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第210期

高校贫困生究竟该如何认定?

近日,陕西省教育厅等部门出台新规,规定高校家庭困难学生的认定标准,其中指出,在外租房、经常出入网吧者不得纳入贫困学生之列。这条消息在网上引起热议。“网吧定贫”合理吗?贫困生认定工作存在哪些现实困难?究竟该如何操作?本期将聚焦这些问题展开评析。

反对观点认为,“网吧定贫”太过武断,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对学生人格的不尊重,贫困生也有消费自由和其他基本权利。

将“经常出入网吧者不得纳入贫困学生之列”作为硬性规定就有失偏颇。贫困生固然需要学校的资助,但同时更需要有尊严的生活。家庭贫困原因是多方面的,他们应当享有与其他学生同样的生活。将“经常出入网吧者”排除在贫困生之外,显然太过简单粗暴,更是对贫困学生人格的不尊重。(许艳丽,《贫困生资助政策,岂能人为附加不合理条款》,蒲公英评论网)

http://pgy.voice.edu.cn/index.php/default/index/show/42932

“常出入网吧”“校外租房”一票否决,不仅太武断主观,而且具体执行起来很难,怎么衡量“常出入网吧”,难道奖励同学间互相举报,还是由辅导员派人盯梢?或要与网吧建立信息联动互通机制?如果真的如此,是不是也侵犯了学生的隐私权。经济贫困不是原罪,因为经济贫困还丧失一些基本权利,这是比剥夺应有贫困补助更大的二次伤害。(程振伟,《不能剥夺贫困生常上网吧的权益》,华声在线)

http://opinion.voc.com.cn/article/201708/201708301955162440.html

可以因为一个学生的消费行为而取消他的贫困生资格吗?其实,是否属于贫困生,应该只看学生的家庭经济情况。符合家庭贫困认定标准,就应该被认定为贫困生。贫困生如何消费,属于他们的自由,教育部门不宜干涉。(梁适,《“经常出入网吧”就被取消贫困生资格,合适吗》,新京报)

http://www.jcrb.com/opinion/jrtt_45128/201708/t20170831_1792670.html

面对反对论者的质疑,也有人认为,相较于其他规定,“网吧定贫”是比较务实的工作手段,不仅如此,它对大学生的消费行为有一定的约束意义。 

“常去网吧不属贫困”有自身的道理。同样的大学生常去“泡网吧”,在过去可能仅仅是一种普通消费,而现在也许就越来越接近于“享受消费”了。因为,时移世易,网吧纷纷改成了“网咖”,除了装修环境的升级换代,里面的消费内容和支付价格,也在不断地丰富多彩、水涨船高了。所以,别说把这类大学生纳入贫困生很是令人生疑,就算常去“泡吧”者原本不穷,长期如此未尝不会把生活搞得入不敷出。

较之让申请贫困生补助者当众诉苦、相互比惨的煽情做法,把“常去网吧”视作“露富证据”,要说也更符合认定方法上的实事求是和程序正义。大学生贫困生认定,既有“天花乱坠”的比惨诉苦,也有“和谐共享”的轮流坐庄……至于如何从申请者生活消费的蛛丝马迹,去判断其“假贫真富”的背后隐情,反倒鲜有公平合理的务实招数。(司马童,《“常去网吧不属贫困”何以受认同》,金羊网)

http://sp.ycwb.com/2017-08/31/content_25441861.htm

有的大学生,即使家境贫困,一旦离开了父母的管束,来到管理相对宽松的大学校园,面对繁花似锦、灯红酒绿的新天地,一时间竟坠入攀比、炫耀甚至斗富的泥沼而不能自拔。以致于敢一面榨着父母的心血,拿着国家的扶贫救助,一面却在肆无忌惮地挥霍,这种情况不是没有。“网吧定贫”意在给这些个别人以警示,同时提醒可能滑入泥潭的相从者悬崖勒马回归正途。“网吧定贫”设计有把这部分孩子强行拉回教室的初衷。(邓文圣,《“网吧定贫”的积极意义值得肯定》,蒲公英评论网)

http://pgy.voice.edu.cn/index.php/default/index/show/42869

就现实来看,家庭并不贫困的学生冒充贫困生套取国家资助的例子并不鲜见。资助贫困生也要打假,就是为了把钱用在真正贫困的学生身上,而不是被恶意骗取,为此设立一些资助门槛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在校外租房或经常出入营业性网吧的”相较而言的执行标准可能会有些模糊,但并无实质问题,过意责难该条款似乎也是不合理的。(程骞,《贫困生认定标准还需辩证看待》,蒲公英评论网)

http://pgy.voice.edu.cn/index.php/default/index/show/42893

让补助金真正流动到需要帮助的学生手里,又让它实实在在用在贫困生的学习和生活上面,需要群体的智慧。

高校在帮困时,可以使用大数据,但必须注意两方面,一是使用大数据不能侵犯学生的合法权益,且数据要科学、全面;二是可以通过和校友、中学、地方政府的合作,来了解本校贫困学生的家庭情况,建立另外的大数据平台,即借用现在的学生学籍信息管理平台,把学生的家庭经济情况也进行如实记录,这有利于跟踪关怀贫困学生,包括今后针对贫困学生的招生计划,都应根据家庭经济情况来实施。(熊丙奇,《该怎样用大数据认定贫困生》,新京报)

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6-05/09/content_634281.htm?div=-1

借鉴此前在实施“简政放权”过程中,国务院提出的“简省事前审批,加强事后监管”思路,笔者以为,一个更便捷有效的办法或许是——在对贫困生救助管理过程中,不妨逐渐简化淡化事前的甄别认定,而同时强化事后的监管。这也就是说,一个学生是否属于贫困生,除了事前的简单认定程序外,应将管理的侧重点放在事后对那些可能“装穷”的假冒充数者的监管、惩戒上——一旦发现贫困身份不属实,不仅彻底追缴所骗取的扶贫资金,还须进一步依法严厉追究其法律责任,甚至是“诈骗罪”的刑事责任。(张贵峰,《贫困生认定,不放强化“视乎监管”》,凤凰评论)

http://news.ifeng.com/a/20170124/50621658_0.shtml

事实上,如今既有学生的家庭信息档案,又有食堂饭卡的消费记录,按理说,只要评定方多一点心思,多运用“技术”的力量,做到“帮扶润无声”其实没那么难。当然,具体方法仍是技术层面的事。对于贫困生的认定,还与相关方面到底如何看待贫困生的权利有关。比如,获得帮扶的贫困生到底有没有权利自由消费,合理的边界又在哪?这里的关键在于,要在正常的语境下来看待消费标准。(朱昌俊,《贫困生认定,不能再各行其是了》,华西都市报)

http://views.ce.cn/view/ent/201708/31/t20170831_25565644.shtml


结 语

关于贫困生认定一直都是一道难题。一方面要防止补助金被“偷食”,另一方面又要保护贫困生的基本权利。不管怎样,贫困生认定政策一定要以人为本,体现人文关怀,既帮助他们改变经济情况,又要关怀他们的情感诉求。认定过程中,既要制定硬杠杠,也要软倾斜。只有做到软硬兼施,才能做到科学扶贫、精准帮扶。

(中国教育报刊社舆情与评论部出品,编辑杜建青制作)

阅读(1964) 评论 0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暂时没评论!

最新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