知道如何处理。(樊新征《面对校园欺凌 我们有太多无知》央广网)

http://news.ifeng.com/a/20161214/50414275_0.shtml

校园欺凌不是学校关起门来可以自己处理的事情,而是严肃的社会公共事件

校园欺凌不是学校关起门来可以自己处理的事情,而是严肃的社会公共事件,更是法治社会必须直面的一个问题。需要对其频发的原因进行深刻反思,并采取有效措施减少事件的发生。这也是重建校园文明规则和秩序的必要。首先要通过立法的形式明确校园欺凌的行为边界,将校方和有关单位的救护责任法律化。要建立明确、有效的问责体系,防范因约束无力导致暴力频繁再现;其次需要社会共同关注,形成强大的“反校园欺凌”氛围,从社会认知上影响孩子的行为;再次,学校要加强法治和德育教育,可以考虑将此配置于学校评估考核体系中,从而激励学校主动作为。(张凤云《校园欺凌,不是学校关起门可以处理的事》农民日报)

http://finance.huanqiu.com/roll/2016-12/9807087.html

对于如何防止校园欺凌,人们提出了不同的应对策略——

治理校园欺凌应最大限度地减轻对孩子的伤害

对于此类事件,受害人应当在明辨事实后,以包容的心态化解之,原谅他人,这不仅是对他人的包容,更是最大限度地减轻对自己的伤害。反之,如果盯住此事不放,非得论出个高低、是非曲直,那么即便是打赢了“官司”,也是得不偿失。因为,那不仅是与犯错的同学从此势不两立,也让其他同学对自己避而远之,一般不敢再“招惹”和亲近自己,这样就僵化了同学关系,孤立了自己。另一方面,施实欺凌者也是孩子,不要说不是“蓄意或恶意”,就算是,也要施暴孩子的隐私,尽可能地不给孩子的成长造成消极影响。受到伤害的学生的家长就是有理,也不能得理不饶人,他人的孩子也还要成长,应该将心比心,寻找一种妥善的处理方法。(李玉柱《孩子的成长比“谁占理”更重要》蒲公英评论网)

http://pgy.voice.edu.cn/index.php/default/index/show/34597

治理校园欺凌,学校要有一定的惩戒权

要从根本上治理校园欺凌,通过宣传教育的方式远远不够,必须给予学校一定的惩戒权,通过法律的手段,严厉治理校园违法行为。校园欺凌事件的违法性质不言自明,并不能因为责任主体是未成年人而网开一面,法律的宽容实质上是对犯错学生的纵容,不仅给学校管理带来一定的难度,而且会将犯错学生引入歧途,以至于积少成多,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在实施依法治国,推进依法治教的过程中,学校教育需要强硬的法律制度予以保障。教育权、惩罚权应当是法律赋予教育者的基本权利,而对校园欺凌治理工作,更需要系统而严格的法律制度予以约束,如此,才能真正让治理工作强硬起来。(梁好《治理校园欺凌,学校要有一定的惩戒权》蒲公英评论网)

http://pgy.voice.edu.cn/index.php/default/index/show/34531

遏制校园欺凌,需要道德和法律教育

校园暴力频发,不仅伤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也冲击社会道德底线。教育部门要会同相关方面多措并举,特别是要完善法律法规、加强对学生的法制教育,坚决遏制漠视人的尊严与生命的行为。中关村二小事件提醒我们,道德和法律教育的重要性丝毫不逊于知识的传授。往近了说,它关系到家庭和谐邻里和睦,关系到我们是否拥有健康心理和美好的生活;往远了说,则关系到我们要把国家的未来托付到什么样的人手中。既然这样,今天面对孩子的失范行为,我们为何不把道德和法治教育抓得实一些呢?(孙闻、李舒《遏制校园欺凌,须德法两教并重》新华社)

http://news.163.com/16/1213/18/C86GT6LK000187V5.html

治理校园欺凌,需要依法治教,尤其是明确法律在学校管理中的作用

建立健全对校园欺凌行为的惩戒机制极为重要,这也是防治校园欺凌的基础性工作。没有健全的处罚、惩戒机制,就无法给学生最基本的法规教育。当学校把欺凌视为“恶作剧”时,学生便会真以为仅仅是恶作剧。当被欺凌学生的合法权利无法得到维护时,家长就可能采取以暴制暴的方式,让自己的孩子“打回去”。归根结底,治理校园欺凌,需要依法治教,尤其是明确法律在学校管理中的作用,教育管理部门、社会、司法机关也要明确各自的责任,并坚持做到不越权、不缺位。针对不同的欺凌行为,只有综合发挥教育、行政和司法的作用,方能让办学者、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权利都得到有效保护。(熊丙奇《依法治教 防治校园欺凌》光明日报)

http://news.cnr.cn/comment/latest/20161213/t20161213_523333692.shtml

此外,也有人认为,中关村二小事件反映出学校的舆情应对能力不足——

中关村二小缺乏舆情防范意识

一桩来龙去脉都十分清晰的事件,究竟是坦诚公布澄清事实还是遮遮掩掩、任由猜想满天飞更能保护孩子呢?越早发布真相就越能有效平息事端,精心选择什么时机其实完全是在做无用功。拖泥带水的迟来“真相”、发布内容的字斟句酌,不仅难以体现诚意,而且“挤牙膏”式补救措施,更让公众“玩”得十分起劲。贻误先机已然不该,岂能一错再错?其实,舆情应对之道并不复杂。一言以蔽之,那就是真诚。无条件地及时开诚布公,才是最好的解决之道。(胡欣红《真相不能总是落后于舆情》蒲公英评论网)

