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X

张志勇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

减负潮汐波动的周期性怎么破

张志勇 2017-03-14 09:31:43

中小学负担过重问题,是中国教育中最典型的“老大难”问题。说它老,几十年前,国家领导人就开始高度重视这个问题;说它大,中小学生负担过重问题,关乎中国教育现代化的全局,关乎每个孩子的健康成长,关乎每个家庭的未来;说它难,是因为这个问题已成为当代中国教育最大的“顽症”,屡治难除。

改革开放以来,对于中小学生课业负担的治理,呈现出一种潮汐波动现象:民间呼唤的紧了,引起高层重视了,地方就抓一阵;高层不强调了,地方换人了,减负也就在人们无奈的叹息声中偃旗息鼓了,而学生的课业负担往往变本加厉,变得更加严重。减负工作如何走出这种潮汐波动的周期性,破解中小学生负担过重的路到底怎么走?我认为,必须系统施策,综合治理。

首先必须抓住制度性减负的“牛鼻子”。减轻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首要的是转变教育政绩观,把促进每个孩子的健康成长作为学校教育的根本任务,坚持依法依规办教育,停止统一的违规上课、违规作业、违规考试,建立防范学校加重孩子课业负担的制度化环境。学校教育在减轻学生同质化课业负担的同时,要切实保障学生差别化、个性化发展的权利。

此外,还要抓住全面贯彻国家课程方案的“总开关”。看待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必须清醒地分析、科学地判断孩子负担过重的领域和表现。不能不承认,中小学生负担过重的领域主要表现在文化课学习领域、知识学习领域,而学生的德育、体育、美育等教育领域则处于弱化、边缘化状态,学生的实践教育、创新教育、综合教育则处于边缘化甚至缺位状态。全面贯彻国家课程方案,必须把国家规定的德育、体育、美育和综合实践教育课程开齐开足。这是从中小学生教育生活的完整结构入手,治理其课业负担过重的必由之路。

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这条路到底能不能走下去,必须过中小学生的直接利益相关方——家长认同这一关。没有家长的认同与支持,没有家庭教育的支持和配合,中小学生的减负之路是无法走下去的。家庭教育不能成为学校教育的附庸,不能一味地围绕学校课程教学转,必须发挥家庭教育的德育优势、实践教育的优势,必须支持配合学校教育。

即便在欧美国家,校外教育都是学校教育的重要补充,在日本、韩国,校外教育比我国有过之而无不及。校外教育在满足人民群众对多样化教育的需求、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等方面,都有其独立存在的价值。问题是对校外教育要加强监管,要有准入标准;要协调好校外教育与学校教育的关系,学校教育不能被校外教育所绑架;要规划引导校外教育,校外教育不能误导家庭教育。同时,要积极探索提供校外公共教育服务的新路子,包括恢复学校课外活动,为学生提供差别化、个性化的课后教育教学活动,以及政府通过购买服务,在节假日为学生提供网上教育服务,等等。

(本文原载于2017年3月14日中国教育报“中教评论”版)

阅读(2229) 评论 3 收藏

发表评论

评 论 还能输入300

评论

王尧锴
学生减负也陷入了“黄宗羲定律”的怪圈中——历史上的税费改革不止一次,但每次税费改革后,由于当时社会政治环境的局限性,农民负担在下降一段时间后又涨到一个比改革前更高的水平。
12小时前 回 复
李根强
减负的同时,也应该注重增效,要把这作为学校教育改革的两架马车。否则,一味注重减负的学校是不可能得到家长、社会、上级主管部门的认可。
2017年03月22日 回 复
张爱民
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这条路到底能不能走下去,必须过中小学生的直接利益相关方——家长认同这一关。没有家长的认同与支持,没有家庭教育的支持和配合,中小学生的减负之路是无法走下去的。家庭教育不能成为学校教育的附庸,不能一味地围绕学校课程教学转,必须发挥家庭教育的德育优势、实践教育的优势,必须支持配合学校教育。
2017年03月20日 回 复

往期百家

更 多

信息提示