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储朝晖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中华教育改进社理事长

教育改进是专业的行动

储朝晖 2016-12-27 09:54:13

教育改进是我们这几年的追求。什么才是教育改进,陶行知在商务印书馆1930年出版的(朱经农主编)的《教育大辞书》中曾专门写了“教育改进”的词条,主要从教育的理念和教育方法上陈述了当时的教育改进。近来也有些人做过一些概念的界定,人们对它的认识依然不够深刻,或者与当下的教育实践关系疏远,仅仅抽象讨论寓意。现在看来仅仅从概念上是很难说清教育改进的,在此结合这几年的实践,对教育改进的一些新的理解做些阐述与大家分享,为大家开展教育改进提供参考。

一、教育不缺少行动,缺少的是专业行动

事实上,教育领域里的行动已经很多了,尤其是这些年来,教育的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各方面都在行动。只是这些行动多数不够专业,为了显示行动者的行动效果,有的还很夸张、渲染、表演、炫耀,但其专业的成份很低,其中一些行动花钱不少,收效不高,完全是盲行盲动、妄行妄动。还有一些行动声势浩大,若干年后回首,却发现是教育的倒行逆施,对教育的伤害巨大,其中一些伤害短期内难以愈合。套用现在当下一个流行词的说法,不少教育行动事实上是“野蛮人”的行动。

在这种情况下,教育改进者不能再简单地鼓动人去行动,而是要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行动遵从人的天性,遵从教育的内在规律,也就是说要专业地行动。同时,教育改进者要学会判别、揭露、抛弃、淘汰、抵制教育领域中“野蛮人”的行动。当然教育改进者的力量有限,因此还需要可以影响的教育当事人,让他们也学会鉴别“野蛮人”的教育行动。从而不选择“野蛮人”的教育行动,甚至抵制教育“野蛮人”的行动,使“野蛮人”的教育行动失去市场,使这个社会上“野蛮人”的教育行动尽可能少一些,专业的教育行动尽可能多一些,整体上教育就会因此得到改进。这是推动教育改进的一种有效方法。

可是,上述行动在现实中会遇到障碍。第一重障碍是非专业的权力习惯于非专业的行动,并用包括行政权力在内的各种权力保护“野蛮人”行动,选择非专业却比较顺从的人去掌握权力,他们自身的非专业性会天然的或盲目的站在“野蛮人”的一边去从事教育;另一重障碍是利益,由于现实中不同人的社会阶层客观存在他们享受的教育权力存在巨大的差距,教育资源的不均衡性与教育权力的不平等相耦合形成强大而坚固的利益链,阻碍着教育改进的专业行动。专业的行动需要冲破这二层阻力才可能发挥效力。

二、专业的行动才能产生教育改进

在强调专业的时候,不要忘记现在有很多人认为专业的工作就是做课题,申报项目,写论文,出专著,发议论,以至教育的研究报告、论著和论文汗牛充栋却未能解决中国教育的实际问题,不少制约教育品质提升的关键性问题却少人问津,长期无法得到解决,这种现象在中国尤为突出。这些专业工作者所提出的理论事实上多数没有经过行动的检验,而将之运用于行动其效果也未必就很好,或者根本上就未曾考虑过将它们用于行动,只希望那些文字不断的被引用流转就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了,教育改进需要专业的研究,但不可能是书斋里的专业研究所能实现的,而是需要专业地行动去实现。

强调行动是陶行知的一个基本观点,它是针对中国几千年教育重视书本知识忽视实际行动的偏向提出来的。这种偏向当下依然没有得到彻底的改变,从教育的行政领导到学校的管理者依然是空发议论的多,实际行动的少;受教育评价和管理的影响,从教师的教到学生的学也仍然是闭门造车的多,向自然和社会直接求知直接获得体验的学习少之又少,通过教育和学习来解决问题,改造社会,造福大众的更是少之又少。

在当下有专业没有行动成为一种流行,而且还受到现有体制和机制的激励,那些没有行动的专业,就能获得社会各方面的认可,就能评职称,拿工资,获奖,生活得很滋润。假如要拿这些专业的产品去行动,去解决实际的问题反而可能困难重重到处碰壁。于是对那些只想收获个人利禄就万事大吉的人就只需要书斋里的专业而不需要去行动。越来越多的人为了减少自己的麻烦,就都站到只追求和钻研书斋里所谓的专业而不去行动的行列。这种方式所追求的专业就如同货币超发,他们的专业产品是没有实际行动做支撑的,就如同只有货币没有实际的物品,或者只有钞票没有准备金。若只有少数人这样,可能还不会造成大的危害;当它成为一种社会趋势的时候,就必然造成整个教育界陷入积重难返的痼疾。正因为如此,当下教育急需的是专业地行动。