http://pgy.voice.edu.cn/index.php/default/index/show/34608

中关村二小在处理这件事上低估了舆论的力量,但学校需要舆论监督,也需要一点舆论宽容

中关村二小在处理这件事上,显然低估了新媒体环境下舆论的汹涌力量,缺乏化解这种力量的能力使学校在处置上陷入了被动境地。紧随其后的过大压力,尤其是先入为主的道德批评,不管对双方孩子的家长,还是对学校,都会成为严苛舆论环境的一部分,这其实不利于更好地处理问题。我们需要舆论监督,但也需要一点舆论宽容。对学校来说,过于严苛的舆论环境,面对难以消化的环境压力,学校内部的教育教学管理出现某种变形,甚至最终导致教育进取意愿的衰减——而这可能是最坏的结果。媒体的关注是为了给孩子创造更好的成长环境,把问题处理好,社会舆论也需要对学校多一点宽容留一点白,存一份静观的耐心。(钟焦平《要舆论监督也要舆论宽容》中国教育新闻网)

http://paper.jyb.cn/zgjyb/html/2016-12/15/content_468504.htm?div=-1

结 语

对北京中关村二小事件的争论,让人们看到对校园欺凌的权威界定已迫在眉睫。此外,该如何防止校园欺凌的发生,以及校园欺凌发生后,学校和家长该选择如何应对,也是社会各界需要深思的问题。但无论已发生事件是否为校园欺凌,学校和家长都应该站到孩子的角度考虑问题,把对孩子的伤害降到最低,让被欺凌的孩子早日走出心理阴影,让施凌孩子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同时,学校应提升自己的舆情应对能力,妥善及时处理突发事件,进一步加强对学生的管理,尽量降低校园欺凌发生的概率。

(中国教育报刊社蒲公英评论出品,编辑常魏魏制作)

阅读(1047) 评论 4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小种子
对于校园暴力,无论是学校还是社会采取各种制止校园暴力事情发生的措施都不一定是解决此类事件的根本方法。就我个人而言,这与孩子本身对这件事情的认识不够深刻,或者说根本就不懂得如何去面对这件事情。所以对学生得思想教育及对他们得行为规范进行有力地疏导。无论是家庭还是学校,都应该给学生们营造一个和谐地环境,以此来杜绝此类事情地发生。
2017年01月11日 回 复
顾红松
校园暴力不是暴力的特例,它是是社会暴力的一面镜子,现在社会就充满了戾气。打开电视,只要是与法制栏目,十之八九是暴力流血事件。所以根治校园暴力还得从社会、从家长、从社区做起,要从基础抓起,让社区温馨,让家长学会谦让,让社会逐步和谐,才是治本之道。抓学校领导班子建设、班主任建设、学生思想教育工作只能是辅助措施,否则我们即使校园很“和谐”,学生一走进社区、一回归家庭,戾气就回升,我们的校园和谐就是虚假的、暂时的,是收效甚微的。
2017年01月04日 回 复
吴元璋
校园欺凌事件的水很深,不单是学校的事情,更是严肃的社会深层事件,目前社会各界对校园欺凌的认知存在争议。
2016年12月26日 回 复
刘瑞军
治理校园暴力不得不考虑的四个问题 校园暴力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古今中外都有发生。我国当下要着力于以下几个方面。1.加强以班主任为核心的德育队伍教育。课堂和学校是教育主阵地,班主任又是德育工作的主力军;但是班主任对校园暴力的认识不够,甚至对校园暴视而不见,即使有一些看法,也不够深刻和专业。过去,我们也搞法制教育进校园活动,只是以讲座形式教育学生。今后,教育部门要联合公检法司,有计划的开展班主任专题培训。2.建立有效的信息沟通渠道。校园暴力具有隐蔽性的特点,家长、老师和学校很难发现,一旦发现,事情已相当严重。当校园暴力发生时,一些有正义感的学生和受害者是很愤怒的,也想着向老师反映,但害怕报复,就放弃了。如果我们能建立一些既能保护反映问题学生的信息、又能杜绝培养告密文化的方法和渠道,将有助于把校园暴力消灭在萌芽状态。3.追责和保护并举。一方面出现问题,追责是必须的,但前提是明确是非,厘清责任。目前,很多地方政府懒政和不作为,一旦学生出现问题,不问青红皂白,一棒子打到学校,直接处理班主任、德育工作者和校长,搞得相关人员风声鹤唳,夜不能安。另一方面,校园暴力行为往往参杂着各种社会势力,搞德育工作的老师常被威胁,甚至被暴力侵害,学校处于弱势,不能给予老师有效保护。治理校园暴力,追责和保护两手都要硬。4.教育和预防为主,必要的惩戒也是必须的。只有表扬的教育是不完整的教育。从某个角度说,人之成长是一个不断试错和纠错的过程。犯错不可避免,惩戒自然不可少。我国古代教师戒尺随身就是明证。从何时起,老师们都不敢让学生站着反思或站着听听课,因为这是被严格禁止的体罚!对那些涉嫌违法犯罪的学生,学校更是束手无策,法律层面的青少年不良行为强制矫正机构——工读学校,还有踪影吗?它的替代机构呢?青少年不良行为强制矫正的法律安排呢?
2016年12月26日 回 复
吴元璋
很有见地!!深刻!!
2016年12月26日 回 复

最新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