从效果上看,任何行动都会产生它的效果, 但这个效果不一定是教育的改进,也可能是教育的停滞不前,还有可能使教育倒退。发出专业地行动本身就是教育改进。

三、专业行动的内涵与方式

什么才是专业地行动,在这个问题上不同人的看法可能有差别,经常会出现的问题是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行动是专业的,别人的行动就不专业,所以要找到界定专业行动的一些可操作性的依据。通过对教育实践的观察,可以总结出专业地行动有以下特征:

有责任感。陶行知说人人心中都应有个理想的社会。专业地行动是为了实现理想社会的行动,是为了承担一种责任,在止于人民幸福,它不简单的受功利的驱动,也不为利益所左右。这种行动并不完全排斥对社会各方的利益关照,但它不会被利益所绑架。如果把这种行动当成一个平面来看待,支撑它的三个支点分别是民众的意愿、行动者的理想和社会真实。落实了这三个支点的责任感才有可能广为适用,才有可能包容更为深刻广阔的专业性,才有可能为更广为众多的人服务。

符合逻辑。不是主观臆断的,这种逻辑是能为有专业基础的人所认可的,行动者不仅自己要明了自己行动的逻辑,也要让他人明了,让参与所行所动的相关当事人都明了的逻辑。大家都能够循着这个逻辑进行教育改进。逻辑是教育改进行动的底线,教育改进者需要将不符合逻辑的教育行动抛弃。

讲求实证。专业的行动要有理想但不是乌托邦,不是教条,对事实和真相要有全面深刻的了解,要能鉴别真伪,在尽可能全面占有实证资料的基础上用逻辑做判断,独立思考而不武断盲从,若要确立或否定某个教育判断就应有扎实的证据。用实证的方法筛选出教育的优劣,然后进行选择这也是教育改进。

基于数量又有质性判断。单纯追求数量忽视质性的行动或一味强调质性排斥数量的行动都有失偏颇,专业的行动要兼顾数量和质性。一些地方在政绩驱动下,单纯追求入学率、普及率、升学率而不顾教学的质量便是非专业行动的典型表现。

善于利用工具。教育的调查、实验、评价、这些专业行动都离不开适当的工具使用,而且要在尽可能的条件下使用最先进的工具。使用工具未必就是专业的行动,专业的行动也未必都需要使用工具,但系统的专业行动不可避免的要使用工具,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工具的先进性和适切性是衡量行动专业水平的一个重要参考依据。

自主选择与可变。非自主的行动,如果是接受了专业的训练也可能是专业的;自主的行动也可能是不专业的。这里所要强调的是专业的行动是在自主基础上对专业认同所发出的行动,而非强制接受所谓的权威或行政指令所发出的行动。专业的行动不是只有一个单一的行动模式,而是需要提供多样性供不同的人选择,做出选择的依据是人的天性和教育的实际需要,从过程上看专业的行动是可变的,变化的依据是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新情况,或教育过程自身的变化。

平等互动。在人人平等的基础上去行动,而非单向的主动或单向的被动,在行动过程中不同人或许有不同的看法、不同喜好。专业的行动要通过协商形成同识,在有共识的基础上各方自愿的参与其中,自主的做出选择和判断以互动的方式相互选择,协同推进才能更有效的改进教育。

反复求证。专业的行动在某个环节可能需要一锤定音,在整个过程中则需要行以求知知更行,需要保持连续性,需要寻求变化的内在规律。受行政任期以及各方面的因素影响,不少教育者的行动常常是孤立的、片段的、相互否定的、前后不衔接,且对自己的行为懒得去求证,往往造成顾此失彼,按下葫芦浮起瓢,导致原有的教育问题尚未得到彻底解决,又产生了新的教育问题,无法实现教育的良性改进。

视野开阔而非一孔之见。不少教育的当事人也曾受过教育的专业训练,只是这些训练相对于教育的复杂性而言,还是过于简单肤浅,他们的行动多数依然基于一孔之见。要真正实现教育改进就必须纵向的了解教育的历史,横向的了解世界教育的发展趋势;宏观的了解与教育相关的整个社会各方面,微观的深入每个个体内心,知晓个体生命的差异及其奥秘。

以上仅是对专业行动特征的列举,还不够完整和全面。上述特征足以供人们分辨出哪些行动是专业的、有利于教育改进的,哪些行动是非专业的、不可能引发教育改进的。

作为教育的改进者,或争取成为教育改进者的人,无疑要自觉的选择专业的运行,力争自己的行动专业性更强,力争自己所从事的专业行动的成份增加。做到这些需要克服的困难是:自己的专业水平限制、行动本身所遇到的各种社会障碍,需要克制内心对安逸与逃避的企盼。

最后,我们以争取做专业的行动者投入到教育改进中去。

(本文系作者在中华教育改进社2016年会致辞整理稿)

阅读(1105) 评论 1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钟希瑞
现行课程确实存在许多问题!
2017年02月03日 回 复

往期百家

更 多

信息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